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墨济天下:墨家的不幸是中国文化的大不幸——基督教视野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十八课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 —— (《林后4:8-9》) “ 你们当站在路上察看,访问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间;这样,你们心里必得安息。 ”—— (耶6:16) “ 天下无人,子墨子之言尤在 ”—— (《 墨子 · 大取》) “ 东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西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 …… 千百世之上有 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千百年之下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 ”———— (宋)陆九渊     赞墨,在 “ 墨守成规 ” 。   墨家曾经是春秋战国时的显学,当时 儒 、墨两家分庭护礼和抗礼,壁垒分明,莊子有 “ 不入于儒,即入于墨 ” (《莊子 · 天下》) 的著名论断。《孟子 · 滕文公下》亦云: “ 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 ” 。 《荀子 • 成相》曰: “ 礼乐灭息,圣人隐伏,墨术行 ” 。 《韩非子 · 显学》则道: “ 世之显学,儒、墨也 ” 。 《吕氏春秋》也说: “ 孔墨徒属弥众,弟子弥丰,充满天下 ” 、 “ 举天下之显荣者,必称此二士(孔、墨)也 —— 孔、墨之后学,显荣于天下者众矣,不可胜数 ” 。 从这些 “ 论敌 ” 的言说,可以证明墨家在那一时代的影响的确甚大 , 以致清人汪中《述学 · 墨子序》称述 : “ 其在九流之中,惟儒足与之相抗,自余诸子,皆非其比 ” 。墨家岂止影响甚大,而且最为特殊:其他学派创始人都是公卿、士人,只有墨子是 “ 鄙人 ”“ 贱人 ” 并甘行 “ 役夫之道 ” ( “ 短褐之衣,藜藿之羹,朝得之,则夕弗得 ” , “ 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 ” 《 孟子 · 尽心上》 );其他学派都是 “ 文化沙龙 ” ,只有墨家是 “ 文化军团 ” ( “ 墨子之门多勇士 ” 陆贾《新语 · 思务》 、 “ 墨子服役者百八十人,皆可使赴火蹈刃,死不旋踵 ” 《淮南子》 ); 其他学派都在 “ 社会科学 ” 范畴,只有墨家除 “ 社会科学 ” 外还涉及 “ 自然科学 ” 、 “ 逻辑学 ” 、 “ 数学物理 ” 、 “ 军事科学 ” 和 “ 工程技术 ” ,甚至李约瑟有此溢美之言: “ 墨家的科学成就超过整个古希腊 ” 、 “ 墨家思想所遵循的路线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可能已经产生欧几里得几何体系了 ”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