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陆拂光-读堂》之八



      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这里是世界上最富丽堂皇的教堂,这里是世界上收藏艺术珍宝最多的教堂,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宗教组织、拥有十几亿信徒的天主教会最神圣的圣地,这里是从第一任教皇使徒彼得到之后一百多位教皇的长眠之地。当然,能够当得起这么多第一的只有一个地方,她就是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我到这里来看了,却不想写她,因为,她让我心凉。至于为什么,我们还是从一个故事说起吧。


     在《使徒行传》中有一个彼得凭借圣灵治愈瘫子的故事(《徒3∶1-7》):彼得、約翰在聖殿边上遇到一个生來就瘸腿的人,这人向彼得、約翰乞讨。彼得說:“金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所有的給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於是这名瘸子就得医治好了。那个时候教会并没有钱,彼得也靠织帐篷为生,但拥有的是圣灵的能力。中世纪最伟大的神学家托马斯·阿奎那有一次在教皇引导下参观圣彼得教堂,金碧辉煌的殿堂和不朽的艺术品琳琅满目。教皇非常得意的告诉阿奎那:弟兄,我们第一任教皇很寒酸,他说金子银子我都没有,但今天金子银子我们都有了。托马斯·阿奎那回答说:不错,我们金子银子都有了,但那奉拿撒勒人耶稣的名叫人起来行走的能力,我们却没有了

     我们知道,主后8世纪法兰克国王“丕平献土”(把罗马城及周围地区赠送给统治罗马城的教皇),这是“教皇国”形成的肇始,也是天主教堕落的开端。1929年,为了拉拢教廷,墨索里尼政府同教皇庇护十一世签订了“拉特兰条约”,意大利承认梵蒂冈成为独立主权国家,实施政教合一的政治,主权属教皇。从这个条约开始生效之日起,意大利向教廷提供7.5 亿里拉,并移交10 亿里拉的公债券。希特勒的德国政府也于1933 年与梵蒂冈达成契约,将全国个人所得税的8 %到10 %的“教会税”交给天主教教会,仅1943 年一年,梵蒂冈就得到1 亿美元的收入。现在的梵蒂冈可谓富甲一方,不仅将这些钱用来购买军火企业的公司股票,还用来经营纺织业、电话通讯、铁路、水泥工业、电力工业以及从事黄金投机交易,梵蒂冈下设的特别管理处至少掌握了5 亿美元,常设管理处拥有6.5 亿美元,而梵蒂冈银行的资产远远超过了9.4 亿美元。而且,近些年来不断有梵蒂冈的经济丑闻传出(其中一个传闻说梵蒂冈与某国签订秘密协议,某国每年给予梵蒂冈40亿元)。《圣经》说:因为财富不能永留,冠冕岂能存到万代?(箴言 27:24)、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馬太福音6:21)正是由于梵蒂冈不以“天国”为目标而以“教皇国”为目标,不以“人心”为财富而以金钱为财富,不以属灵为荣耀而以属世为骄傲,所以如托马斯·阿奎那回答教皇的那样,“圣灵”不再与梵蒂冈同在。如果仅仅失去了圣灵的同在,那不过只能说明教廷的平庸;但当这个组织将“授衣权”卖给撒旦,当这个组织将处在监禁、迫害中的神父、教徒拱手让人,当山西北寒的哥特式教堂被炸而视若不见,当坚持信仰的正统性的马达钦主教被软禁了10年而听而不闻,当为了信仰而抗争的陈日君主教蹒跚在大教堂前求见教皇而不得,当90高龄的他被监禁被审判而他终身为之服务的组织不吱一声,这就是连最基本的公义与爱都抛弃了。在这样的心境下,你还怎么能心安理得去欣赏她的恢弘?托马斯·阿奎那做不到,我也做不到。

   我们旅程的总设计师小傅姐姐已经N次去了梵蒂冈,她告诉我们:每一次都是人山人海,一些虔诚的天主教徒半夜就去排队,在广场上要堆上好几层。因此,建议我们要早一点去。由于连日劳顿,我们也并没有去得太早——大约8.30分左右到的那里。眼前的景象是:冷冷清清——与我们在其他地方遇到的熙熙攘攘实在不成正比。我们从容不迫地参观完大教堂,连地下室和屋顶都提不起兴趣而放弃了。当然,西斯廷还是要去看的——梵蒂冈博物馆是世界上收藏艺术珍宝最丰富的博物馆之一。来到这里,传说中的排队出现了,即使是分时段售票入场,队伍也有一里以上。博物馆内更是摩肩接踵,你能见到的只是一个一个的头顶——比巴黎卢浮宫更加拥挤。梵蒂冈博物馆与圣彼得大教堂形成的巨大落差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艺术已经超越信仰,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更重要的那一部分——这不就是世俗化的一种表现吗?欧洲一路走来,许多教堂已经变成了博物馆甚至演出场所,售票入场;到了这个千百年来天主教信仰的中心,这种感受更加突出。出到门外,空中两道云彩形成一个十字架(或是喷气机飞过的痕迹),心中一种悲愤涌出:世界堕落,使我们信仰的符号,竟然只是过眼的浮云——是人们放弃了信仰?还是教廷放弃了信仰?更还是教廷放弃信仰才导致人们放弃信仰?我忍不住象老约翰那样急切地呼喊:“主啊,我愿你来”!



图1、2:门前冷落;图3、4:少人问津;图5、6:依旧辉煌;图7、8:睡等升天;图9、10:珍宝无数;图11、12:摩肩接踵;图13:空中异象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