落地生根- 落叶归根-天国客旅


(根据在尼哥底母专题讨论会发言整理)

        昨晚尼哥底母专题讨论会海外华人是应该落地生根还是应该落叶归根问题,留给我的时间不多,言犹未尽,故把发言整理一下,发在这里,权当自说自话。即兴之语,没有查阅资料,可能有些不准确。

        引起这次讨论是因为当前华人群体中最最吸睛的两个讲话,两个讲话都与新加坡有关,一个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另一个是放弃新加坡国籍回归台湾的的曹兴城。李显龙主张海外华人应该落地生根而不是落叶归根;曹兴城却恰恰相反——他用自己的行为实现了落叶归根。表面看起来这是两个背道而驰的主张,其实他们都出于相同的理论肌理。我认为应该把他们放在一起来解读。而解读我把它分为三个步骤:一、两个典故的理论描述,二、两个人说话的时代背景,三、基督徒对他们的超越。

一、这两个典故的理论背景是民族主义,民族主义的另一个更通俗的表达是爱国主义。这是近代兴起的一种政治理论。二战以后的雅尔塔会议是世界政治格局划分的一个重要节点,民族自决是这次会议上的一个重要共识,从此民族主义的理论变成了政治决策的依据。这成为现代国家形成的一个基础,这个基础是有问题的,带来的后果比如科索沃战争和俄乌战争,甚至有学者通过研究指出:每一次争端的背后都可以发现民族与宗教的影子。为什么一个美好的愿景收获的却是争端?这是因为不同的文化背景对这个词的理解是完全相反的,参加会议的三个人对民族主义都有深刻的认识,丘吉尔与斯大林本身 是民族学家,民族自决原则最早就是一战后美国人威尔逊提出来的。但是,英语背景的国家来源是基于人权来说的,国家是为人民服务的工具,因此,英语里的爱国主义表达的是对政府的批评。而斯大林的东方式爱国主义是基于国家本位来说的,是没有国家你什么都不是,国家主权高于个人人权。我们用现在的台海局势作比喻,按照西方的理解,是一家人你为什么要去打他,不是一家人你又凭什么去打他?但是东方的理解很简单:台湾自古以来就是我们的领土,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现在中国的一些专家如张维为推出一种民族优先的理论,为大一统的政治和武统台湾作舆论基础。因此,这是理解两个人的话的背景理论。

二、两个人说话的时代背景:我们可以在海外华人群体中发现这样一个事实:在国内是愤青,出国后是粉红”“世界各国的人移民美国都是想成为美国人,成就美国梦。只有中国人移民美国还是中国人,做的还是中国梦!我们选择性失忆和选择性失聪的理由很简单:国家的强盛是我们的后盾,外国人欺辱中国人。批驳这些幼稚看法的事例不用我们去一一回顾,刚才张明老师也提到了非常多的事实。我想说的是:这些幼稚的看法来自于我们的文化传统,而我们的文化传统之一就是把祖国当作神来崇拜。曾经,我们的指导思想共产主义是国际主义的,是反民族主义的。但在共产主义思潮退去之后,中国的执政党必须寻找一个指导思想,于是,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就成为大力推行的国家战略。在海外华人群体中散布落叶归根,就是这一战略的组成部分。

李显龙是一国领导人,这一国又是华人为主体,与中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的父亲李光耀就是邓小平请的改革开放设计师。当下中国加紧闭关锁国,与新加坡在政治体制、经济体制拉大距离,李选择国庆日来说这句话,显出了特别的深意。加之新加坡曾经的祖国马哈蒂尔号召东南亚国家向中国靠拢,祖国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发新加坡的民意动荡。骨子里,新加坡不希望中国崛起,曾经上海欲建自贸区,新加坡不惜巨资说项取缔;中国又曾经在它的家门口马六甲欲建巨港取代新的地位,作为一个蕞尔小国,新加坡无力与中博弈。好不容易中国自废武功,使新有了取代香港成为亚洲最大的金融中心,取代上海成为亚洲最大的口岸,取代澳门成为亚洲最大的赌场的机会,李当然不希望他的国家人民再与中国搅到一起。我认为李的落地生根之说,是在划清界限,这句话理论上基于西方的民族理论,政治经济上基于现实的国家利益。

曹兴城是一个商人,他曾经也非常亲中,还曾经因为对华违禁投资被台湾法院处罚过。但他在香港的沦陷中看到了台湾危在旦夕,而他与台湾那些不懂得中共实质而被统战的人士不一样,他有认识,有情怀,有担当,还有能力。他的落叶归根既有东方色彩也有西方价值。要知道,他是一个亿万巨富,华人中顶尖收藏家,而且已经离开了战场落叶在新加坡。偏偏这个时候,他拿出30亿台币捐赠抗中,而且决绝地选择战死在台湾。其实,这与他当年巨款捐赠汶川地震的情怀是一样的:国难当头大丈夫以死报国,这是东方情怀;人间有灾救民水火,这是西方价值。在台湾沦为亚细亚的孤儿的那个时候,就有大一批在西方的企业家和科技人员、文化人流回台湾,当时很悲情,但台湾却因之而崛起。现在又到了同样的时刻,因此曹这样的人又会出现,曹的落叶归根是从价值观出来的,因此比较李显龙从利益出发的落地生根又要高一个层次。但是,这仍是人的义而不是神的义,神的义是超越东西方的。

三,基督徒应该怎么行。与在国内是愤青,出国后是粉红现象一样,许多海外基督徒(包括牧者)都被中共宣传的一些错误神学观所误导,比如爱国爱教这一概念,就是对爱神爱人的替代,无形中国家就成为了信仰的主体。比如三自提出的永远跟党走,就是置耶稣的道路于不顾。如果按照三自的逻辑还不自知,我们信的就根本不是基督教而是中国教。现在有一种神学观鼓吹先知书里面的守望人是爱国主义,其实这是故意的似是而非,守望人们虽然只是守护本民族,但他们守的是神的旨意,是神让他们守护这些民而不是这个国,但以理,耶利米,以西结都是典型。他们先是用神的话警告当权者,国破人民在,他们又与人民一起,他们会到了那城就为那城求平安,就会服务于那个政权,既使受到本民族亲友的误解也矢志不渝。耶稣的行为更是打破犹太民族的自我约束,他最痛恨什么人,最恨的法利赛人,法利赛人就是以民族文化的守护者和权威解释者著称。保罗对什么人我就是什么人,因此也可见他是一个世界主义者而不是民族主义者,也因此他被称为外邦人的使徒。传教士们梯山航海来异民族中牺牲自己,为什么,为了基督的名在世界传扬。正像陈主任刚才说到的那样,我们追求的目标是天国,地上国只是我们的客旅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