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牙

 (这是原来的一篇文章,没有见过世面的)

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旦的差役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自高——(《林后12:7》)

 

门牙终于掉了,不知不觉,了无踪影。这一颗门牙,上演了我人生的三幕戏,不写点文字纪念它,都对不住“没齿不忘”这一个成语。

第一幕:淘金年代

早先,我曾经历过一段淘金年代——那是真正的淘金——创办望谟大关金矿。一次,我们运送两顿氰化钠回矿山。路上,驾驶员迷路,把车开到一个不见车影也不见人影的小路上,并且抛锚,我们真正体会到什么叫“祸不单行”。驾驶员是一个十几岁的小伙子,修理了一会,说,没有办法,管方向的拉杆断了,然后就毫无责任地呼呼大睡。我一想,氰化钠是严格管控的剧毒物品,一克就足以毒死十个人。天黑了歹徒来抢去,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从来没有摸过汽车的我只能自己琢磨如何去修车(那时没有手机)。我研究拉杆的原理,找来一根电线把它捆绑起来,居然,就可以勉勉强强蹭到了一个有汽车修理的地方。不过,我在捆绑电线过程中,用牙咬电线而把靠右的门牙咬断了半截,虽然付出了“牙的教训”,但好歹避免了一次可能发生的重大事故。事后,父亲的牢友、易经大师陈子衡先生见我半齿状,嘱我一定补上。我说,漏点气不碍事。他曰:非也,漏的是财。果不,当时的政策不开放,成品金只能卖给银行,银行的收购价48/克,而市场价248/克。我们只得到零头。加之进口氰化钠从几千元/顿涨到两万多元/顿。国产的氰化钠倒是只有8000/顿,可是牛喝了我们的氰化钠水,都能安然无恙地摔着尾巴回家。于是,我们破产了。

第二幕:蹉跎岁月

中年,回贵阳干出版,风生水起。那时人生没有方向,几位同学便聚在我的公司“每周一锅”。与我这个编外草民不同的是,这几位都是厅局级干部;与我这个编外草民相同的是,他们的人生也没有方向。我们就在麻将桌上蹉跎生命,玩物丧志,麻木不仁。是耶稣救了我,在活石教会牧师与弟兄姊妹的帮助下,我认识了耶稣,获得了新的生命。这时,有了一个麻烦:这几位厅局级麻友相继退休,处在从掌权到无权的最大“不应期”;我虽然再无意于麻将,但不愿人家闲话“看人家无权就离开”,同时也想帮助他们渡过人生低谷,便继续我们的这“一锅”。一日,我赢了2860元(是我人生中赢得最多的一次)。局后用餐,我那颗靠右的半边门牙终于掉了下来。次日到牙科镶牙,价格也正好2860元。那时我灵命尚浅,并不认为这其中有什么因果关系。后来一想,我照我的“老我”沉溺“今生”的生活,没有按神的旨意走进新的生命,神便用这颗牙再来教训我,警醒我,或未可知?

第三幕:恩典人生

晚岁,我以为我已经是一名名副其实的“基督徒”了。但其实,我常常夸口自己的“功绩”,而不是数算神的恩典,“今生的骄傲”须臾未去但又不能自觉。我感觉到我的身上有两种绝不相同的状态:有时“笨口拙舌”,那恰好是听得进神的话之时;有时“伶牙俐齿”,那正是“自以为义”猖獗之时。因为活石教案,我“乘桴浮于海”,新加坡就成了我的第二座“逃城”。上礼拜日,房东的弟兄姊妹带我去他们教会敬拜,遇一美国回来的黄姓弟兄(曾参与新加坡议员竞选),我们聊天聊出了火气,双方都以“知识”夸口贬损对方,终致不欢而散。分手后,我有一小段时间为自己的“伶牙俐齿”沾沾自喜,忽然意识到这恰是“老我”未能治死,保罗说: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神常‘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林前一27,)保罗那样大的神学家,都并不夸耀自己的知识,懂得在神面前谦卑,“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因为他心里有神啊。爱德华兹说:“虚假的属灵经验有一个趋向,就是造成骄傲,这是撒但特别的罪”。神就只派一个老黄来,我的“老我”就暴露无遗。谦卑二字,说说容易,要行出来真的“由不得我”。保罗又说过: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心能造就人。若有人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林前:812》)。羞愧啊羞愧,我记下这次“胜利”的“失败”,对志达(男主人)说:下个主日我要去当面感谢黄弟兄,同时向他道歉。但今天见了黄弟兄,我们虽然握手言欢,但道歉的话就是开不了口。晚餐后,我发现那颗多次肇事的2860元假门牙不见了,什么时候掉的,掉在什么地方完全不知道。我想,这又是神在管教我了:拿掉你的门牙,你就会时刻警惕“伶牙俐齿”的危险。保罗平生都为他的“肉中之刺”苦恼,我决心从此就做一个“无齿之徒”,好时刻提醒自己谨记神的教导。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