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救赎超越宗教——《约翰福音》系列讲章12

 读经:這事以後,到了猶太人的一個節期;耶穌就上耶路撒冷去。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門有一個池子,希伯來話叫作畢士大,旁邊有五個廊子。裏面躺著瞎眼的、瘸腿的、血氣枯乾的,許多病人(有古卷在此有等候水動)。「(因為有天使按時下池子攪動那水,水動之後,誰先下去,無論害甚麼病就痊愈了。) 在那裏有一個人,病了三十八年。耶穌看見他躺著,知道他病了許久,就問他說:『你要痊愈麼?』病人回答說:『先生,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裏;我正去的時候,就有別人比我先下去。』耶穌對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走罷。』那人立刻痊愈,就拿起褥子來走了。那天是安息日,所以猶太人對那醫好的人說:『今天是安息日,你拿褥子是不可的。』他卻回答說:『那使我痊愈的,對我說:“拿你的褥子走罷。”』他們問他說:『對你說拿褥子走的,是甚麼人?』那醫好的人不知道是誰;因為那裏的人多,耶穌已經躲開了。後來耶穌在殿裏遇見他,對他說:『你已經痊愈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那人就去告訴猶太人,使他痊愈的是耶穌。所以猶太人逼迫耶穌,因為祂在安息日作了這事。《约5:1-16

     今天继续我们的《约翰福音》系列讲章,我们来到了第五章。第五章一开始这段经文记述了一个我们耳熟能详的故事,说的是耶稣在耶路撒冷圣殿医治了一位瘫痪38年的病人。这段经文有非常丰富的内涵,可以解读出若干的真理。今天,我们只集中在其中一点上:是基督施行救赎,而不是宗教施行救赎;从我们个人的角度来说,就是靠基督得救恩,而不是靠宗教得救恩。

1、宗教并无医治的功效  宗教具有医治病痛的作用,这种情形在所有宗教中都有记载。比如拜药师佛、送子观音,画符治病、跳神赶鬼等。在归主之前,我曾经与儒释道人士和气功高人长期来往,见识了若干医治的现场;而且我是抱着“以身试法”的心情去探究,我的结论是:这些“医治”绝大多数是魔术和心理暗示。宗教医治在犹太人的宗教中也是常见的现象,就以本段经文为例,畢士大是一个水池的名字,原文是亚兰文,后音译为希腊语。近年来圣经考古,发现它建于希律王朝时期,在耶路撒冷聖殿东北面,池長十丈寬一丈,深約二丈。《圣经》中,畢士大仅仅在这里出现一次,其它地方并无记载。我们注意到《約54》有一个小字的说明: 因為有天使按時下池子攪動那水,水動之後,誰先下去,無論害什麼病,就痊癒了。這一節在有些古卷中有,有些古卷中没有,因此可能為後世抄經者所添補進去的。但究竟是否真有天使按時下來攪動池水(从描写来看有可能是一处间歇泉),病人下去就得痊癒,《圣经》并未说明;因此,也有解经家认为天使按時下池攪動那水表徵遵守律法,行律法的義,也有一定道理。即使没有文字记载,当时的猶太人还是相信這水能有潔淨病人的功效,这就是本段经文描述的“旁邊有五個廊子。裏面躺著瞎眼的、瘸腿的、血氣枯乾的,許多病人”的原因。可是我们看到,这一個瘫子病了三十八年,還躺在那裏,从事实上已经证明宗教律法并沒有給人医治的能力。

      是否所有宗教都不具备医治功能?我刚才说的是“这些“医治”绝大多数是魔术和心理暗示”,绝大多数就不是全部。如果全部宗教都不具备医治功能,那宗教存在的可能性就很小了。我刚才说我曾经多次“以身试法”,就有许多“未解之谜”。我们知道,疾病有生理性的,生理性最难医治的是基因性造成的疾病,但基因性疾病也可以通过基因置换来医治;而相对生理性疾病,还有一种疾病的成因是罪因性的。比如贪吃会得三高,贪色会得艾滋,你就很难把它归类到生理性下面;它具有社会性的一面,但也很难把它归类到社会性下面,而用“罪因性”来描述更加合适。雖然有許多病與罪並無關係,最典型如约伯身上的疮。但这里出现的瘫子显然是罪因性的,这我们可以从耶稣對他的說话中看出来:“你已經痊癒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14節)。這就證明他的病和罪有密切關係,他的病是從他的罪來的。宗教可能可以医治生理性的疾病,但对罪因性的疾病则束手无策,因为宗教律法不能消除罪,只有耶稣可以治住罪。瘫子病了三十八年的事实,说明宗教没有医治功能,而耶稣一句话就使得他痊愈。

      本段经文内涵的真理并没有停止在医病,而是由宗教不能给人肉身生命的医治,延伸到律法不能给人灵命的永生。救恩的道理和律法的道理都是圣经中最根本的要道,是每一个基督徒所必须明白的。首先应当明确,我们基督徒是靠恩得救,而不是靠律法得救的。靠律法得救是不可能的,因律法只能使人知罪(林後三6),却不能赦免人的罪(來七1819),况且我们自己也没有力量遵守律法(羅八3)。因此没有任何一个人能靠自己遵守上帝律法而得救。猶太人不領會律法的精意是指向基督,没有将道成肉身的耶稣与《申命记》中神的预表联系起来——“我必在他們弟兄中間,給他們興起一位先知像你,我要將當說的話傳給他,他要將我一切所吩咐的,傳給他們。誰不聽他奉我名所說的話,我必討誰的罪”(申十八1819)。他们还在死守宗教的權柄和宗教的律法,这让我们想起教会中一些普遍的现象,我们也口口声声主啊主啊,但是却不知道怎样去信靠他。我们的一些牧者和神学院教授强调要大家学神学,却不强调要大家要学神;强调学习亚兰文、希腊文和拉丁文,却不强调学习上下文;强调敬拜的形式感要让神喜悦,却不强调在生命中经历神。强调按计划读经,却不强调在日常中摸着神。比如名牧陈佐人就认为神学要价值中立,要一辈子专在《圣经》里两耳不闻窗外事,这样只会把《圣经》变成死学问而不能给人活生命,只会把《圣经》变成知识系统而不是生命系统。在本章的后面耶稣说到:“你們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裏來得生命” (約五39~40)。这就告诉我们:耶稣的医治救赎在于要重生认罪悔改,将生命交托于神,而不是你懂得多少《圣经》的知识和宗教的规矩。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都熟悉於舊約的聖經,他們會坐在摩西的位上講道,吩咐人(參照太二十三2),但他們缺少渴慕神,尋求神的心,聖經的話對他們而言,是死的字句,是殺死人的武器。我们无法想象一个人只能成为学问家才能成为使徒,因为我们知道大量的使徒并不具有高深的学问。基督徒绝不是靠行律法称义,我们称义惟独靠上帝的恩典,基督宝血的救赎。我们之所以能够来到基督的面前,完全是因着他自己白白的恩典。

2、怎样对待罪因性的疾病? 耶稣对这个瘫子一共只说了两句话,请注意耶稣的第一句问话:你要痊癒嗎?首先,耶稣知道他心存盼望,如果说信心是医治的前提,那么盼望就是信心的前提。耶稣的这句话却带着极大的挑战性:你已经病了三十八年了,现在你还敢不敢追求痊愈?你相信自己还能痊愈吗?你相信我能够使你痊愈吗?主耶稣要藉着这句话来重建他的信心,因为信心是人领受神恩典的必备条件。《圣经》说:“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来116)耶稣好几次行神迹医治一些人的时候会说:“你的信救了你了”,或者说:“照着你的信心给你成全吧!”这足以让我们看到神施恩典往往与人的信心有密切的关系。一个完全不信神,或者怀疑神的人不可能从这那里得到什么,正如《圣经》说:“那疑惑的人就像海中的波浪,被风吹动翻腾,这样的人不要想从主那里得什么。”(雅16-7)所以耶稣首先要建立他里面的信心。盼望很重要,但是如果人有了盼望,而这个盼望却是建立在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空想基础上,那么这种盼望比没有盼望更可悲,这就是瘫子寄希望在宗教上面(水動之後,誰先下去,無論害甚麼病就痊愈了)、在人上面(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裏),他不懂《诗103:3》就已经明确指出的:“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醫治你的一切疾病”的神医就站在面前。王國顯在《叫父因兒子得榮耀──約翰福音讀經劄記》中论述到:罪是他的病的主要原因,也是使人生命弱的主因。罪引進病來是許多人都知道的,但又是給許多人故意去忽略的,或是存著僥倖的心去犯罪。不管人怎樣想,罪一發生,病就有機會進來,生命的弱就亮不留情的現在人的身上。發病的原因一天不除去,生命的弱就天天成了人的纏累。我们看到,这个被医治的瘫子并没有完全认罪悔改,他並沒有及時感謝耶穌(13)。反而向猶太當局密告耶穌,使耶穌陷入困境(15),恐怕這就是所謂頑梗悖逆的人(14)。由此可见,38年的病好医,7000年的罪难除。

      我们还注意到耶稣这句问话不是把瘫子当作追求成圣的人,而是当作病人、罪人,所以才会问你要痊癒嗎?换个角度来看耶稣为什么要到毕士大来?他并非像其他人一样是去“守节”,而是为了顺服神的旨意去帮助和拯救罪人。那天癱子遇見耶穌,他可能以為耶穌要幫他下到畢士大池裡,殊不知主耶穌并不依靠外在的幫助,而是從那生命的主、那除滅死亡的主,得著真正的生命能力。这就是《約11:25》主耶穌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的注脚。耶穌說我是生命,他指的不是一般的生命,而是那唯一永恆的生命,是死亡吞滅不了的生命;唯有復活大能的生命才能撲滅死亡,才能救我們的生命,才能使那久病癱子的生命得著醫治和拯救。

       今天,如果主向我们大家問同樣的話:“你要痊癒嗎?”你要改變你的生命嗎?而我們該怎麼做?我们会像那个瘫子一样有信心?我們主日禮拜為的是得著主的話語、接受主的生命,成為一個有主生命的基督徒,而不是一個徒有宗教儀式的基督徒。宗教不能拯救人的生命,為有基督的生命才能。一个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病人、罪人的人,他不需要痊癒。大家会问,谁不需要痊癒?正像这个刚被耶稣医治好的瘫子一样,要除去他身上的罪性太难,要除去我们这些口口声声把基督挂在嘴上的所谓基督徒罪性太难,因为这恰恰是我们中国人的国民病,包括中国基督徒,华人基督徒也是最不认罪的基督徒,《圣经》都是我们向别人指责的武器。因为我们有成圣的文化基因,既没有家庭、職業、社會、公民的責任,也就安心于当瘫子——自己没有行动能力,又寄希望在人们把我们放进水里。吳恩溥在《聖靈充滿的真義》解读这一段经文时说:畢士大池的光景,多麼像我們今天教會的光景:生命是有,卻是沒有能力。大家沒有能力,大家要“躺著”過日子。甚至連讀聖經也沒有能力,大開聖經就連連打呵欠;祈禱沒有能力,一跪下就昏昏欲睡,“魂遊象外”;作禮拜沒有能力,作禮拜要等人家來抬──牧師來探望,探訪隊來找人,禮拜日不能不應酬;事奉沒有能力,奉獻沒有能力,精神振作不起來,教會一片“無可奈何”荒涼冷淡的光景。推究其原因,都因我們沒有能力。

3、耶稣为什么可以医病赶鬼。耶稣给予了瘫子医治,表明神是宇宙的主宰,人類的生命是操在神的手中。这就证明了耶稣所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所以就叫這病人一直躺在那裏得不到醫治,直到那能醫治的救主來臨。所以我們要學習依靠神,相信祂會“代替我們的軟弱,擔當我們的疾病”(太八17);這個豫言引自以賽亞五十三章四節。主第一次的顯現,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並叫我們因祂所受的鞭傷得了醫治(彼前二24)。我們要用信心向神祈禱,並求神赦免過犯,相信神會垂聽我們的禱告(雅五14-16)。耶稣行“神迹”医治瞎子的记载见《約91-7》,可以与这次治疗瘫子对照起来看。如果一个人活在基督里,圣灵管治内心,生命中结出圣灵的果子,律法已不能定他为有罪,他的生活已不在律法的辖管之下,这是在恩典之下,而不在律法之下的生活。但这并不表明律法作为客观的衡度品格的标准已失去作用了。当人一旦离开主,重新陷入罪的深渊,律法的定罪马上就出现在心中。经验告诉他,只有再到主的面前,认罪悔改并接受他的能力,内心才能重获平安。所以,律法的功能在不断地发挥着,向人指出一条逃生之路。请注意耶稣所说的第二句话是向旧宗教的挑战,他對癱子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走吧!”那天是安息日,这些毫无怜悯心的犹太人关心的是人是否守安息日,遵守律法的条文,却失去了爱与怜悯,不关心病人的痛苦。这就是耶稣接下来与那些宗教领袖产生矛盾的地方,强化了救恩并不来自宗教这一主题。透過癱子心裡的相信和願意,復活的生命就進到他裡面,於是他拿起褥子,起來走了。而这是违背接著25節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時候將到,現在就是了,死人要聽見神兒子的聲音,聽見的人就要活了。”我們相信主的話,相信聽見就要活過來,像那癱子一樣,聽見主的話就得著能力,活了過來,生命不再一樣。

祷告:慈爱的天父,我们每一天都在领受你白白赐下的恩典,可是我们仍然像一个属灵的瘫子,在乎仪式,在乎字句,在乎人对自己的看法,在乎基督徒的道德标准,其实这样不能得着救恩。我们只有承认自己是个罪人,需要医治,而痊愈的唯一可能是完全地信靠基督,我们只有在内心中彻底地认罪悔改,在生活中摸着神,在生命中经历神,凭信心而不是凭知识,才能够领受主的救恩。以上祷告是奉我主耶稣基督之名求,阿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