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爱奇妙莫名

 (卧病数日,得文数篇,昨日太太最后通牒:再写就往我的电脑里浇水。今天“父亲节”,想起天父接纳我们往往是叫万事互相效力,有可能如我自己的经历一样,是用人父作桥梁,故将一篇十年前的“见证”贴出,感谢天父的恩典接纳,纪念父亲离开我们十一年。文中提到的张春雷长老,现在正在为主受苦,仰华牧师和苏天富牧师也一样,求主亲自护佑祂的仆人。“见证”不是文章,即使是文章也不是新写的,从而避免了水漫电脑的悲剧——我为我的“小聪明”有些沾沾自喜。)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这并不是出於自己,乃是上帝所赐的”——(《弗28》)

   20121231日,又逢周一,是我们尼哥底母查经班查经的日子,例行查完《创世纪14章》后,大家分享一年来的生命成长,我忽然想起了几天前的圣诞献诗。

   我们圣诗班第一首演唱了《普世欢腾》:“普世欢腾,救主下降,大地接他君王。。。。。。主爱奇妙莫名”,刚唱到“主爱奇妙莫名”,一下,一个感动撞击了我的心扉,正是这莫可名状的奇妙主爱,照亮了我的一年,改变了我的一生。。。。

   2011年底,家父在病榻上弥留之际,张春雷弟兄与吴彩金姊妹从深圳十万火急赶来病房,为家父临终祷告,为还没有完全失去意识的家父施洗,他们要求我也要一同做决志祷告。在他们的“胁迫”下,我跟着决志,但完全没有真正地感到内心的渴慕,而是出于孝心——在最危急的时刻希望家父的灵魂有一个好的归宿。之后,春雷弟兄与阿信弟兄相继劝我参加查经班学习,一来我磨不开人情(家父的追思祷告与葬礼都是春雷弟兄教会帮助安排的),二来我多年有一个价值上的思考:基督教的一套道德规范与强大组织最有益改变当下病入膏肓的中国,何不趁此机会接触教会,利用一下教会达到经世济民的理想。于是,在这两个“不良动机”驱使下,220日,活石教会帮助我们组建了尼哥底母查经班,在苏天富牧师带领下,查考《约翰福音》。

   一开始,我便亮明立场:我不相信有神,更不相信神迹;但我从文化价值上认同基督教,认为基督教是可以救世的工具。潜台词是我们要做改变社会的英雄,为此流血牺牲在所不惜。可爱的尼哥底母弟兄姊妹并没有对我口诛笔伐,他们真诚相信神会改变一切。

我实用主义地吸收福音,当查考到第二章“水变酒”神迹时,我还暗自笑话;查考到第三章耶稣对尼哥底母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进神的国”,我开始思考“重生”的意义;到第八章“真理必叫你们得自由”, 我有所触动;到十四章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我考虑是“我”在利用基督教,还是基督用我作器皿;之后一章章耶稣的宣告、行实、劝勉、神迹、预言,直到在十字架上最后一句话“成了”,我顿时心生大感动:这不是一般人能够说得出的话,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是人都会感叹人生命的“完了”,只有神子才会庆幸神计划的“成了”——这是真正的“否极泰来”。我将信将疑地相信有神了,但并没有认为这个神就是我的救主。

   我也一直没有去教会参加过礼拜。到了复活节,苏牧师给我打来电话,轻描淡写地提到:“明天教会在老干活动中心有个庆典,你是否愿意来参加一下?”二十年前我就很熟悉这类活动——那时是作为省宗教局领导干部身份去祝贺宗教界节日。想想第二天无事,便与太太一起去了,仍然是去祝贺的心情。节目是照例的唱歌,照例的舞蹈,照例的小品,对于我这个经常组织大型演出的文化传播公司老总来说,都是些“小儿科”,不值一提。当庆典进入到最后,苏牧师呼召愿意决志的人到台上去时,我“不由自主”第一个冲到了台上,不但太太大为惊讶,甚至吓了我自己一跳;我“不由自主”泪流满面,内心充满喜悦和震颤;我“不由自主”听到内心的呼唤:就是这个日子!“不由自主”!只有这个词能够说明当时的状态,这就是歌中唱到的“主爱奇妙莫名”。

   我曾经是一个骄傲的人,一生如名字一样尽是坦途:大学毕业第二年当上处长,省宗教局的重要文件几乎全部由我起草,贵州省宗教志也由我主持编写;耀邦下台后,不爽这个肮脏的政坛,“不食王膳”炒了体制的鱿鱼;到了一个大型外资企业担任总经理,不爽争权夺利的黑江湖,净身出户炒了资本家的鱿鱼;白手起家创办传播公司,同时拥有六个电视栏目和一份杂志,几年内就成为成都最大的文化公司之一;我也骄傲我的才华,二十年前写的《窄门前的石门坎》,被《基督教与中国社会研究入门》推荐为10本案例作品的第一本(其余9本均为海外作品),评价为“在诸多范围占据第一”;我帮助电视台拍的片子,随随便便就可以拿两个全国一等奖;贵州大学从建校起从来没有得到过“全国社科重点项目”,我轻轻松松就可以拿回来来玩玩。。。从来就是“我”作主、“我”主动、“我”可以,一生没有求过人。我淡薄名利,追求“真理”,二、三十年浸润于儒、释、道各家典籍,与儒、释、道各家大师均有往还,更有若干奇因异缘为常人所不具,然终于没有成为几家门徒。而短短的查经,薄薄的《约翰福音》,没有任何文凭的苏牧师,小师弟春雷弟兄,就使我这个骄傲的狷狂之士顺服,我相信他们的解释:“不是我们能,是主能。”是的,不由自主,就是圣灵在我心中动工,就是“主爱奇妙莫名”。主要拣选我们,我们最好就是“不由自主”顺服、跟随,让主爱进入心间。当然,在感谢主的同时,我也感谢苏牧师和仰华牧师的循循善诱;感谢春雷弟兄与阿信弟兄的热心张罗;感谢尼哥底母的弟兄姊妹为了主早日进入我的心间而默默地代祷;感谢你们分享你们的生命长成;感谢燕民弟兄在我站在决志台上时冲上来的拥抱,使我感受到“兄弟之情撼山河”!

我忽然想到复活节决志与圣诞节演唱圣诗都是在“老干活动中心”。或许,按照我原先的人生轨迹,我今年也就成为一个退休“老干”了,在舒舒服服与碌碌无为中毫无知觉地永远死去;感谢主,是他的拣选让我不由自主成为“新人”,使我的生命具有了真实不虚的意义。我庆幸我没有成为“老干”而成为“新人”,因此,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我也将我最真诚的祝福送给尼哥底母查经班的罗世鸿弟兄、杨波弟兄、高冬梅姊妹,希望2013年“不由自主”也临到你们,阿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