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徐炎的引、述评马丽博士的《中国城市家庭教会的宗教企业化——秋雨之福归正长老教会长老会的兴衰》

(昨夜与秋雨之福的张国庆弟兄网聊,提起马丽博士这本书。其恶劣程度、对弟兄姊妹的伤害程度,远甚于我的了解。原先写过几句评语,因没有读过原著,只是记录当时的感受,没有想要公之于众。聊过之后,觉得有必要谈谈看法,一为真相,二为真理,三为真情。我看受到伤害的张国庆好像都已经放下了,不过,在我们心中放下代表着基督徒的宽宥;在社会上放脱却不能表示基督徒的忌邪,于是,翻出原文晒在这里,见仁见智。)

 

马丽的著作我没有读过,但从徐炎的这本批评著作的引、述中,我强烈怀疑是拿了“三十两银子”的“统战文学”,目的是为了配合执政党对王怡及秋雨之福教会的定罪。但怀疑归怀疑,这个问题自会有神最后的审判,如果马丽尚是基督徒,那是她如何“见主面交账”的问题;我愿意相信她没有领此任务,仍然把她的著作当作“学术”来提出批评。

a 马丽的著作缺乏属灵的纯度:如果照介绍所说,马丽是一名基督徒甚至是一名基督徒学者,但是可以感觉到的是,马丽没有“凭爱心说诚实话”,她也与她的研究对象没有“同感一灵”,她看不到王怡及秋雨之福教会在中国基督化运动中的榜样作用,看不到王怡在华语神学上划时代的建树,看不到秋雨之福教会在中国家庭教会以及世界华人教会中“公开化”的标杆作用。因此,在对研究对象的神论、基督论、信仰论、救赎观、世界观等方面浮光掠影,只是抓住教会论方面的“分堂”夸大其词,我们在其中看不到“公义”也体会不到“爱”,这就犹如说保罗渔网织得不好而否定他的思想和行为一样荒唐。

b 马丽的著作缺乏学术的高度:如果照介绍所说,马丽是一名受过专门训练的博士和高级研究员,那她的这本著作实在有辱她的名头。王怡及秋雨之福教会是百年难遇的极好题材:他们为代表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转型归主名下的历程,他们为代表的中国家庭教会的“归正运动”,他们为代表的中国教会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和祝福,他们为代表的加尔文主义对“政教关系”边界划分的继承和发展,他们对使徒初代教会传统的继承,对中国家庭教会运动进入知识阶层的意义。。。,等等。这些原来是可以写成《金枝》的素材,而马丽把它写成了“两个姓王的牧师的口角报告”。而且,在这个“口角报告”中,作者扮演的是“拉偏架”的角色,这不能不怀疑作者的学术眼光和水平。

c 马丽的著作缺乏必须的真实度:如果按马丽的声称此书运用了人类学民族志、组织行为学和神学研究相结合的方法论,神学研究的方法论见“a”的批评,我实在看不出她是在依据《圣经》;而人类学民族志、组织行为学都需要客观的材料说话,可这一方面正如徐炎批评的那样:先入为主的文本实践加上不可思议的单边采访,导致这本“人类学民族志”著作极大的失真。我对王怡及秋雨之福教会是比较熟悉的,但是,马丽写到的这个王怡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王怡,秋雨之福教会教会也不是我熟悉的那个教会。

d 马丽的著作缺乏政治敏感度:我们都知道王怡及秋雨之福教会后来的遭遇。我们也知道当局在打击王怡及秋雨之福教会的过程中,如何在教会中利用矛盾制造代理人、寻找证人、统战关键人、拉拢反王派,当局的所作所为无非就是找到“犹大”“大祭司”。如果马丽的著作不是当局布置的“任务”的话,那作为一个基督徒来说,她在政治上十足的糊涂,自觉自愿充当了“除了凯撒,我们没有王”的那个“大祭司”。

e 马丽的著作缺乏基本的良知温度:老实说,从马丽的著作实实在在不能反映她的基督徒身份,那我们放宽一码,不用基督徒的属灵标准和道德操守来要求她,我们用一个知识分子基本的良知来看,她也是十分缺乏的。“人类学民族志”是关于人的学问,最起码的要求是要对研究对象表现出关怀(且不说爱)。由于王怡的性格鲜明,有些人把他描绘成神,这是非常错误的;但另外一些人将他描绘为鬼,也与前一种错误一样——不幸的是,马丽的著作就是后一种典型。相关的例子徐炎的著作里列举很多,此处不赘。因此,是“任务”也好,不是“任务”也好,都反映出作者缺乏一个知识分子最基本的良知操守。

说句额外话,作为一个老出版人,我认为出版本书的那个“顶级出版社”不是在制造神学上无知、政治上无耻、学术上无品的“学术垃圾”,而是以“学术”的名义在制造“外宣炸弹”,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撒旦作品。

末了,抄录一段王怡自己的文字,算是他本人对这一类“研究”他的作品的回应:

“保罗的焦点始终是两个,一是为福音本身辩护。换言之,除非他人的言行伤害到福音本身的传扬和教会整体的福祉,否则保罗绝不单单为自己说话。第二个焦点是他所爱的信徒们。保罗“低三下气”地剖露自己的心声,是因为太在乎他们,而不是太在乎自己。。。这几点,给了我极大的震动、安慰和榜样。因为在过去这一两年,尤其在今年,我曾反复在主面前立志,求主帮助我,效法加尔文,对攻击教会之人胆壮如狮,对攻击我自己之人沉默如羊。也求主帮助我,效法唐崇荣,一生只为福音辩护,绝不为一个叫王怡的人辩护。”(《一个叫保罗的男人决定去死》)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