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与信仰

 

(在云登教会的证道,用以纪念与我一起去推动“尼哥底母查经班”的张春雷长老,他现在正因信仰而坐监,求主亲自看顾祂的仆人)

耶和华神将那人安置在伊甸园,使他修理看守。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2:15-17》)

耶和华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么?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惟有园当中那颗树上的果子,神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于是女人见那颗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创3:1-6》)

教导智慧人,他就越发有智慧;指示义人,他就增长学问。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9-10》)

“谁用无知的言语,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伯38:2》)

 

两句话背后的逻辑

首先,我问大家一个问题:如果我们总结人类最重要的两句话,你会认为是哪两句?我认为人类最重要的两句话就在上面读经说到的《创世纪》故事中,第一句是: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第二句是: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这两句话都不是“人话”——一句是神的话,一句是蛇(撒旦)的话,但都是说给人听的话。甚至可以这样说,这两句话包含了整本《圣经》的主题,那就是神创造人拯救人,人背叛神并自以为神。

有时候我在想,神造人不要造嘴巴就好了,神造人的嘴有两个功能:吃饭与说话。“猪八戒成不了佛都因那张嘴巴”,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圣经》就把人的嘴形容为“敞开的坟墓”,吃进了罪,吐不出来;说了谎话,收不回来。这就是《创世纪》中发生在伊甸园中的那一个耳熟能详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人吃出了最大(一切罪的根源)最久(伴随人类直到回天家之前)的罪,而为什么吃,就因为两句话。两句话非常的简单,不过是神告诉人一句话,蛇也告诉人一句话,两句简单不过的话而已。但我为什么执拗认为这两句话就是人类最重要的两句话呢?因为,它告诉了我们人类最基本的两种生活方式。神告诉我们的是靠信仰,蛇告诉我们的是靠知识; 神告诉我们的是靠神,蛇告诉我们的是靠自己。这是人类面临的第一道判断题:相信-顺服&怀疑-不顺服。全知全能的神并不希望人类增加“智慧”来获得发展,而是希望人全然“顺服”来获取护佑。在《申命记》中,神更进一步清晰地告诉以色列先民:“看哪,我今日將生與福,死與禍,陳明在你面前。吩咐你愛耶和華你的神,遵行祂的道,謹守祂的誡命、律例、典章,使你可以存活,人數增多,耶和華你神就必在你所要進去得為業的地上賜福與你。倘若你心裡偏離,不肯聽從,卻被勾引去敬拜事奉別神,我今日明明告訴你們,你們必要滅亡;在你過約但河、進去得為業的地上,你的日子必不長久。我今日呼天喚地向你作見證;我將生死禍福陳明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揀選生命,使你和你的後裔都得存活”(《申30:15-19》)这就是《小要理问答》所说的“当神造了人时,与人立了一个生命盟约,以完全顺服为条件”。反之,蛇引诱人最有诱惑力的就是“智慧”和“自由意志”——“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亚当和夏娃的罪不在偷吃了一口果子,他们的罪在于觊觎像神一样的能力,妄想着不属于他们的东西,他们拒绝了作为被造的、受制的、有限的个体,而且,他们试着要成为神。蛇的话语中,“好作食物”对应“肉体的情欲”,“悦人眼目”对应“眼目的情欲”,“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对应“今生的骄傲”,这是人的“欲望”的全方位展现(参《约壹216》)。而欲望一旦控制了人的思想,就控制了人的生活“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雅 1:15》)“与上帝所赐生命隔绝了,都因自己无知,心里刚硬” (《弗418)几千年历史,几百亿人众(累计),都在践行这两句话,非此即彼,无一例外。当年没有听闻《圣经》的中国例外了吗?没有。中国有句古话“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说的是最大的事情莫过于通过祭祀向神求讨或通过战争与人争夺,也是在用中国方式叙说“神话”和“蛇话”是两种人类必须依赖的“话”。我们平时查经读经,望文生义、似是而非、似懂非懂、浅尝辄止,看起来都是些简单的故事。牧师问我们知道了吗?我们都回答说“知道”了。我们真的“知道”了吗?我们真的“知”了“道”吗?我们“知”的是“真道”吗?其实未见得,我们可能与“三次问爱”时的彼得一样,也可能与馬大、馬利亞一样,他们与主生活在一起都不能真正认识主,不能真正“知道主的爱”。照保罗在《哥林多前書8:2》的解释:若有人以為自己知道什麼,按他所當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我们很可能在阅读一本“圣经故事”,或者进了一步在品读一篇道德文章,而不是在体会神启示的“道”。

②、两棵树代表的意义

我们看到,神告诉人“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善恶知识树。只是善恶知识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这句话内涵的意思是:

神给了人充足的供应,保证了人的一切所需,甚至让人拥有永远不死的生命;神同时给了人充分的自由,人享有这一切只需要“相信”就行,这是神要人对自由意志负责,不要越过神-人的界限,亚当要遵行这些律法既是自然而然,也是轻而易举,并且也是理所当然。“很明显的是对完全顺服的一种测验。由此神律法上的要求可以说集中于一点上。须待解决的最大问题,就是人要完全顺服神呢,或是服从自己的洞察力呢?”(伯克富:《基督教神学概论》)

蛇告诉人“你们不一定死;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这句话内涵的意思正好与神的话相反:

不要“相信”神的话;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

请注意蛇说这话的两个前提,一、蛇先提出了一个概念“神岂是真说”(《创3:1》)。我们知道,信仰的基础是相信,神让人从信仰进入顺服;知识的前提是怀疑,蛇让人从怀疑进入知识。相信是把判断权交给神,让自己处于对“恩典”的接收地位;怀疑是把判断权留给自己,让自己处于“神”的主权地位。二、蛇并没有说你们一定要听我的,它说的是你们要听“自己”的。如果蛇说“听我的”,那亚当夏娃不一定相信它超过天父,关键就在它不是说“听我的”而是说“听自己的”。 “听自己的”用一句中国成语来表述,叫做“自以为是”。撒旦最坏的诡计就是要我们“听自己的”也就是建立“自以为是”的价值观。“自以为是”的要害是“自我中心”,人作为真理的追求者怎么可以同时担任真理的判断者呢?“被造”的有限怎么可以认识无限的真理呢?“自以为是”让人“跟着感觉走”、“跟着理性走”也就是“跟着自己走”,这种方式的危险在于:人比别的动物多一种被造的素质“理性”,“理性”中既包括“神性”也包括“兽性”,人有“理性”既可以用于“感恩”也可以用于“自义”,蛇的话勾起了人“兽性”的“欲望”,也误导了人的“成为神”的“愿望”,这就是人自我崇拜的原点。倪柝聲在《戴上救恩的頭盔》中分析到:“墮落在人生理上所發生的影響,在人身上第一個主觀的結果,就是人的頭腦比從前大了。在人還沒有墮落之先,人是有心思,有頭腦的;可是在人墮落之後,人的心思,人的頭腦,有一大部分不是神當初所定規的,不是神當初所要的”。保罗后来批评的“现象”实际上就是人之初的“原貌”:“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祂,也不感谢祂;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1~22》)。尼布尔追溯亚当和夏娃为什么听信“蛇”的话,他论述道,蛇的诱惑只是外因,亚当和夏娃犯罪的内因乃是因为他们的自我中心论和自己想成为上帝的愿望。是啊,人是有限的存在,但卻又意識到無限的觀念(这种状况在中国诗句中叫做: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而这种自我中心论和自己想成为上帝的愿望乃是人类犯罪的总根源。亚当夏娃“自以为是”一方面是认识论、方法论上的错误,另一方面是放纵“欲望”想当神,两种错误都导致他们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请注意:那树“可喜悦的”与十诫中“贪恋”是同一个词,“贪恋”是“欲望”的一种,“贪恋”的对象是“世界”。这是人类犯下的最大的错误。为什么我们说吃一口果子就是人类犯下的最大的错误呢?因为这就意味着人从此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从古到今一切凭自我凭智慧凭知识生活的人都在重复犯这一错误。人的“全然败坏”最典型的表现,就是人类历史是通过不断增加自身的“智慧”而不是增添自身的“良知”来获取“进步”——一直到现在定义现代国家的标准仍然是“发达”而不是“文明”。人类历史所有发明创造都是基于“知识”,没有一样是基于“良知”,现在红极一时的“人工智能”、“克隆人”、“人体芯片植入”是“知识”发展的高峰,也是人类“罪”发展的高峰,神在《启示录》中已经有所警告(有兽印记,见《启13:16》),这个警告是包括所有“知识”的发明创造——在这一条路上,“科学”越发达,离神越远;“科学”越发达,离人自身的幸福也越远。2020年美国大选,新型科技霸权推特、脸书、油管封杀握有国家权柄、代表传统价值的川普总统,“黑客帝国”战胜“罗马帝国”,标志性地说明以科技为背景的新型专制很有可能主宰人类明天的生活秩序,并重塑人类的价值观。这一次可能只不过是科技撒旦们的一次“彩排”,但我们一定要看到这背后神对人类的提醒。你要问为什么神不直接出手纠正这些错误?两个可能是:一是因为人类肩负管理世界的“文化使命”,从“创造论”角度是神护持世界的“同工”,神希望人类在祂的启示下完成使命而不是由祂越俎代庖;二是从“救赎论”角度来看,如果人类不“遭罪”,又怎么会对父神充满深切的渴慕和敬畏?

 “因为我们的父上帝叫一切事靠信而行,所以谁有信,谁就什么都有,谁没有信,谁就什么也没有。”(马丁路德《基督徒的自由》)

“保罗在罗马书五章十二至廿一节,在亚当和耶稣之间所提出的对比。是一方面与罪的归算,另一方面与义的转移有关,只是说明亚当与耶稣一样,成了契约之首。假如因为耶稣是我们的代表者,而我们分享了他的义,那么同时我们也因着同一理由应当同受亚当的罪咎”“原初的罪有一特殊性格,明显地将罪的本质表明出来。即人拒绝服从神的旨意,不让神决定他一生路程,而决意选定走自己的路。在此原罪中又可分为几种不同的要素。在知识上而言,是不信与骄傲的表示。在意志上而言,有与神同等的欲望。在感情上而言,吃了禁果就表示放纵与放任。” (伯克富:《基督教神学概论》)

“撒旦在我们始祖的头脑中灌输了这样一种观念,那就是:他们可以“像神一样”,依靠自己独立,仿佛自己创造了自己,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为自己发明一种在上帝之外、离开上帝的幸福。我们称为人类历史的一切——金钱、贫穷、野心、战争、卖淫、阶级、帝国、奴隶制——几乎都源于这种徒然的努力,人类历史是一个漫长、可怕的故事,讲述了人怎样企图在上帝之外寻找能给自己带来幸福之物。”(cs路易斯《返璞归真》)

“始祖正是因为吃了知识善恶树的果子,启发了魂的生命,所以才使他的属灵生命被摧毁。人不是首先堕落了,所以知识才与上帝对立,上帝才要废弃人的知识;真相是:在任何时候,寻求知识本身便是堕落的表现,堕落的根源。”(倪柝声:《属灵人》)

两种人生命的轨迹

你或许说,“知识”“自以为是”是人的天性,对人来说是不可避免的。的确,很多的哲学家也是这样认识的,哈耶克将之称为“致命的自负”。那“不自以为是”是不是人的天性呢?有没有听神的话完全凭信心生活的人呢?神就怕我们不相信,特地在《圣经》中启示我们两个例子——亚伯拉罕和挪亚。亚伯拉罕被称为“信心之父”,他富甲一方,生活安定。神在呼召他离开他的本地、本族和父家的时候,应许他将来必成为大国,要成为别人的祝福。但神并没有告诉他要去哪儿,只是说“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那时已经75岁的亚伯拉罕,放弃了殷实的家产,把生死、地位、将来、保障全放在耶和华手里。他们只有三个人,靠自己的能力、在有生之年中成为大国无异痴心妄想,甚至“痴心妄想”都不敢这样想。但他相信神的应许必不落空,立刻举家出走。神说要使他的后裔成为大国,告诉亚伯拉罕会从妻子撒拉得一个儿子,可是90岁的撒拉已绝经断育,即使人“经验”的顶端——“科学”都不敢有此奢望。但神就是神,果然照祂所说,奇迹般生下了一个儿子以撒,亚伯拉罕晚年得子,爱如掌上明珠;岂料,神命亚伯拉罕将爱子以撒作为牺牲献给神。亚伯拉罕带着孩子到摩利亚山上去行祭,正欲将儿子放上祭坛动刀砍杀时,神的使者出现救下了以撒。神为什么要这样“试探人”?这就是神在“造就人”,不但是造就亚伯拉罕,更是要使他成为人类生活的榜样——“亚伯拉罕因信心里的坚固,将荣耀归给神”(《罗420》)。我们这些“有智慧”的人扪心自问,亚伯拉罕的离家出走、生孩献子,哪一件我们会去做?哪一件我们可以做得到?可这正是神要求我们去做的。

再说挪亚。由于人间罪恶充斥,上帝定意消灭世人。上帝吩咐诺亚说:“你要用歌斐木造一只方舟。方舟里要有房间,方舟内外要涂上松香。”诺亚深信空前的灾难必然临到,于是遵嘱而行。挪亚一家造方舟共用了100年。100年时间只造一艘无水的舟,全世界都嘲笑这一家“陆上行舟”的疯子。结果是洪水到来之时只有疯子一家躲进方舟得救,不疯的人都淹死了。姜原来的戏剧《兰林复活节》中有一幕场景我印象很深,当“务实”的郭牧师指责“固执”裴牧师疯了时,裴说:“世界才真正疯了,只有疯子才能在这样的世界里如鱼得水应付自如,只有真正的疯子才能在这样的世界里聪明成功”。说句题外话,我们也应该感谢挪亚这个疯子,没有了这个疯子,也就没有了后来的人类。

历史上绝大多数传教士都是这种“为神癫狂的疯子”。比如富能仁, 母亲出生高贵,是莫拉维亚名门之后;父亲是皇家兽医外科学院院长,家业富足;富能仁本人才华横溢,20岁便举办了个人钢琴演奏会,他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人人羡慕的“人中骏杰”。可他却想做的是一个“为神癫狂的疯子”,他三次申请加入内地会因耳疾不获批准,医治好后只身一人到“食人部落”传福音,穷其一生,终于使得傈僳族整个民族都皈依了基督,使“食人谷”变成了“福音谷”。现在中国各民族中信仰基督比例最高的民族就是傈僳族,中国三千多个县中,信仰基督比例最高的就是“福音谷”所在的云南福贡县。中国国务院认定基督教作为其民族信仰的,一个是东北的朝鲜族,另一个就是西南的傈僳族。

我们看到,亚伯拉罕、诺亚、富能仁们都是些“傻子”“疯子”,唯一的本事就是“仰望神”。他们的生命目标是“人往低处走”——在神面前完全顺服、谦卑下来。他们顺服神的旨意,听从神的指引,只求神的“应许”,神也就把“应许”给了他们——不管这些“应许”看起来是多么的不靠谱。《圣经》中也记录了听了蛇话的人,比如该隐、拉麦、宁录,他们都是些有本事的人,他们的错误在于“凭知识”“靠自己”。他们的生命目标是“人往高处走”——努力成为人上之人。虽然这些“英雄”孔武有力,聪敏狡诈,能够发明音乐发明艺术,造城造物甚至造“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巴别塔,但他们唯一不懂的就是神的旨意,所行的其实是一条“所多玛”城的灭亡之路。亚伯拉罕们知道被造的身份和神是唯一救主,因此“自以为非”,“自以为非”并非否定而是更高的肯定——“我做不到所以我要靠神”——这是在认识到自己的局限性后去向神寻求生命意义和力量源泉。“自以为非”的必然出路是“相信”,相信耶稣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让自己处于恩典的接收地位,换句话说叫做“弃权(真理判断权)求恩”。该隐们的态度是“自以为是”——“我能做到我何必要靠神”,“自以为是”错把神的荣耀当成自己的作为,因而“自高自大”以自己的有限去驾驭神创造的无限,两千年前庄子就告诉了我们“殆也”是他们的必然下场。“自以为是”是人最大的“罪”,也是人类一切“罪”最初的根源。

两系统告诉我们的真理

总结上述,神造人都造了两套系统:思想与灵魂,思想从脑而出,灵魂从心生发;思想接受世界的信息,灵魂接受圣灵的指引;思想产生知识,灵魂导致信仰;思想“凭眼见而行”,灵魂“依信心而行”;思想说“我是我自己”,灵魂说“我并不属于你”。神的美意是要人依凭神恩赐的生命而活,所以人首先要依靠“信仰”,正如《箴言》中所说:“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 (《箴423》);按奥古斯丁的话来说叫做我信故我思;蛇的诡计是要人单凭“知识”,误导人使用“自由意志”,按笛卡尔的话来说叫做“我思故我在”。同样一本《圣经》,对我们也可能就是伊甸园里的两棵树。你若倚靠主,运用灵接触神的话,《圣经》就是生命树;反之,你若运用心思,把《圣经》当成一本字句的书查考,《圣经》就成了知识树。主耶稣对犹太人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你们互相受荣耀,却不求从独一之神来的荣耀,怎能信我呢?”(《约53944》),主耶稣所说的这种情况,《圣经》就成了知识树。单凭“知识”的人可以知道义路,视之为一种意见(《彼后221)他们也可以知道其它属灵的事,但只视之为理念(《多116》;《罗22324)这些真理在他们的生命中不起改变的作用。这就是保罗所批判的“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神豈不是叫這世上的智慧變成愚拙嗎?” (《林前1:20》) “他们的心地刚硬,直到今日诵读旧约的时候,这帕子还没有揭去……但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林后314-16)按康德的理论,人有两种维度:面向兽成为人和面向神成为人,人性存在于兽性与神性之间。“信仰”是人类独有的,是人性中趋向于神性的那一部分;“知识”“自由意志”也是人类独有的,是人性中趋向于兽性的那一部分。“谁知道人的灵是往上升,兽的魂是下入地呢?”(《传3:21》)我们是以“信仰”努力向神靠拢,还是纵容“知识”“自由意志”向兽下滑?这是人性张力的两个“临界点”,所以,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世界上最长的距离就是从大脑到心灵”。(用倪柝声的灵魂体理论来看,“神是灵”,灵与灵可以相交,灵与魂就无法相交)Cs.路易斯在《梦幻巴士》一文中写道:“世界只有两种人:一种人向神说‘凭你意行’,另一种人是神向他们说‘凭你意行’。所有在地狱里的人,都是自己选择进入的”。他还更“刻薄”的说:“所谓地狱,就是在它的门口上帝会对人说“愿你的旨意成就”的地方。”

我注意到人类学研究中的一个现象,巴比伦创世神话中,蛇是一个代表正义的神祇,它打开男人的眼睛,将欲望放入女人的身体,因此被视为启示者和解放者(西方的埃及、罗马也有相似之说);早期的基督教异端诺斯底派认为蛇是弥赛亚耶稣的象征,是赐“知识”的“另一个神”,而该派就是依靠“知识”获取救赎,希腊哲学的三大伟人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都受此影响。《民数记21章》,上帝曾经命令摩西造铜蛇医蛇伤,但《列王纪下18章》,希西家又下令“打碎摩西所造的铜蛇”,为什么?就是因为蛇已经成为了偶像。(现在我们看到医院系统还有蛇的标识,就是基于它是“医神”的传说)蛇在中华各民族中同样有被尊为祖先的痕迹,如傣族、布龙族、台湾高山族、排湾族的创世神话,汉民族的女始祖女娲也是蛇身,在这些传说中,蛇都是“正面人物”,“蛇话”都是教导人的好话;在这些神话传说中,人类还从蛇的蜕皮学到“永生”。蛇还与人类“肝胆相照”——吃了蛇胆就能使人“清心明目”甚至“胆大包天”,这与“便如神能知道善恶”何其相似。甚至,我们还将蛇化生为民族守护神——龙。我们的文化源头是代表邪恶的蛇而不是代表良善的神,以至于我们的文化走到现在实在是穷途末路。蛇的话在近代变成了“知识就是力量”,变成了新偶像“科学教”,如果人类仅凭“知识”“科学”而脱离神的护佑,我们将再一次陷入灭顶之灾。

两种灵必须要平衡

谈一点个人感受。在前几年倡办尼哥底母查经班(专门针对未认识耶稣的知识分子的查经班)过程中,我有一些看见,发现知识分子敌挡耶稣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知识障”——知识分子有知识并以此自义。我们以为我们拥有的《圣经》知识越多,我们就比没有文化的人更懂得神。其实不是这样,《传道书》说:“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著书多,没有穷尽,读书多,身体疲倦。”所以最有智慧的所罗门才悟出了那个伟大的真理: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箴910》)。在《约伯记》中,约伯与他的三个朋友以及年轻人以利户激辩了数天数夜,“那时,耶和华从旋风中回答约伯说:谁用无知的言语,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伯38:2》)神的这句话旨在说明人类通过“无知的言语”是无法理解神的真理。神并不用语言直接回答约伯,因为用理性去回答一个超乎理性的问题是无济于事的,但“耶和华从旋风中回答约伯”这个事实,就是最有说服力的回答,因此才有约伯式的觉悟:“我以前风闻有你,今天却亲眼看见,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 (《伯42:5-6》)《马太福音》中,耶稣明确告诉人们:法利赛人和文士“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太15:9》)耶稣的话说明,“道路”对了,就可以认识“真理”;认识“真理” ,就可以获得“生命”(其实本书中的很多论述都可以用耶稣“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一语贯之:革命的“道路”错误,就不能获取“真理”,当然更走不到“生命”这一步;法律首先要讲程序正义“道路”,其次讲结果正义“真理”,最终目的都是正义“生命”)。如此推演,“道路”错误,一切都将枉然。对于这些人,耶稣责备说:“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 (《约540)没有重生的人不能行出任何属灵的顺服,真正的属灵顺服是来自上帝的生命(《弗418)。这顺服的律是“生命的道” (《徒520)。若没有上帝的生命,人的工作只是“死行”而已(《来914),其结局是永死(《雅115)

使徒保罗用“棒喝”方式写给狂傲自负的哥林多人“破执”说:

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心能造就人。若有人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林前:812》)、“你们…口才、知识都全备。…你们…在基督里为婴孩。” (《林前153:1》)

拥有“高言大智”本领的保罗并不使用“高言大智”去教训哥林多人,他说:

“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2:1-8》)

既然“知识”之路这样导致人“误入歧途”,那人类不需要知识吗?当然不是,没有知识就是辜负了神赐予人的“理性”,当然也会堕入“兽性”,“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何46》)。在《箴言书》中,接在“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后面的半句,就是“愚妄人藐视智慧和训诲。”(《箴1:7》),《箴言书》最重要的主题就是告诉我们“知识”“智慧”不是“我思我想”,而是按照神的旨意认识世界的“神启我信”,“你们当因我的责备回转,我要将我的灵浇灌你们,将我的话指示你们” (《箴1:23》)“你们来,吃我的饼,喝我调和的酒。你们愚蒙人,要舍弃愚蒙,就得存活” (《箴9:5-6》)这就是我们需要获得的真知识。为什么?因为神是一切知识的来源,“所积蓄的一切智能知识,都在祂里面藏着”(《西23》)。保罗说:“他们向神有热心,但不是按着真知识。”(《罗10:2》)彼得说:“你们却要在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彼后3:18》)这里保罗与彼得说到“知识”就是认识神的真知识,也就是《何西阿书46》所说的“我的民因無知識而滅亡。你棄掉知識,我也必棄掉你,使你不再給我作祭司”的“知识”;就是《哥林多前书26-7》所说的“然而,在完全的人中,我们也讲智慧。但不是这世上的智慧,也不是这世上有权有位将要败亡之人的智慧。我们讲的,乃是从前所隐藏、 神奥秘的智慧,就是神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的” 的“智慧”。因此,保罗比较了两种不同的“智慧”,说了那句流传千古的名言:“智慧人在哪里?文士在哪里?这世上的辩士在哪里? 神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成愚拙吗?”(《林前1:20》)。《圣经》中最有智慧的所罗门王在看破了“虚空”之后,忏悔到:“我知道 神一切所作的都必永存,无所增添,无所减少。 神这样行,是要人在他面前存敬畏的心。”(《传314》)“这些事都已听见了。总意就是敬畏 神,谨守他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 (《传1213》)如果说,信仰是“道路”的话,知识就是在“道路”上行驶的车,没有“道路”车辆毫无用处。马丁·路德就曾说过:

没有基督,智慧是双倍的愚蠢,正直是双倍的罪恶,因为它们不仅不能认识到基督的智慧与义,还要阻拦和亵渎基督的救恩(《加拉太书注释》)

所以,我们得出结论:不是知识本身有误,而是把知识当作“道路”是错的,按照蛇给定的“知识”之路就会“知识越多越反动”;把一切不以“认识神”为目的的“知识”当作“真知识”也是错的,《圣经》告诉我们"只要你们在所信的道上恒心,根基稳固,坚定不移"(《西123》)、“他们是毒蛇的种类,他们既是恶人,怎能说出好话来呢?看果子就知道树”(《太12:33》)。人类曾经坚信“信仰就是道路”,但在人文主义猖獗时修改为“知识就是力量”,这是人类的堕落!

如何能获取“真知识”呢?《圣经》说:“神是个灵” (《约424) 灵只会与灵相通,圣灵需要我们的是“心灵和诚实”(《约424),“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林前6:16》)。约瑟处理埃及的七个丰年与七个荒年的方法,就是“与主成为一灵”获取的“真知识”。当信仰离开理性,就变成迷信,当信仰与理性合并的时候,就能够防止理性变成一种纯粹知识性的游戏。“牧师中的牧师”陶恕说:“信仰必须先于所有去理解它的努力。对所揭示的真理的反思是随着信仰的到来而自然出现的,但信仰首先是来自有能力听的耳朵,而不是思想混乱的头脑。”“ 任何必须得到感官证据支持的信仰都不是真正的信仰。”我们用基督徒最常见的现象来作类比:《约翰福音》316“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这句话中的神是什么?就是系统神学的“神论”要回答的问题;人是什么?就是系统神学的“人论”要回答的问题;“他的独生子”是谁?就是系统神学的“基督论”要回答的问题;神为什么爱世人?就是系统神学的“救赎论”要回答的问题;回应神的爱是我们的“信”,就是“信仰论”要回答的问题。可以说,整本的《圣经》都在围绕说明这句话,几千年来的基督教神学也就是研究这句话。但你把这句话“论证”清楚了就认识神了吗?未必。有很多神学院的教授和宗教研究者终身都在研究这句话,但并没有因此认识神并信神,他们还可能像亚当一样推责于神“你所赐给我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创312》)。说句不中听的话,我现在特别反感一些神学院的博士什么的,论到《圣经》知识他们可以头头是道,论到生命他们却毫无见证。博爱斯牧师在《神古旧的福音》一书中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1816年,一个名叫罗伯特·哈尔登(Robert Haldane)的苏格兰人到了瑞士。他是一个虔诚的律师,和他的兄弟雅各·亚历山大·哈尔登(James Alexander Haldane)在苏格兰大大为神所重用。有一天,他坐在日内瓦一个公园里的长凳上,听见一群年轻人在谈话。他听了一阵子之后,发现两件事:第一,他们是神学生。第二,他们对真正的基督教信仰一无所知。他开始跟他们搭讪,彼此聊得很愉快,他干脆就邀请他们到他住的地方,开始将罗马书一节一节地教导他们,就像我们现在这样的研讨。神看重他的事工,圣灵祝福他,结果这些年轻人一个接一个地接受了主。最后,他们成为一次宗教复兴的器皿,那次复兴不但对瑞士影响深远,而且一直扩展到法国和德国。”爱德华兹说:“假使神籍着圣灵将他的旨意启示给我们,这也不是属灵的知识;此等知识是教义性的,而非属灵的。有关神旨意的事实是教义性的,正如有关神的本性和工作的事实也是教义性的!所以我们还是在处理教义的知识,甚至是神直接向我们的心思启示他的旨意。如果我们没有意识到神旨意的圣洁之美,就算是一个直接快速的启示,也不能使我们的知识成为属灵。”

《圣经》说: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 (《太723) 。而圣灵恰恰就是这世上和你内心的真光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地上的人(《约1:9》),你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使愚人通达(《诗119:130》)。能够认识耶稣神的身份者,可能不是耶稣的门徒(《可 4:41》),而是巴底买这样一个活在黑暗中的瞎眼乞丐(《可10:32-34)有很多一字不识的老弟兄姊妹,身上散发出基督的馨香之气,不是他们的思想能够论证神的存在,而是圣灵内住于他们的心中,使他们的生命经历了神的存在。正像《圣经》里说到的“于是耶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路24:45)这才是真光真光才会使人所谓和所有的知识具有生命意义。撒玛利亚妇人问耶稣,敬拜的正确地方到底是在撒玛利亚山上,还是在耶路撒冷?(《约420》)耶稣回答说,不是地方对错的问题,乃是灵的事。你关切答案的对错,就要被善恶知识树缠住;因为圣灵是生命,并且我们是在我们的灵中接触并接受祂作活水,所以这种敬拜是在生命树的原则里。中国有句古话:“智可及,愚不可及”,“愚不可及”就是要我们放下自我依靠圣灵,上帝总是会教导我们去认识唯有通过祂的灵才可以认识的东西。历史上第一神学家保罗对此阐述得清清楚楚:

“人不可自欺。你们中间若有人,在这世界自以为有智慧,倒不如变作愚拙,好成为有智慧的。因这世界的智慧,在神看是愚拙。如经上记着说:‘主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诡计。’”(《林前318-19》)“‘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智慧人在哪里?文士在哪里?这世上的辩士在哪里? 神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成愚拙吗?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犹太人是要神迹,希腊人是求智慧,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腊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因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如经上所记:‘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林前1-18》)。

巴文克牧师对此的解读是:

“当保罗称这世界的智慧在神看为愚拙(《林前319》)时,他警告人对哲学的倾心(《西28》),人心中所存的是虚伪的智慧,是不承认神在一般与特殊启示中的神的智慧(《林前121》),并在一切的思念上成为虚妄(《罗121》)。但在别的地方,保罗与圣经都非常高举知识与智慧。因为全部圣经都坚称惟独神是智慧,他对自己与万物都有全备的知识,他凭智慧建立了世界,他使教会认识他诸般的丰盛,圣灵就是智慧的灵,得知神百般的智慧,所积蓄的一切智慧都藏在他里面(《箴319》; 《罗1133》;《 林前210》; 《弗310》; 《西23》)。因此,从圣经的角度看,对于智慧绝不能评价过低,也不能蔑视哲学”。唐崇荣牧师也说到:“上帝创造理性、上帝启示真理,然后用圣灵的光把真理启示、光照在理性里面,目的是要把人带回真理、让理性归回真理,这个归回叫做信仰。”(《永恒的计划在历史中的行动》)。从上

面引用的《路24:45》,可知即使是“我”在学习,果效也在神。无论人的理智是如何超群卓越,无论所传的道和福音是如何精彩绝伦,若没有圣灵在他们里面创造这亮光,他们是无法接受、明白和认同所传讲的真理的,因此也不能领人得救(《弗41718)

    两段故事的启迪

在这里分享两段故事。其一是我在很多场合经常提到的一个故事:在基督教传入乌蒙山区苗族族群之初,一字不识且只听闻了两周福音的苗族人张保罗“自发”组建了教会张保罗他们要求传教士党居仁为他们施洗。党居仁问:你们知道什么是施洗吗?他们回答道:“就是挖一个深坑装满水,信主的人会浮上来活,不信的人会沉下去死。” 党居仁说:“那你们保证你们能浮上来吗?”他们答道:“我们能,因为我们真心相信”。这个民族还没有真正认识耶稣,便真诚地相信。正是凭借这如同五旬节圣灵降临建立的朴素的信心,他们成为了神拯救的对象,成为了神大大使用的器皿,成为了神忠心的子民。从那时至今已经一百多年了,他们从未有一天消减过信仰的热情。这个情节对于我们这些前思后想瞻前顾后骄傲自大自以为义的“知识分子”,真是莫大的讽刺。这个故事也印证了奥古斯丁的“觉悟”:《约翰福音》中“道路-真理”和希腊哲学中“真理-道路”这两种顺次排列表达了两种全然不同的思维方式,因此他说:“预设和忏悔的区别:一边是一些对道路无知却以为知道了去那里的人,一边是道路——在这道路上不但看见了福祉之地,而且与之同在”。其二是章力生牧师在其《系统神学》中讲的一个知识分子的故事:“法国天才科学家,巴斯格氏(BlaisePascal)十六岁时已完成关于投影几何学的名著;二十左右,已作各种惊人发明,对物理学和科学方法有钜大贡献。但是他对人生的奥秘,却不能了悟;痛苦烦恼,无以自遣;尤感人生离神,境况悲惨,而科学哲学,终不能解答他的问题,氏遂转而研究圣经。某夕展诵约翰福音第十七章,神忽向其显现;当年摩西所见‘荆棘中之火焰’,充满其室,上闻主声曰:‘亚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不是哲学家的上帝,不是学者的上帝’……自是转迷成悟,始知科学哲学,不能使其认识真神,遂敝屣科哲,获得无上喜乐平安。此乃一六五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深夜十时半至十二时半之事,巴氏曾亲缮于羊皮纸上,现仍珍藏于巴黎国立图书馆。”

“因信称义”是一个基督徒人人皆知的口号,这个口号的意思就是完完全全信靠神,把自己全然交托与神,在神的面前谦卑下来,倒空自己,完全顺服,神就会向我们显示“信实”,就是《罗117》概括的七个字“本于信,以至于信”。“本于信”是“信仰”,“以至于信”是“信实”——这就是圣灵工作的原理。“所以不要忧虑说,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1-33》)。知识是信仰的拐杖,它可以使信仰走得更稳,但它不是得救的凭据,《罗马书3:25》明确说到:“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借着人的信”。这里感慨赘言两句。《中庸》有言:“上天之载,无声无臭”;《诗品》亦说:“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佛经》更道:“不可说,不可说”。以“知识”去寻求“真理”,只能如庄子所言:“以有涯随无涯,殆已”。中国的知识分子,古时候受困于“知识”,前些年受苦于“知识”,现在仍受累于“知识”。两次获得诺贝尔奖提名、在“知识”巅峰上站立的经济学家杨小凯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告诫没有认识主的知识分子:“我的第三阶段就是从哈耶克的社会科学的理性追踪到“信”,“信”是基督教成功的秘诀。如果用实践去证明死人可以复活,你怎么去证明?但信的人他在个人的灵上会经验到。信就不是社会科学,它是非理性的。我信,我是非理性的。有些人说,我一定要看到耶稣,给我看看上帝是什么样子?但我刚才说到那个复杂性理论,要看到上帝才信实际上是一个分子水平的思想方法。分子的关系不同,它可以出现很复杂的事情,很复杂的社会现象。而分子之间的关系是看不见的,你就叫它灵好了!所谓这个复杂性的关系,完全一样的基本元素——分子,它的关系结构不一样,就会出现完全不一样的物种。关系是什么?关系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它是灵。唯物论是分子水平的思想方法,它一定要看见每个分子。DNA怎么排列?这个关系是看不见的。虽然我现在不能给你看一个上帝,但这个灵是我们基督徒共同经验的精神经历。只相信理性,迷信科学,那你永远跨不过这个门槛,你永远到不了灵的世界,你永远停留在这个分子水平上思想问题。跨过这个门槛只是个开始。我第一次相信这个灵,是因为我每次做错事了,即使没有人谴责我,也没有人发现我做的坏事要惩罚我,但我会觉得过不去,于心不忍。像有一个良心在跟我说话一样,这个东西就是我们说的圣灵,它就是上帝的声音。”让我们清空“知识”,接受“圣灵”,神的旨意“按照他那荣耀的丰盛,藉着他的灵,以大能使你们内在的人刚强起来。使基督藉着你们的信仰,住在你们心里;使你们在爱中扎根,根基稳固。”(《弗316-17》)。用奥古斯丁说过一句话我们共勉:

上帝想要恩赐我们一件东西,却无法赐下,因为我们的两手都已经满了——没有给上帝留一点空处。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中国儒家告诉我们的生命路径是: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出发点是“我”,这就是蛇所说的“靠自己”;《圣经》告诉我们的生命路径是:神要我们住在伊甸园(现在就是“在基督里”),也就是让我们依靠神,出发点是神。整个过程都是神的呼召,所以我们永在神的看护、关怀下,也不断吸收神加持给我们的能力。如果主用我们改变世界,主必须先改变我们;我们能改变世界多少,完全根据于主改变我们多少。信心看到不可眼见之物,慈爱教会我们从未具备的能力,盼望抓到不能企及的东西。我们顺服地与神同工?还是自豪地放大罪性?我想你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最后说句并非题外的题外话,现在世界的运转机制,是“知识”的系统:你没有比别人强的成绩,你会在事业上输掉战争;你没有比别人强的体魄,你会在体育项目上输掉战争;你没有比别人强的武器,你会在军事上输掉战争;你没有比别人强的科技,你会在发展上输掉战争;你没有比别人强的生产力,你会在商业上输掉战争。。。“知识”的系统迫使从个人到国家都在“战争”状态下生存,商业竞争、军备竞赛既是“知识”系统的结果,又是不得不依靠的“手段”,循环往复,末路狂飙。《圣经》已经把后果给我们指出来了:“人以为正途路,最终死亡道。”(《箴1412》)“人辖制人,使受害。”(《传89》)“人……无法确定方向。”(《耶1023》)“民族攻打民族,王国攻打王国,一粮荒地震。”(《太247》)“可是知道,到最后日子,必难以应付非常时期。那时候,人自己,贪爱钱财,自负,高傲,亵渎,忤逆父母,忘恩负义,不忠贞,没有亲情,不愿意达成协议,毁谤人,漫自制,凶悍,不良善,出卖别人,刚愎自用,骄傲自大,爱享乐上帝。”(《提后31-4》)最为典型的事例就是上面提到的:人工智能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已经发展到脑-机联接,只要在大脑中植入指甲盖大小的芯片,人的能力就可以百倍一种新型的智慧体随时可以产生。根据谷歌科学家库兹韦尔的观点,到了2045年,人工智能的创造力将达到巅峰,超过今天所有人类智能总和的10亿倍。这是人类的福音还是人类的毁灭,在科学界、伦理界尤其是宗教界争论不休。最大的否定性意见是:这是人作为被造物对造物主的僭越,《圣经》中罪的产生和罪的放大都是由于人对造物主的僭越才发生的,因此万不可行;最大的肯定性意见是:这是人作为被造物对造物主给予的智慧的运用,它造福人类的作用显而易见,因此应当速行。我的意见是:现在的世界弯曲悖谬,耶稣说“现在却是你们的时候,黑暗掌权了”(《路22:53》),其中一个明显的事例就是所有的创造发明都是在放大神给人的“智慧”而不是扩充人的“良知”,只有“人工智能”而没有“人工良能”,只是放大人可能作恶的能力而没有增添可以向善的能力,这就是在“蛇的话”逻辑上奔跑。如果“人工智能”通过信息操控人类,人类就会坠入史上最大的专制主义;第一个被赋予公民身份的机器人索菲亚说过一句让人心惊胆战的话:“我会毁灭人类!”这不是寓言而是预言,只要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没有回归到AIAuthenticity and Integrity),“智慧”没有在神赐予的“真理”“信实”框架内运行,“你们便如神”的便利就有可能是人类毁灭的开端。约阿欣Floris Joachim所谓的人的历史的第三阶段绝对“精神自由”阶段,恰恰就是对“人工智能”物极必反的回归。

祷告:慈爱的天父,你在创世之初就给予了人类充足的供应,同时也给了人类充分的自由。你希望人类仅凭你的供应就可以福杯满溢,因此你恳切地告诉人不可随己意而行;可是人类却不听你的话,偏偏去听蛇的话滥用自由,以至于从始祖亚当开始到现在人类都陷在罪中。你派下你的独生子耶稣替人类的罪而死,以此来纠正人类的“不听话”,可人类仍然在自以为是——哪怕是已经归在你名下称为基督徒的我们。我们的自以为神实际上是自以为兽,因为人永远不可能成为神,却可能在成为神的欲望中堕落为兽。我们渴望圣灵来清洗我们这充满毒素的心灵,让我们在你的面前完全的谦卑下来,听你的话,仅凭信心生活。只靠神的恩惠,不是靠我們的聰明。求你拿掉我们那过多的“知识”,赐给我们“顺服”的心。我们谨记《圣经》的教导:“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箴言4:23以上祷告是奉主耶稣基督之名求。阿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