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磨练川普

(这几日,美国那边一边倒的围攻前总统川普:从拜登到主流媒体,从法院到议会,令人不解的是,共和党内的大佬也站出来倒戈,原先勇猛的川粉大多沉默。作为一个基督徒,我不分左右;作为一个外国人,我无意党争。但我愿意像当年林肯总统所说的那样:站在神的一边,因此,将这篇旧文重置,同时也请一阅本博客中的另一篇文章:《纽约的自由女神与五月花号的自由男人》,反思美国今天撕裂的基因。)

昨天端午,应景写了《屈原与耶利米》,比较了两种不同意义的爱国主义(我不懂得做公号,全部都放在脸书上“张坦”的个人账号中)。以我“枕着馒头睡”的慵懒,“一指禅”的功夫,真的是头也木了、眼也花了、手也酸了,本来打算今日安息,不意欧洲杯间隙,瞄到川普老大爷75大寿,这个邻家大爷蛮可爱的,刚上台热完身就被叫停下来;这个邻家大爷蛮可怜的,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要忍受四方八面而来的黑拳乱腿。东亚有崛起,欧美有G7,我们俩川老爷(在下四川人)也不能阙起(四川方言:什么也不做)。于是,补上这份寿礼。

有些日子了吧,川普在cpac压轴演讲,川粉欢呼王者归来;川黑揶揄末路狂奔;我不是川粉,他不是我的偶像;更不是川黑,在我看来黑川的理由都很牵强。但是,我赞成一个被没有信仰的人耻笑的观点——川普是神选之人。为什么?我会说理由,这个理由总结起来是“一个时刻”和“三大凭据”,下面我一一道来。

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个概念:神选之人意味着什么?神选之人意味着在特殊的时期神给予特别的使命,在特别的环境中神给予特别的磨炼,在此过程中神给予特别的护佑。当然,神选之人也会被罪污染,扫罗是神选之人,一样没有过关;亚当不但是神选之人还是神造之人,不一样也堕落了吗?

神为什么在这一时刻兴起川普?这是因为美国这座山上之城,已经堕落成为了尼尼微大城。里根以来的旷野四十年,撒旦在美国全方位布局:

金融、科技本来就是要全球化,巴别塔就是全球化的必然结构,在这个领域,金融、科技资本家成为“取消文化”的幕后推手;

电影娱乐与竞技体育也需要全球市场,好来屋、nba的选择必然与华尔街、硅谷一样,好来屋的老板被称为“喂龙人”,他们的原则是:市场决定立场,有市场的某国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美国的教育本来是基督徒建立的:一百零八所大学中一百零六所由基督教所建,现在却成了反基督教的大本营,“政治正确”在这里发源:公民教育废除宪法,历史教育用1619取代1776,中小学校移除宗教课程,“平等法案”尚在议会,“平等原则”已在学校中畅行无阻;

传媒、文化几乎全部被社会主义思想控制,社会“进步主义”的效果是: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已占美国人口5.6%,反对之声被脸书、推特、油管审查封号,世界上只要发生杀害伊斯兰教徒,美国的媒体铺天盖地报道,而非洲发生的杀害基督徒事件,媒体又集体失语,甚至,电视台脱口秀节目公开侮辱《圣经》,攻击基督徒;亚马逊把一本医生写“变性”带来严重后遗症的书封杀禁售,畅销了一百多年的苏斯博士的儿童读物,著名的美国经典《乱世佳人》纷纷下架,没有想到几千年前的秦皇焚书会发生在号称世界言论最自由的美国;

政府出台的政策,几乎全部为了摧毁基督教:教会不合法而脱衣舞会合法,以至于教会以脱衣舞会名义去登记;基督徒不向神下跪而向犯罪分子下跪;基督教学校不能有敬拜神的礼拜而可以有穆斯林的主麻;进化论堂而皇之进入课堂甚至是基督教学校的课堂;基督徒蛋糕商不为同性婚姻服务被告上法庭;发布行政命令准予变性人入伍,一位军中牧师反对却被逮捕。议会中祷告“奉梵天、安拉、佛陀之名求”,“阿门”变成“阿巫门”。政府利用一切事件“带风向”,“黑命贵”未了又开始“黄命贵”。

法院是美国最“保守”的机构,但是,从1948年以来,法院拆除十诫碑文,在公立学校传福音违宪、分发圣经违宪、公开祷告违宪、悬挂张贴十诫违宪、“沉默时刻”属默祷同样违宪、毕业典礼上祷告违宪,堕胎合法、同性婚姻合法等等,都是最高法院做出的裁决。

神自己的家-教会情况好不到哪里去:美国的基督徒中:19% 未婚与伴侣同居。37% 不信圣经完全无误。45% 不信耶稣无罪。52% 不信撒但确实存在。57% 不信耶稣是引到永生唯一的路。57% 相信善行对于获得永生也有部分作用。美国,大大得罪于神!如果神不出手相救,整个美国甚至整个世界都有可能再次进入“黑暗的四百年”。民主、宪政、自由是神曾经赐给美国的,今天它被美国的社会和教会共同玷污。这座世界上唯一的山上之城,一旦陷落,五月花号都只有开走,但,还能往哪儿开呢?

 “政治正确”本来是一个常识,基督教认为按照“十诫”的后六诫来管理就是“政治正确”,而在美国建国的前一百多年时间里,正是这样的“政治正确”得到神的祝福,使美国成长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近一百年以来,罪在这个国家中滋生,撒旦掌握了话语权后,“政治正确”有了完全相反的标准,并且变成了攻击基督教的武器。

因此,神要管教美国,让美国人悔改,就像他要在逃犯中找出摩西去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在胆小鬼中找出基甸去打败强敌,在鱼腹中抓住约拿去喊醒尼尼微,在牧场上找出大卫去战场上击杀歌利亚一样,祂需要一个人在昏聩的世界“吹号”,因而川普被神预定。这就是我所说的“一个时刻”。

现在我们来说“三个依据”,首先是圣经凭据。我们基督徒都知道一个原则,那就是整本圣经都是圣灵动工亲自写下的,一字一句完全无误。在哥林多前書第1552中提到Last Trump,意謂「最後的號角」;帖撒羅尼迦前書第4章第13節提到the Trump call of God(神的號角)。號角有三种功用:起床号、冲锋号和凯旋号。 “美国优先”是作为“守望人”用来唤醒沉溺于“自以为义”中而不自知美国人的起床号(《耶6:17-18》);“贸易战”是基甸300勇士杀入敌营左冲右突的冲锋号,“caps演讲” 是预示约书亚攻陷耶利哥城神迹的凯旋号。如果说圣经无误,Trump-號角又这样丝丝入扣,《圣经》与现实又这样紧密相连,这难道仅仅是出于巧合?

其次我们要说到川普是神选之人的神迹凭据,那我们就会回忆起四年前那场媒体、民调、专家、政客、都认为的一边倒的选举,让全世界惊掉下巴、大跌眼镜,至今仍然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说服人的理由,事前没有人“想得到”,事后没有人“想得通”,这如果不是神出手又是什么呢?

第三我们说到去年这场选战揭示的属灵凭据,我认为2020年的大选本质上不是共和党与民主党的争夺,它是属灵争战在人世间的反映:绝大多数教会站在川普的一边,几千个牧师神父替他祷告,六百多巫婆对他发起灵里攻击,本身已经看出“壁垒分明”;他在执政的四年里提出让美国重新伟大,从基督教角度看就是重塑山上之城 :他重用基督徒,在白宫建立查经班,取消约翰逊法案,准备在学校开展爱国教育,从土耳其救出牧师,将大使馆设在耶路撒冷,在联合国召开宗教信仰自由论坛,在黑命贵烧教堂后不顾危险宣示捍卫信仰,代表了圣经的价值观,维护了基督徒信仰自由的权利。他向传统教会发出警告:“你们如果继续把自己关在福音的象牙塔里,不参与社会公义,不参与社会政治,不为神的公义发声呐喊,那么你们将失去在这个世界生存的价值,神将挪去你们的灯台。欧洲教会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反观他的对手:“胜选”后仅仅一个月,便宣布收拾“步枪协会”,通过“平等法案”,变性人部长就提出小孩可以自主变性。取消信仰自由也在紧锣密鼓的舆论造势中:一个由民主党议员为主的团体向拜登政府递交了一份28页的文件,以 “在白宫恢复宪法世俗主义和爱国多元主义为由,建议拜登剥夺那些在生命、婚姻、教育和核心家庭的神圣性问题上持传统圣经立场的基督徒的第一修正案权利。该文件宣称“建议将保守的基督徒送去再教育营”“把“我们相信上帝”这句话从美元上去掉”“废除《恢复宗教自由法案》(RFRA)”“避免使用‘犹太-基督教的价值观’”等等。这种情况《圣经》早就预言:“外邦為甚麼爭鬧?萬民為甚麼謀算虛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並他的受膏者”(《诗篇2:1-2》)。

那么,你会反驳我说,既然是神出手为什么还会在2020年输掉大选?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好的,让我来回答你:

1、       美国人对神犯下的罪行太深重了,神的管教就要相对严厉;而且,神要让美国人悔改,就要让他们看清楚自己的选择:自己选择的领路人错了没有?因为神的原则是代表人错了将惩戒他代表的整个群体。

2、       神是在磨练川普。川普与大卫一样,是罪人不是义人,身上有太多的毛病。我只举出三个方面,每一个方面的毛病都足以致命:

一,靠自己不靠神。大卫数点百姓被神惩罚,最后瘟疫在以色列民中杀死了七万人;川普也有这个臭毛病,什么事都是我干的,荣耀归巳,发助困支票都要签自己的名,用他崇拜的林肯对比,林肯与同僚在战前祷告,有同僚在祷告中让神站在我们一边,林肯立即纠正说:是我们站在神一边。显然林肯更属灵,川普更自义;

二,不是凭启示而是凭血气,大卫依靠神作战,以一个毛头小孩打败巨人歌利亚;在困境时他投降亞馬力人,导致民众亲人被掳,众叛亲离中差一点被石头砸死,大卫悔改后反败为胜,神要让他依靠神而不是靠自己,让他知道用圣灵而不是用血气。川普在很多方面也是凭血气,他推翻tPp,不分敌友一律开战,造成国际国内撒旦大联盟,出到营外爭战是勇敢的,但是没有入于内室听候神的声音。在战争激烈时乱方寸,打电话要票、鼓励大家去国会授人以柄。

               三,看世界而不是看天国,不依价值依利益:川普的商人思维,没有真伪  

               只有输赢,眼睛看到的都是世界,在商言商是可以的,但在国言商就破坏了

               美国为价值观开战的美好传统。沙特杀记者案,漠视人权,以及在东方某港

               等问题上的表现,就暴露了他的这些局限。

3、       川普与大卫一样,扫罗死后,大卫并没有立刻作王。扫罗的元帅押尼珥将扫罗的儿子伊施波设立作了王。一连七年半,只有犹大支派认大卫为王。这个现象像极了今天的美国。

《圣经》中,神用失败来熬炼祂选择的人,那些神选之人在通过了神的试验神的磨炼后,都得到了神的庇护,完成了神交给的使命:摩西领以色列民出埃及,约书亚领以色列民进了迦南地,大卫建立了强大的以色列国。。。神也要用失败来熬炼川普,神的管教是很严厉的,过程是痛苦的,c.s刘易斯用雕塑家在人身上动刀来形容神的“塑造”;其实,神的“塑造”哪里才止“皮肉之苦”——祂是在灵魂上动刀,要让你“刻骨铭心”。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更希望川普被弹劾,要让他痛不欲生,让活着的不再是川普。如果川普忍受不了,那么就成了虎落平阳,乌江折戟;如果川普塑造成功,那穿上神全副的铠甲,就有可能东山再起!

比较乐观的是,我们已经看到了美国悔改的迹象: 7400万选票是悔改,现在从高官到百姓,从专家到商人,都站出来保护自己的选民权利是悔改,保守派年会也是悔改,郡长运动(sheriff's movement)在兴起、一些州修改法律堵塞漏洞也是悔改,与川普一起失败了的共和党人,知道了如果不悔改,继续的随波逐流或同流合污,下次的选举他们将只是陪衬的花瓶。

怡牧师在川普刚刚上台时就写了一篇《进入白宫的路德》的文章,他用“先知”的口吻说:在美国,川普的上台,带来了对基督教与现代文化对立关系的,一次卷土重来的认识。为此,川普也不惜得罪了全社会每一个人。就此而言,他必然成为基督教在美国历史上的转折点。然而,川普得罪全社会每一个人的方式,与耶稣得罪全社会每一个人的方式截然相反。。。从竞选开始,川普在美国社会所张贴的,是一份声讨世俗社会的“九十五条论纲”。当年,路德在《致德意志诸侯》一文中,以“人人皆祭司”的名义,鼓动那些握有刀剑的政治家们站出来,维护教会的纯正与圣洁。500年后,川普反过来,他鼓动教会站出来,支持他获得刀剑的权柄,用以维护教会的纯正和圣洁。因此,他预言:“由白宫发起的“伪宗教改革”及其教会的支持者,注定将徒劳无用,是因为人们还流连于一去不返的“基督教社会”,活在一个反十字架的幻像中”。

我不能完全同意现在狱中的王怡牧师的见解,我相信神做事有祂自己的方式,祂要叫万事互相效力,叫信神的人得益处;我相信川普能够通过神的磨炼,让他清楚看到神选之人的使命异象——他要把人民从弯曲悖谬的世界带出埃及,因此只有着眼天国才能脚踏世界;让他知道要靠神不要靠自己,要靠神的启示不要靠自己的血气,不要被“川普主义”弄瞎了心眼,没有什么“川普主义”,只有“主的义”,不要把自己打扮得拯救美国的英雄,而是被神打造成为神拯救计划中的一个合用的器皿。

送给川普一句经句作为生日礼物:“祂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伯23:10

(我很高兴地看到以下的演讲,补记在此:美国现在需要救主,不是我, 是一位比我高很多的那一位!Jesus的降生、受死、复活永远改变世界。不可想象我们国家的生命,若没有祂的榜样和教训的影响会如何奇迹般地建国、战胜内战、废除奴隶制、战胜共产与法西斯,达到科学和发展无限高度。——《川普在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讲话》)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