殁于四月

4.25,一位外卖小哥骑车撞上电线杆子,血流尽而死,因为救护车为了拉黄码姗姗来迟;

之前,正当壮年的国家重大项目“大飞机”副总设计师心梗而死,死因与外卖小哥相似;

再之前,在良知与任务之间搁不平的防疫官员上吊自杀;

拦在路上的司机跳江,拦在家中的住户跳楼,其中有一家三口;

有饿死的老太,死前饿得吃自己粪便;

有想透一口气,便被“大白”摔死的大伯;

甚至惯吃人血馒头的作家、惯吸资本家血的侃爷也死了亲人;。。。

有人在网上接龙一篇《上海逝者》,迅速排到一百五、六十人便被删帖。

惨绝人寰,不忍卒读!

这些死虽然千奇百怪,但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横死”。“横死”在中文里,有“非正常死亡”“不应该发生的死亡”的意思,《百度百科》甚至加了一句主观用词——“很不甘心”。

“横死”一般发生在战争时期,但战争在乌克兰,东线无战事;

“横死”也爱发生在天灾时间,但天青海蓝,细雨和风;

“横死”容易发生在瘟疫时刻,但我们是“让人家抄作业”的大国,上海又是“模范生”——270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只有4.3万人感染,0重症,0死亡。

上述“横死”都发生在上海,这是中国文明程度最高,物质生活最发达,最欣欣向荣的城市,号称“东方明珠”。

三月是闲适的,古人有“春归唯有时禽觉,睡足从渠日影磋”句,的确形像,人的心情并不分古今;但月末的3.28是一个断崖,过了此日便是“人间四月芳菲尽”了。3.28疯了,对不起,写了错别字,是封了。从此以后冰火两重天,上述的惨剧都发生在此之后。科学告诉我们,病毒清0是不可能的,上帝造人时就造了病毒与人同行,为的是审判人类的罪,惩戒人类的骄傲;要清0病毒,除非清0病毒的蓄主。

与外卖小哥同一天“横死”的还有大明王朝的崇祯皇帝——当然我是指378年前的今天。对崇祯的诟病太多了,我不忍在其忌日再添几句。但我要指出的是,崇祯是一位负责任的皇帝,他在“江山”不保时,敢于上“煤山”;他在写给“敌寇”的留言中请他们不要戕害百姓,他用自己的死来保全百姓的不死;他勇于承认错误,用生命写下了最后一份《罪己诏》。

你说呢?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