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时刻,让我们定睛于神

(这是在开博之前写的一篇文章,把它收录在这里,纪念选举的“法医审查”)

在我的认知系统里,不从人性角度谈问题,那什么都是浮云。而这个世界上,有三个人最懂得人性,他们都知道人性的根本底色是罪性,这三个人是耶稣、韩非和马克思。耶稣懂得人性是为了(医)治人的罪性,使人圣洁,为此不惜上十字架救赎人类;韩非和马克思懂得人性是为了(控)制人的罪性,使由罪支配的其中一部分成为鹰犬、另一部分成为牛马。耶稣路线形成了基督教,韩非是中国帝王文化的鼻祖,马克思臆想出了了共产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

耶稣虽然是这个世界唯一可以获救的道路、真理、生命,耶稣道路就是通过福音建立信仰,不追求世界而求神的国神的义,对于个人来说,相当于根治罪性获得“免疫”,从而得到永生的生命;对整体的人类来说,相当于在罪性肆虐的世界实行“群体免疫”,从而为“千禧年世代”打下根基。因为耶稣深知问题出在哪里,所以直指人的罪性“靶向用药”;而在人来看,这些“药”太苦太“扎心”,违逆了由罪性支配的人性,罪性支配的人性天然就是“自私”的,天然趋向于“获取”而不是耶稣指称的“交托”,天然就是自以为义而不是自以为非;罪性支配的人性天然就是“现实”的,一边是欲望都市安乐窩,一边是苦难相伴天路客,再“傻”的人也会毫不犹豫奔“窩”而去;罪性支配的人性天然就是“糊涂”的,只会把追求“身前”和“生前”作为目标,“我”是出发点,也是目的地,如果我都不是“我”了,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因此走上耶稣道路太困难了。耶稣道路不但是逆人性的,而且是逆人性支配的世界的,因此耶稣明确地称它为“窄门”,并说“找到的人很少”。

韩非和马克思的道路实际上就是伊甸园里蛇对人引诱的翻版,它放大人“便如神”的欲望,增强人“知识就是力量”的骄傲,禁锢人关于“永生”的思考,使人的罪性充分发挥,相当于使人类“群体嗑毒”,使人类莫名兴奋,使人类莫名自大,从而也使世界加速覆灭。由于韩非和马克思路线放纵人犯罪,相当于犯罪不会被追究反而成为英雄,顺应了罪性也就是顺应了罪性支配下的人性,因此,每一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位马克思,或每一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位韩非。

于是,只要神稍微一“任凭”,人类就向韩非和马克思道路狂奔,不认识神的就不说他了,就连十二门徒中也出了一个卖主的犹大;选民以色列人也多次悖离,至今仍然不认识耶稣;神的教会堕落成为“教皇国”;有千年传统的“授衣权”现在也拱手交给了反对神的“平信徒”;以十字军鲜血捍卫下来的欧洲现在却因请进穆斯林难民而一步步“绿化”;唯一的“山上之城”美国,政权、金钱、法律、科技、教育、传媒已经全方位由撒旦掌控,当年建国国父们留给美国人民的老底,只剩下手中有杆枪和心中可以自由信仰。但是,新政伊始,便宣布收拾“步枪协会”,控枪之声不绝于耳;取消信仰自由也在紧锣密鼓的舆论造势中,并通过议案等方式逐步推行。如果继续下去,基督教完全有可能在这个昔日的“山上之城”变为“地下宗教”,“五月花号”将反向出逃。

基督教在人类历史上曾经与各种政治体制共存,因为他们知道神会使用最好与最坏的政府来成就祂自己的旨意——政府不过是在时空中把神的治理表达出来。所以他们并不因为“地上国”的制度而放弃“神的国”的原则,而是默守着“神的国”的原则来检视“地上国”的制度。神把人类社会的“秩序”委托给两个人类组织“教会”与“国家”,祂交给人的《十诫》中,前四诫是属灵的事,后六诫是属世的事。属灵的事由神负责,教会作为神在地上的代表是当然执行人;属世的事由政府负责,教会和基督徒作为肉身在世的公民必须服从和参与。基督教是从个人到人类的“普世”信仰,基督教信仰是从私领域到公共空间的全方位生活方式,这原本应该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不要说偶像崇拜的极权国家,即使在当今所谓的基督教国家,其主流的政治哲学也是自由主义政治哲学(人们把他们称为“白左”),这种占统治地位的理论不追求“本源”只关注“现象”——它关注于一种表面的“公平”。这种理论认为宗教属于“私领域”,不应该介入“公共领域”。如当代最著名的公共性伦理学家罗尔斯与哈贝马斯,他们都认为不可能在宗教基础上建立社会公共性,使得他们所谓的“正义”如无源之水。基督教内部的一些教派如基要派、灵恩派受敬虔主义、诺斯替主义的影响,也认为教会关心的是“天上的事”和“个人灵命的事”,是“天上的教会、人间的客旅”,不应该谈论社会尤其是政治。这种“相互漠视”的后果是:西方国家的世俗力量越来越肆意妄为,而教会则越来越萎靡不振。以至于出现这样的不正常状态:这个世界本来是基督徒占比最多、基督教国家发言权最大的世界,但同时又是基督徒受到压制、迫害甚至杀害最多的世界。

检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世界上最完善的宪政制度轻易败给人性,说明制度不是决定的因素,人性才是(当然最终决定的是神)。群体性的人性用文化来反映,这个国度这个族群的文化就是这个国度和族群的人性。当一些神的教会放弃社会的责任龟缩到教堂的墙角,当一些神的教会放弃自己的职分而成为世界的一部分,当一些神的教会放弃“大使命”而推倒“殉道宣教士纪念碑”,当一些神的教会放弃耶稣的道路真理生命而与世界血气争战,世界被撒旦占领就成为不可避免。而现实是:韩非(在中国)与马克思(在欧美)“双魔合璧”,黑暗在世界掌权了!

不过,即使在这“黑暗掌权”的时刻,我们仍然相信这是神对人类背弃祂的“管教”,祂仍然“坐着为王”。对美国的宪政民主制度,这是当年开国先父们通过祷告得到的神的启示,它仍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完善的制度,只不过它遭到了病毒的侵蚀。一些善良的人们现在对它灰心失望,一些反对它的恶棍幸灾乐祸,一些左倾的“制度论者”王顾左右,一些右倾的“阴谋论者”一棍打死。作为基督徒,我们不是要在它病着的时候弃之不顾,也不要因为它曾经是我们良心守护的灯塔就讳疾忌医,我们要知道这是神赐给人类的“律法”,“律法”条款可以修改,但“律法”精义不可放弃。我们同时要知道:“律法”让人知罪但不能让人类胜过“罪”,胜过“罪”只能定睛耶稣的道路真理生命,我们在修改民主宪政制度使它的肌体更能够抵挡韩非与马克思“双魔”攻击的同时,要像但以理那样纵然被神-人民“抛掷”也要宣讲“审判”,要像约伯那样一切都失去了也要保持对神的信心。马丁路德金说:“我们必须接受失望,因为它是有限的,但千万不可失去希望,因为它是无限的。”只是,处于现在的至暗时刻,我们对老约翰为见主面那迫切的心情更加感同身受,我们与他一同呼喊:“主耶稣,我愿你来!”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