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陆拂光—读堂》之十


这些天世界战火纷飞,国内亲人被疯封不停,一个我视为家人的晚辈又要作开颅手术,没有心思写“游议”。但令人尊敬的英女王停柩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这是我第二次将女王与这所教堂联系起来,于是还是写点什么。

伊丽莎白二世无可争议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传奇的女王,对她的评价这些天已经霸频了世界几乎所有重要媒体,再要说点什么无非也是画蛇添足。在全世界所有国家中,英国是唯一不依靠“革命”来延续的国家,是唯一在衰老时比年轻时更貌美的国家。而其中,伊丽莎白二世的无为而治与举重若轻令人瞩目——她左手牵着君主政治的体面,右手牵着宪政民主的荣耀,从容不迫地将“历史”连成了一个整体。她前后共统治三十馀个国家,拥有数不清的头衔;在她获得的众多头衔中,我最看重的是“信仰守卫者”。

作为“信仰守卫者”她是当之无愧的,君主政治的特征是神话君主,而她就像当年的大卫王一样,时刻谨记着自己是神的仆人。她替神作了许多工作,而其中的一件便是促使我写下这些文字的原因。

20世纪是一个败坏的世纪,神的教会在人类的理性崇拜、科技崇拜、金融崇拜中被“边缘”。这个时刻——1998年7月9日,一个苍老、柔弱的声音从同样苍老、柔弱的英国传出:伊丽莎白二世宣布纪念20世纪世界十大为基督殉道的使徒。在她宣布的名单中,有刺杀希特勒的潘霍华和马丁·路德·金这样的“名人”,还有一个陌生的名字——我国云南乌蒙山区的苗族牧师王志明。与此同时,在视为英国“荣誉殿堂”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西门上方,雕刻了这十位圣徒的塑像。最右边的这一位,便是苗族牧师王志明。王志明牧师公开反对“三忠于”这种拜偶像行为,于1973年12月29日被枪毙,枪毙之前刽子手用刺刀绞碎他的舌头,他仍然用坚定的表情告诉人们:崇拜神,不能崇拜人!而伊丽莎白二世公开纪念为基督殉道的使徒,这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是对撒旦们的宣战,是对坚守信仰的人们的鼓舞,是为日益堕落的世界敲响警钟。

我可以算是第一个深入到乌蒙山区去研究基督教与苗族历史的学者,而且,我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区作田野也不下一年半载,与苗族教会的牧长信众也有极好的关系。但是,我都不知道有王志明这样一位人物的存在。我想,那个时候能够知道王志明名字更懂得其价值的人,大概不会上三位数吧?正是从遥远的英伦返回来的信息,促使我去了解、研究王志明,并且把他写进了书里。大概,我是第一个用汉字介绍王志明牧师的人吧?

伊丽莎白二世怎样知道王志明殉道的事迹?又怎样会将他选为亚洲殉道者的代表?这一悬案至今不得而知,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圣灵做工。现在,两位“信仰守卫者”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相见,在主的怀里相见,他们又会对我们说些什么呢?

本来,我的欧陆之行首站便是伦敦,而伦敦我也只有一个心向往之的地方,那便是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后来,因为签证未能即时下来,导致我对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也只能是“梦游”了。不过,见与不见,她都在那里。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