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陆拂光-读堂》之七


人类历史上有一次划时代的文艺复兴运动,

文艺复兴运动的摇篮在佛罗伦萨,

佛罗伦萨的心脏在圣母百花大教堂——她是世界第三大教堂(图1、2)。

她是唯一一个以花来命名的教堂——百合花代表了城市,百花象征了时代;

她的外立面就是文艺复兴雕塑绘画博物馆——那一时代许多标志性大师的作品都在上面,成为了后来文艺复兴三杰和其他艺术家的教科书(图4);

她的铜门《圣母升天图》由著名雕塑家狄盘果1420年完成,被认为是意大利最美丽的大门之一;

她的穹顶是乔尔乔·瓦萨里创作的气势恢弘的壁画《末日审判》,这是米开朗基罗日后创作梵蒂冈大教堂壁画的灵感来源(图6);

她的地下室保留着主后4世纪教堂的遗迹,表示了对传统的尊重和信仰的继承;

她的钟楼由文艺复兴先驱之一、被誉为欧洲绘画之父的大师乔托设计,被认为是意大利最美丽的钟楼(图3);

她边上是最文艺复兴的约翰洗礼堂——不但表示归于基督,而且成为佛罗伦萨市民,但丁等许多文艺复兴领袖和美第奇家族成员均在此受洗,直到19世纪末,所有佛罗伦萨天主教徒均在此受洗(图8);

洗礼堂的东门是吉贝尔蒂的杰作,其东门浮雕镶板镀金的旧约故事,被米开朗基罗赞为《天堂之门》(图7);

能够代表文艺复兴的一切:复古、创新、文艺、科技、组织、城市。。。等等元素,都可以在这座教堂里看到。但是,作为王冠上宝石的是这座教堂的穹顶——她把艺术与科学打通,最能够体载文艺复兴的时代精神。我们就重点来说说这个穹顶的故事。


13世纪的佛罗伦萨是一座富裕的城市,这座富裕城市里有一个传奇的富裕家庭——美第奇家族。美第奇家族的金钱扶植了许多达芬奇伽利略这样的大师诞生,被称为文艺复兴教父1296年,由这个家族出资,准备建造一座无以伦比尊荣华丽、使托斯卡纳其它教堂相形见拙足的新教堂。经过一百多年,这座教堂的其它部分都建好了,可是工程的难度使得她最重要的穹顶无法完成——这个穹顶比罗马万神殿的穹顶还要大,而且城市因为一些原因禁止使用飞扶壁;再说,富裕如佛罗伦萨,也无法提供足够搭脚手架的木料。人们都以为这是一座永远盖不好的教堂了(图9)。美第奇家族与全城百姓都心急如焚,他们出巨资征集能够完成穹顶的方案。这时候,一个怪人出现了,他叫布鲁内莱斯基——一个从来没有建筑经验的金匠;而且,即使在他最拿手的雕塑领域,还刚在洗礼堂的大门方案竞标中败给吉贝尔蒂。

布鲁内莱斯基拿出一个方案:鱼骨式支撑,完全用砖砌,可他并没有一个完整的书面方案。有一个传说记述了当时招标的场面:他拿出一个鸡蛋,说:’谁能把它竖起来但不能用手和支撑物,没有人表态,他把鸡蛋打碎了立起来,然后主教说:这我也会。布鲁内莱斯基嘲笑他说:我把方案告诉你的话,你一定也会这样说。恼羞成怒的神甫们叫警卫把他丢出去,骂他是疯子。

我不知道招标委员会专家们当时的心情:

这是一个疯子吗?他的方案完全得不到当时工程技术的支持;

这是一个骗子吗?他很有可能只是为了那200个金币而来;

但是,具有决定权的美第奇家族仍然把标给了这个人。

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也是招标委员会专家们更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布鲁内莱斯基并没有绘制一张建筑图纸。他就每天吆喝着监工,完全凭着感觉,有时用泥捏一个模型,有时又把模型刻在萝卜上。算上采石场的工人,一个只有300个工人参与建设。人们忐忑不安地看着工程的进展,甚至一些流言蜚语还使得这位总设计师一度下到牢里。出狱之后他仍然聚精会神于这个穹顶,为此还设计许多力学机械工具用于穹顶的施工中(这种表面看上去是为了此一工程特意创造的一系列机械,也成为后世建筑与工程学不可忽视的鼻祖案例,他的的机械系统设计理念对·芬奇产生了很大影响。)

布鲁内莱斯基的建造方式巧妙在于:即便在一层砖还没有砌完,砂浆尚未硬化的情况下,每一小段砖块所形成的那种能够自我固定的水平方向的拱券结构也足以完美自我支撑,而无需使用任何木质拱架。就这样,穹顶建好了,至今仍然是佛罗伦萨最美的天际线。一个世纪以后,米开朗琪罗在罗马的圣彼得大教堂也建造了一座类似的大穹顶,却有李白在黄鹤楼边眼前有景道不得的那种慨叹,道:我可以建一个比它大的圆顶,却不可能比它的更美。《世界建筑史:文艺复兴卷》里记载了瓦萨里的评价:他生前是一个好基督徒,给世界留下美德的芬芳……从古希腊、罗马以至于今,没有人比他更难得、更杰出。至今,布鲁内莱斯基的建造方式在建筑界里仍然是个谜。

布鲁内莱斯基死于佛罗伦斯,并葬在圣母百花大教堂。他的墓非常简朴,只有一块简单的大理石厚石板,上面刻有铭文:长眠于此的是心灵手巧的天才,佛罗伦萨的菲利波·布鲁内莱斯基

在教堂对面有一尊他的塑像,这位“好基督徒”的眼睛是盯着他的杰作?还是盯着天上的神(图10)?

人们一般认为文艺复兴是人文主义的时代,其实,从布鲁内莱斯基建造圣母百花大教堂穹顶的这一过程,我们完全可以把它认为是圣灵开启的伟大时代,对于来说,这是表达信仰从形式深入到内心,从情感升华为理性的更虔敬的时代。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