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逼迫之二:在遭受逼迫的时刻仍然要爱

 使女的主人們見得利的指望沒有了,便揪住保羅和西拉,拉他們到市上去見首領;又帶到官長面前說:“這些人原是猶太人,竟騷擾我們的城,傳我們羅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規矩。”眾人就一同起來攻擊他們。官長吩咐剝了他們的衣裳,用棍打;打了許多棍,便將他們下在監裏,囑咐禁卒嚴緊看守。禁卒領了這樣的命,就把他們下在內監裏,兩腳上了木狗。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神,眾囚犯也側耳而聽。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鍊也都鬆開了。禁卒一醒,看見監門全開,以為囚犯已經逃走,就拔刀要自殺。保羅大聲呼叫說:“不要傷害自己!我們都在這裏”。禁卒叫人拿燈來,就跳進去,戰戰兢兢地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又領他們出來,說:“二位先生,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他們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他們就把主的道講給他和他全家的人聽。當夜,就在那時候,禁卒把他們帶去,洗他們的傷;他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洗。於是禁卒領他們上自己家裏去,給他們擺上飯。他和全家,因為信了神,都很喜樂。(16:19-34)

我讲三部分:他的言论、他的故事、他们的故事。

1、他的言论上一次讲起王怡牧师提出的“抗命神学”是中国家庭教会在当前逼迫环境下的新课题。“抗命神学”有非常丰富的内涵,比如与“使命神学”的关系,它的表达方式等等。王怡牧师的讲道、文章网上“秋雨圣约教会资讯订阅频道”和“对华援助新闻网”上有一些结集,大家可以自己去查阅。以便对“抗命神学”得出完整的印象。今天,我摘录了其中相关的几句,通过他的这些言论,来认识“抗命神学”仍然是“爱的神学”。

爱是“抗命神学”的出发点和归结点:

    “在爱中没有仇恨,基督徒认为只有爱人的权利而没有恨人的资格,为什么?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并不比其他人的罪小:“这却怎么样呢?我们比他们强吗?决不是的!因我们已经证明:犹太人和希腊人都在罪恶之下。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3910》)。

抗命是抗谁的命:

“只有当你能顺服比自己卑微之人时,你对那比你强大之人的服从,才是圣经所讲的顺服。同样,只有当你能藐视那拥有生杀大权之人的不义时,你对那比自己卑微之人的责备,才脱离了你自身的卑贱”

“以主的方式抗命时,我才能真正帮助掌权者和执法者的灵魂。我渴望上帝使用我,以失去人身自由的方式,来告诉那些让我失去人身自由的人,有一种比他们的权柄更高的权柄存在,也有一种无法被他们关押的自由,充满了耶稣基督死而复活的教会。”

“没有人能抹煞一个基本的事实,就是中国政府一直在迫害教会,但教会从未与政府对抗。这就是福音在中国大陆的见证。我常有机会问警察一个问题,中国历史上,你能不能找出任何一个群体来,政府迫害了他们半个多世纪,他们却始终以和平和忍耐面对,从未在身体上反抗过政府?连少林寺都有武功,请问家庭教会有什么?我们唯有福音,唯有敬拜和祷告,而已。在中国,信仰是如此尖锐。没有绅士风度和法治环境作为背景。然而在中国,信仰基督的人却越来越多。因为我们除了耶稣,活着实在没有任何盼望。在人间,除了良心,也没有什么值得我们牺牲。”

“抗命神学”的抗命形式是“非暴力不合作”的:

“在祂的主权恩典之下,基督赐给教会三样重型武器:温柔的反抗,主动的忍耐,和喜乐的不服从。”

“我们必须是勇士,又必须是绅士:基督徒站在这样的立场上,才能够不煽动对政党的仇恨,对民族的仇恨,对个人的仇恨,才能在中国这个仇恨充斥、暴力充斥、报复充斥的文化中,传讲上帝在基督里所预备的恩惠的福音、和好的信息”

“抗命神学”的勇气来源:在一篇叫做《一个叫保罗的男人决定去死》的文章中,他袒露心声:            “保罗的焦点始终是两个,一是为福音本身辩护。换言之,除非他人的言行伤害到福音本身的传扬和教会整体的福祉,否则保罗绝不单单为自己说话。第二个焦点是他所爱的信徒们。保罗“低三下气”地剖露自己的心声,是因为太在乎他们,而不是太在乎自己。。。这几点,给了我极大的震动、安慰和榜样。因为在过去这一两年,尤其在今年,我曾反复在主面前立志,求主帮助我,效法加尔文,对攻击教会之人胆壮如狮,对攻击我自己之人沉默如羊。也求主帮助我,效法唐崇荣,一生只为福音辩护,绝不为一个叫王怡的人辩护。”

     “如果上帝通过逼迫来复兴教会,我们祈求上帝帮助教会,甘心领受逼迫中的祝福;如果上帝容许暴君和专制存在,来管教这个世代,我们祈求上帝给我们忍耐和敬畏的心” (《谁对这个国家还有盼望》)

    “两千年来,谁是不与世界合作的典范?是基督。什么是不与世界合作的巅峰?是基督的十字架。然而,两千年来,谁又是影响世界的典范,是基督。什么又是改变世界的典范,是基督的十字架。福音的奥秘,就是以不合作的方式,影响那些不合作的人。以受苦的方式,吸引那些受苦的人”(《教会的非暴力不合作》)。

“关押我的人,终将被天使关押。审问我的人,终将被基督审问。想到这一点,主使我对那些企图和正在关押我的人,不能不充满同情和悲伤。求主使用我,赐我忍耐和智能,好将福音带给他们。。。使我妻离子散,使我身败名裂,使我家破人亡,这些掌权者都可以做到。然而,使我放弃信仰,使我改变生命,使我从死里复活,这些世上却无人能做到。”

我们今天只是对“抗命神学”浮光掠影,只有大家都认真阅读了他的大部分著作,才能对“抗命神学”有全方位认识。

2、接下来我讲他的故事,看看他是否像耶利米、像保罗一样言行一致。

有一次王怡牧师被抓到警察局里,审问他的警察挑战他的信仰,说:这时候从窗外扔进来一颗炸弹,你的神会来救你吗?警察的言外之意是“你的神是不存在的”;王怡牧师回答:我会冲上去扑在炸弹上,因为我们的神已经给了我永生的确据,而你还没有,还需要机会来听闻福音。他的回答要义在于:我们的神不但真实存在,而且已经贯穿在我们的生命中,虽然我们现在处于敌对阶段,但神的使命是要让我们即使丢掉生命也要把“道”传给你。还有一次王怡牧师证道,一个弟兄说:我们决不容许他们伤害你;王怡牧师回答:不,我们容许他们伤害我们,但我们不容许他们伤害我们时我们害怕。他被“抓”过无数次没有使他害怕,“诱”(利诱、色诱)过无数次没有使他上钩,“嚇”过无数次没有使他畏惧,甚至“药”过无数次没有让他中毒。甚至,把审判日定在他爱妻的生日,以此来“靶向打击”他最柔软的心田。但是,他做到了,他在法庭上、在监狱里做到了。

他在一次讲道中对当局破坏宗教信仰自由的行为进行谴责,勇敢地称“总统是罪人,总书记也是罪人”“罪人唯一的道路就是悔改”“因为我们不忍心看到他们沉沦”“我们是出于爱而不是出于恨来劝勉他”,他像耶利米一样清楚地知道不信神的国家领袖顽梗下去就是整个国家的灭亡“他們若是不聽,我必拔出那國,拔出而且毀滅。這是耶和華說的”(《耶12:17》)耶和華如此說:倚靠人血肉的膀臂,心中離棄耶和華的,那人有禍了!(《耶17:5》)。正是出于“爱国”和“爱人”他必须发声。为了这次讲道王怡牧师付上了代价: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9年。在王怡牧师被判刑几天后的202019日,从监狱里传出他写的一张字条:

“如有人攻击我,我温顺如羊。如有人攻击教会,我勇敢如狮。出于耶和华的我默默不语。我以前评价当权者时是出于爱不是出于恨,但我们提到当权者时,别人不会相信我们没有恨,只有我被抓起来的时的顺服,才能让所有人知道,我真正是出于爱。”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愿意用失去宝贵的自由来证明爱,来践行爱,哪怕是面对迫害他的当权者。当只能用“默默不语”才能传递爱时,这位曾经的法律专家放弃了法庭辩护和上诉。耶利米向神述说:“豈可以惡報善呢?他們竟挖坑要害我的性命。求你紀念我怎樣站在你面前為他們代求,要使你的忿怒向他們轉消”(《耶18:20》);王怡牧师的这几句话,表达了同样的心境。这短短的几行字感动了世界千千万万的基督徒,他们从王怡牧师对爱的执著和坚韧上,体会到只有心中完全没有这个“世界”才可能产生的“顺服”,体会到只有心中完全没有“自我”才会有耶利米、保罗那样的牺牲——这就是真正的爱国,这就是最深沉的爱国,这是《圣经》逻辑下的爱国——我们爱神,神要我们爱邻舍,因此我们爱国。在中国你只能在基督教内才能找到像王明道、王怡牧师这样爱国爱得深沉的爱国者。

3、他们的故事: 有什么样的牧者,就有什么样的教会。现在,当局展開“清零行動”,按“去規模化、去組織化、去教會化”的3去方針,打壓境內各家庭教會,希望能在兩年內將基督教從公共領域及網路空間徹底驅除。而家庭教会的回应是以“作见证”的决绝来“传福音”,为了“使命”坚定的“抗命”:就在王怡牧师被判刑九年的第二天,秋雨之福教会发表了“声明”,其中说到:“教會將‘屢敗屢戰,屢戰屢敗,為的是踐行大使命,讓福音廣傳,使三一上帝榮耀的名得著稱贊’。”我在这里介绍秋雨之福教会几个画面:王怡牧师在被捕前,他的门口常年有人看守,寒冬腊月,师母蒋蓉拿了被褥去给他们盖上驱寒;教会被政府有关部门查封时,政府派了许多“临时工”看守教会,不准信众入内崇拜,这些“临时工”又渴又饿,信众们不是与他们冲突而是为他们送上饮料食物;当教会被取缔,两位长老被抓捕,他们的家属(两个妈妈与六个孩子)流落街头之时,我请他们来我的家“看房子”,当局派了十来个人全时间看守他们,将这两家人困到“孤岛”上,全国各地的弟兄姊妹就给他们寄来生活必需品。两个妈妈见看守们24小时睡在车里,吃在车里,生活比她们还要困难,又发动大家也给看守们寄生活用品,她们写道:“我们承认,我们很软弱,很差劲,我们没有办法爱仇敌,爱那些逼迫我们追赶我们欺骗我们的人,他们刚硬地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与恶者一起。幸好,我们想起cs路易斯在《返璞归真》里讲的,爱仇敌不是马上喜欢他们的所作所为,爱他们就要给他们悔改的机会,那么,亲爱的弟兄姊妹,你愿意爱他们吗?你愿意给他们七十个七的悔改机会吗?强忍着先去做一件表达爱的事情吧!因此,我们盼望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寄一份20元以内的礼物给警察吧。这样操练一次,或许你会在未来愿意寄50元的礼物给他”。四个多月过去了,看守们看到每天全国各地寄来的包裹其中还有给自己的,先是百思不得其解,后是感动和感谢,他们悄悄说:你们这个组织真好,我们以后也去参加。逼迫出诗人,录两首两个妈妈之一写给狱中丈夫的“小情诗”,可以看到她们在逼迫中仍然保持着爱的柔软之心:

    你不回来\我就在十架路上\追你\受苦\我就义不容辞\陪你!    

巴不得你是我的孩子\深深依赖我\巴不得我是你的孩子\见不上面就伤心地哭\巴不得你我没有关系\在监狱门口偶遇\一见钟情。

我曾经的秘书张国庆弟兄原先是个“雷子”,简单粗暴自以为是常常被我批评,参加秋雨之福教会后则成为了我的属灵榜样(成都秋雨之福教会上访者团契发起人和良心犯基金负责人),他在一篇文章中记述了这样一个情节:

“今年春节前,警察照例过来探访我,问我春节怎么安排?是留城是回家还是外出旅游……总之问得很仔细,并说,这是上面交待的,请原谅他的打扰。每逢佳节倍思亲,这些年与警察打交道多了,也凭生出许多人之常情来,他们每次登门询问,我必是好礼好茶相迎,但春节前这一次,我感觉爱意仍没有表达清楚,送他出门前,我敞亮微笑对来访警察说,今年是新宗教条例实施的一年,政教关系必有大的纷争,你也知道我是一位坚定虔诚的基督徒,不会在信仰的价值观上作任何形式的妥协,所以,在你们正式逮捕我之前,我可否请你和你妻子、孩子来我家里共进一次爱宴?警官显得有些惊愕,但也是暖乎乎的,借着楼道上昏黄的灯光,仍能看到他快闪出的泪花,他握着我的手,使劲摇晃说:老张,保重,我们要好好的!”

     在后来的一篇文章中,张国庆又追记到:

    “有一天,他突然给我打来电话,叫我去派出所接他。原来他酒后与人发生摩擦,被逮进了警局。我说你自己都是搞治安的,与警察是一伙,总不会熟人相欺吧?为何还要我去接你出来呢?他说社会太黑了,我只相信你是好人……我哑然而失笑,在一个世相颠倒的社会里,监控我的人开口向我求助,这的确很有喜感,原来谁也没夺走我们高贵的自由,而且因着爱,我们还可以成为逼迫者的祝福——福音的奥秘原来如此,出人意料!”(《恩典将逼迫化为奇妙的祝福》)

这个失去了教堂、失去了牧师的教会每一个礼拜日都继续着崇拜,从没有一天停止过。当局以“聚众滋事”罪名抓捕了多个主持的弟兄姊妹,下一个礼拜日又有新的弟兄姊妹站出来等着被抓。前仆后继,义无反顾。而且,在教会长老都被抓进监狱的艰难时刻,又有两个弟兄勇敢站出来按立为新的长老,这个时刻担任新的长老意味着走在去监狱的路上(王怡牧师在一次讲道中提到:在按立两位长老时,他在键盘上打下zl,可是出来的不是“长老”而是“坐牢”,现在这一位长老覃德富正在坐牢,另一位被驱逐回老家的长老李英强冒着生命危险又潜回成都,他每一次去主持敬拜都穿上棉袄,人们问他为什么,他说,这样就不麻烦大家来送衣服了;新按立的长老郝明前天也被捕了)。秋雨的这些弟兄姊妹们说,这条路我们认识,这就是那条“背起基督十字架来跟从主”的荣耀之路,这条路保罗走过,历代殉教士们走过,现在轮到了我们。爱,使这样的教会不可战胜!有一位基督徒作家王清营写到:“秋雨所涌现出来的这一批人,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不仅仅是政治现象,更是文化现象,它预示了中国人某种心理方向的转变。他们所达到的高度,也许同时就是中国人的高度。”

虽然,王明道、王志明、王怡的政治见解可能不同,但并不是政治见解主导他们的“抗命”。他们的“抗命”是出于《圣经》教导,都有一种为福音作见证,为教会去牺牲的精神。他们让人们知道:我们不是为了抗命而抗命,而是为了顺服而抗命,如果地上的政府不顺服神,我们就要用抗命来表达对神的顺服。因此,他们的抗命与其它各种政治团体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有着本质的区别,他们也不会去参加那些没有神国目标的政治斗争。他们的“抗命”是受苦、是软弱、是舍命、是死亡,从形式到道路都是耶稣的十字架式的。神用逼迫来刚强我们的心志,来巩固我们的爱,来建立我们爱敌人的信念。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向我们垂范,耶利米、保羅作了示范,成都的弟兄姊妹也作了示范,我们知道,不管处于何等的逼迫,我们都要保持一颗有爱的心,因为一但产生了恨,魔鬼就达到了他的目的。我们不知道逼迫还会持续多久,但我们知道爱要延续到世界的末了,因为爱是永不止息!






1、王怡牧师;2、姊妹充满喜乐去迎接出狱的弟兄;3、穿着棉衣去敬拜的李英强长老;4、世界各地举行的为王怡牧师祷告会。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