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在她的67岁生日当夜赶工替我织的毛背心完工,即日起我就“背”着这颗“心”继续流窜。其实这是我们的礼物互换:她送给我的是爱,我回给她的是感恩,贫贱夫妻百事哀完全可以活成贫贱夫妻百事爱。

评论

发表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