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督教视野下的中国文化传统》公开课作业之四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二讲《天人合一》反思

学生:苏强良

感谢神的恩典,让我有幸可以参加这次的学习,同时也感谢张老师的教导,让我可以对中国的文化传统有一些新的认识和了解。

在第二讲的天人合一中,张老师让我对于中国人对于“天”的定义或认知上有一些不同的认识和了解,的确,很多时候,我们会因为相同的字词,就会把这个背后的定义以等同的方式来看待,这也是往往出现在我们与人的沟通中的问题,虽然是同一个词语,但是彼此对它的定义却是不同,误以为彼此是在同一个前提下来对话,事实上却是鸡同鸭讲,并非在同一个频道上来谈论,以致无法理解彼此的意思。

我想这样的误解也常常会出现在我们基督徒想与非基督徒谈论信仰时所产生的问题,因为没有了解这背后真正的定义,就快速地把它等同与我们自己所认同的定义,以致不能更好论述我们的信仰,同时也带来了一些概念和真理上的混淆。

例如:在我们中国的古人中也提到“上帝”这个词语,我们很容易将之等同于我们所信仰的上帝,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也是张老师课程中所提到利玛窦这些传教士进入中国,想要快速从中国文化中寻找到与基督教信仰的契合点,以致没有清楚区分两者背后本质的不同。

在这一讲中,我认为老师在谈论中国对“天”的定义和认知上所呈现的更多是一个整合性,而不是一个进展性,我没有很清楚地了解到“天”在整个中国历史中,古人对“天”的定义和认识是如何一个演变的过程。(例如:殷商时期的“天观”与周朝的“天观”是否呈现出一个「降维」的趋势,在殷商时期,人们对天的敬拜是鬼神的敬拜,是他们先祖死后所产生的,因此,他们的认为天是属于他们殷商的天,对他们有特殊的眷顾,而他们的王权也是“天选”,但是当殷商被推翻之后,周朝需要对他们的王权统治合法性需要有一个证明,因此由周公所推衍的“以德培天”的天观,认为天是不偏袒任何人,天选有德之人,对此,原先殷商所敬拜的天,虽然是鬼神敬拜,但是认为与他们是有互动,有情感联结,属于三维视角,到了周朝,天观的演变是否出现了降维的现象,成了二维,不再认为天与人有任何情感的联结,而是鉴察世人是否有德)。

我认为在中国的过去是没有上帝的特殊启示,因此,古人是无法认知圣经所启示的上帝,虽然,人被造就有宗教性(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 1:19-20 ),但是因为罪的缘故,没有神的特殊启示,人对神的认知和寻求,所呈现的趋势应该是下滑状态。

对此,这个下滑趋势是如何演变的,或者说,一个因为罪所带来的后果,以致抵挡拒绝神的民族是如何在这条反叛神的道路上越来越成熟?对于一个迟于西方世界被福音光照的东方国家,只能在这条反叛神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愈演愈烈。但同时,我认为这或许也是一个靠近福音的起点,人类文化的破产,却是神福音的开始,物极必反,如同主耶稣所说的,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我认为这也是神对这片土地人民的恩典,差遣祂忠心的仆人们,将福音的种子播撒在这片抵挡拒绝真神的无水之地。

因此,我认为堕落后的人,都一直在寻求自我救赎,或者说,人类从伊甸园的堕落开始,人试图想要成为神,这或许也是中国人继承这罪恶反叛骄傲的基因,想要天人合一,试图成为主宰,在这条反叛的道路上中国人越走越远,越走越精致,似乎如今依然没有想要停止的迹象,愿神怜悯我们的国家和同胞,认识到基督之外别无救赎,明白这位神子却甘愿降卑成为人,为了是来拯救我们,而如此的牺牲,这上下的颠倒才是我们罪人的盼望,因为,当我们意识这条自我救赎道路是绝路,对此破碎绝望,才是我们拥抱福音的开始。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