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那位接妞妞回家的爸爸

你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

生下来就有了专车和司机爸爸。

产房里妈妈坚毅地告诉医生:

保孩子,她是这个家的希望,

就这样,你与妈妈生命接力,

来到了这个一贫如洗的家。

你的专车和司机爸爸载着你回家,

来自医生伯伯、护士姐姐、邻床妈妈的祝福,

我们小小的专车,装也装不下。

 

你渐渐长大,活泼开朗,冰雪聪明,

珍惜你“贵重”的生命,

无论在哪一年级,第一的总是你。

而无论严寒酷暑,

校门口接孩子的专车位

最早等在那里的的一定是爸爸。

最先听到的总是那声——

司机爸爸,我回来了!

周围有的是富贵,

但幸福,我们小小的专车,装也装不下。

 

你是白灵鸟精灵转世,

空空的家里总是满满的歌声

在“未来歌手”大赛上,

“让我与你共同拥有一个家”

惊艳了赛场,征服了评委,

你的专车和司机爸爸载着金奖回家,

从奔驰宝马内投来羡慕的目光,

我们小小的专车,装也装不下。

 

成年party舞会

你是最耀眼的辛德瑞拉

满场王子们的献媚

像蜜蜂围着玫瑰

我载着公主回家,

打趣钟声敲响时我们的专车不会变成南瓜,

从奔驰宝马内投来热辣辣的注目礼,

让我享受到国王般满足。

 

 

你的学校换远了,我也天天老去。

你爱惜“司机”的身体,每天要乘五号线,

我的专车位,也就移到了地铁站口。

我知道你舍不得在学校食堂吃饱

每天都会给你带上加歺

风雨无阻,

为的是早一点听到你的笑声。

 

风雨无阻我却阻住了你

二零后再没有接到了你

我带着你的加歺苦苦守候,

等到攒动的人头变成了一地黄花

等到一地黄花也渐渐枯萎

我就这样一直等下去,

直到洪水中出现我的美人鱼。

 

头七是你回家的日子

可恶人却堵上了地铁的大门

他们说:国家要脸,

我们说:穷人要家;

他们劝:回家去吧,

我们喊:妞妞,爸爸还要接你回家!

 

不知过了多久,人们发现那风雨无阻接女儿的爸爸,

巳经石化了,思绪随女儿而去,身体变成了雕塑,

就这样永远永远伫立在那里,

直到城管拆迁。

 


(这首诗,写给那位接妞妞回家的爸爸,也写给天下所有接孩子回家的爸爸,所以情绪是真实的,情节是虚拟的)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