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哥底母夜访耶稣——《约翰福音》系列讲章之八

     读经:   有一個法利賽人,名叫尼哥底母,是猶太人的官。這人夜裏來見耶穌,說:『拉比,我們知道你是由神那裏來作師傅的;因為你所行的神蹟,若沒有神同在,無人能行。』耶穌回答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尼哥底母說:『人已經老了,如何能重生呢?豈能再進母腹生出來麼?』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我說,你們必須重生,你不要以為希奇。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曉得從那裏來,往那裏去;凡從聖靈生的,也是如此。』尼哥底母問祂說:『怎能有這事呢?』耶穌回答說:『你是以色列人的先生,還不明白這事麼?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我們所說的,是我們知道的,我們所見證的,是我們見過的;你們卻不領受我們的見證。我對你們說地上的事,你們尚且不信,若說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除了從天降下仍舊在天的人子,沒有人升過天。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人子也必照樣被舉起來;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约3:1-15)

     今天我们来到《约翰福音》第三章,我们的进度很慢,12两章就讲了7讲。这一章一开篇就记载了尼哥底母夜访耶稣的故事。与上一讲“洁净圣殿”的故事四福音都有记载不同,尼哥底母这个人物只在《约翰福音》中出现。而且,他的出现不是偶然,贯穿了整本《约翰福音》。在《约翰福音》中他的出现共有三次:第一次就是我们今天要讲到的夜访耶稣,(约翰福音3:1-21),第二次是他在住棚节期间替耶稣辩护(约翰福音7:45-51),最后一次是在 耶稣受难之后,他协助亚利马太的约瑟预备埋葬耶稣(约翰福音19:39-42)。大家发现什么没有?耶稣传讲福音的过程,正是尼哥底母得到救赎而重生的过程,这两个过程是重合的,相当于尼哥底母以他的重生生命,替耶稣的道作了见证。

    我们有传福音体会的人都知道,什么人最难信耶稣?我想,大家都会提到三种人:在这个世界有权势的,在这个世界有钱财的,在这个世界有知识的。是的,因为这三种人觉得自己拥有世界,因而热爱世界。而尼哥底母偏偏正好同时拥有这三种身份:他是犹太最高权力机构“公会”(由70名最成功的人士组成的“法院”)的成员之一,相当于是“大法官”;他在耶稣罹难之后用七十五磅珍贵的香料缠裹耶稣的身体(香料在当时贵同黄金,可以当货币流通,19章记载尼哥底母带来的是“一没药沉香”,更是献给君王的珍贵香料。仅仅他拿来的这些香料,以今天的黄金价格计算就值850万人民币),表明他是一个“大富翁”;他是具有丰富的知识和学问,是当时最让人羡慕的“法利赛人”(法利赛人所引以为傲的是他们严格遵守摩西律法,避免与外邦人有任何来往。他们既是“宗教领袖”也是“文化领袖” )。他的“夜访耶稣”,有些解经家认为是“只有夜深人静之时才能谈深刻的问题”,比如我的老师-新加坡的解经王子张克复牧师就是这个观点。当然,耶稣的确给尼哥底母讲解了深刻的神学问题“重生”与“神的国”——这是耶稣首次向世人讲解这样深刻的神学问题,相当于把“个人末世论”和“群体末世论”这两个基督教的终极问题都告诉了尼哥底母,而且,引出了“三章16节”“ 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这一被认为是整本《圣经》缩影的金句。但是,我认为张牧师的观点并不一定全面。我们进入当时的语境去思考这个问题:考虑到当时犹太上层对耶稣的反感,甚至找出各种理由来给耶稣定罪,而尼哥底母身为大法官之一,他的“夜访”只能是悄悄的个人行为,他不想让人看见;考虑到尼哥底母身为德高望重教训民众的法利赛人,他的“夜访”可能还有“面子”问题,说明他是真正的知识分子——耶稣的神迹超出了他的知识领域,他一定要了解个水落石出;考虑到尼哥底母法利赛人的身份,他也是还未变质的法利赛人(文士以斯拉是这个教门的创始人,他们严格遵守摩西律法的条文,是犹太教最优秀的阶层,但到了耶稣时代,已经变质,沦为假冒为善,他们与耶稣的冲突越来越明显),他已经发现在宗教律法里找不到生命。换句话说,尼哥底母的政治地位、宗教地位都使得他只能是躲开人眼“夜访耶稣”;但是,作为一位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作为一个尚未变质的法利赛人,他的求知求真也驱使他躲开人群“夜访耶稣”。前一个“躲开”是躲开体制——避免耶稣和自己因此被加害;后一个“躲开”是回避人群——白天总有大群的民众和门徒跟随着耶稣,不便于谈深刻的问题。从“夜访耶稣”我们可以知道:尼哥底母是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是一个勇敢的知识分子,他把追求真理看着比他在这个世界上获得的全部权力、金钱、知识更重要,他不但是主动来找耶稣,而且“不耻下问”地称年轻且没有文凭的耶稣为“拉比”(老师)。当然,这个时候他还没有脱离体制明白真理,因此没有“光明正大”寻访耶稣。

      我们今天不专门探讨“重生”与“神的国”这两个关键的神学问题,因为我们的整个讲义都会围绕这两个问题。我们重点学习耶稣怎样传讲神的道。我们是否还记得,耶稣出来教训的群众主要是下层的民众,所以他主要使用了“神迹”。包括在“在無花果樹底下,我就看見你”来说服拿但業的跟从,包括“以水变酒”“ 祂的門徒就信祂了”;还有在后面将要出现的“五饼二鱼”和“井边对撒玛利亚妇人讲道”都使用的是“神迹”。用我们中国人能够理解的方式来解释,看见拿但業是“天眼通”,井边对撒玛利亚妇人是“漏尽通”,“以水变酒” “五饼二鱼”是“隔空搬运”。但是,“神迹”是“显出自己神儿子身份”的手段,可以让人们来接近他,却不是根本的方法,并不能使人得救。记得我们在第六讲中谈耶稣的神迹时说到的一个观点:所有的宗教都会用“神通”来“通神”,“通神”是宗教的灵魂,是“本”;而“神通”是附加出来的“用”,但是宗教的特征(因为所有宗教的工作原理都是在“灵”上做工,这些宗教也有“灵”,只不过通常是“邪灵”)。与这些宗教不一样,耶稣是唯一的真神。但他刚刚“出道”,而面临的又不都是尼哥底母那样的知识分子,一大堆的门徒都是些社会底层的下里巴人,他们还在吃“奶”的阶段,因此耶稣不是一上来就给他们“讲道理”,而是让他们通过不同寻常的经历,“顯出祂的榮耀來”。耶稣对“神通”与“通神”的态度在前一章中有介绍,在(约223-25)反映他的心理:“当耶稣在耶路撒冷过逾越节的时候,有许多人看见祂所行的神迹,就信了祂的名。耶稣却不将自己交托他们,因为祂知道万人。也用不着谁见证人怎样,因祂知道人心里所存的。”耶稣“不将自己交托他们”、“因祂知道人心里所存的”就是知道依靠神迹建立的信仰好比吃“奶”,还需要吃真理的“干粮”。

     尼哥底母的出现使耶稣的讲道进入到更深的层面。在“经历”过神之后,我们需要通过神赐给我们的“理性”来进一步把握神的品性,否则我们的信仰也有可能陷入“迷信”,这就是“奶”与“干粮”的关系,恰恰尼哥底母就是可以吃“干粮”的人。为什么我们说尼哥底母是可以吃“干粮”的人呢?这是因为他愿意放弃“世界的荣耀”来寻求真理,他具备接受真理的知识储备,因此,耶稣向他宣讲的是整本《圣经》的中心思想和整个信仰的目的。我们接着上面耶稣“不将自己交托给那些群众”来看,耶稣是“将自己交托给了尼哥底母”的,因为耶稣是在向尼哥底母启示祂自己,我是“从天降下来的人子”,我就是那位道成肉身的基督,人只有借着我才能到父那里去(参约146)。同时,耶稣用“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的典故,给他讲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的故事(参民214-9),而且告诉了他自己的结局:“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约314)。而且,耶稣向他传授的是《圣经》最为关键的两大目的:“个人末世论”的“永生”(重生是永生的开始)和“群体末世论”的“神国”(教会是神国的开始)。可以说,对一个敌视自己的法利赛人,对一个可以审判自己的“大法官”,耶稣却“推心置腹”的“交流”——不但是真理的“交底”,而且是生命的“交托”。当然,耶稣是神,“他心通”对他来说不过是小技艺。尼哥底母也是受耶稣神迹的吸引来找耶稣的,他知道,那些神迹若没有神同在,是无人能行的——尼哥底母的这一行为非常符合他一个真正法利赛人的底层逻辑。

      我们再来看耶稣使用的方法:因为犹太人是要神迹(林前1:22),法利赛人也曾向耶稣求过神迹(太12:38-40),耶稣却与尼哥底母谈重生这一至关重要的真理,耶稣降世的目的不是行神迹,而是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1:21),让人得生命(约10:10)。考虑到尼哥底母的接受程度,耶稣不像对一般人那样循循善诱,也不像对一般人那样再施神迹。当尼哥底母还遵循传统的思维提问:“人已经老了,如何能重生呢?” 耶稣使用的方法类似于佛教禅师的“棒喝”:“你是以色列人的先生,還不明白這事麼?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我們所說的,是我們知道的,我們所見證的,是我們見過的;你們卻不領受我們的見證。我對你們說地上的事,你們尚且不信,若說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转而点拨了他“秘密”:“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尼哥底母作为熟谙《圣经》的法利赛人,十分明白《以西结书3625-27》耶和华说:“我必用清水洒在你们身上,你们就洁净了……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使你们顺从我的律例,谨守遵行我的典章” 。请注意,耶稣没有像教训财主青年:「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然後還要來跟從我」,而是直接要他「重生」。耶稣责备尼哥底母就像教训小学生,又用尼哥底母熟悉的方式告诉了他答案,而且是用“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这样庄严的口吻。( 顺带说一句:“重生”不但是灵命方面的恢复,而是地地道道肉身的复活。道成肉身后耶稣明确宣布:“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约一12526》)保罗也说:“血肉之体不能承受上帝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林前15:50-53》)这个问题看起来不可思议,其实,即使是现在的科学思维,只要掌握了人的DNA序列,人就有可能重新塑造出来,我们每个人的DNA序列都在神的那里掌管着,能够创造我们的神要重塑我们有什么困难呢?(参《西2:9-10》《赛26:19》)。这一次谈话的果效没有直接记录,大概尼哥底母一时半会还没有明白过来,但已经很感兴趣并似懂非懂。可是,我们再看《约翰福音》其它章节的记录,可以发现尼哥底母的生命已经完全改变,真正得到了“重生”。在第七章中,祭司長和法利賽人派人去逮捕耶稣,尼哥底母站出来替耶稣说了公道话:“不先聽本人的口供,不知道祂所作的事,難道我們的律法還定祂的罪麼?”;尼哥底母在公庭當中,站在祭司長與法利賽人面前,毅然公開地為耶穌辯護。尼哥底母的信心,比從前在夜裡來見主耶穌時,增加了不知幾倍。如果说,尼哥底母“夜访耶稣”是神迹开路,那“為耶穌辯護”就是“夜访耶稣”的结果——真理指引。在十九章耶稣殉难后,尼哥底母“帶著沒藥和沉香,約有一百斤前來。他們就照猶太人殯葬的規矩,把耶穌的身體,用細麻布加上香料裹好了。” 这在当时相当于以一个王的规格厚葬了耶稣。尼哥底母这样做,在政治上冒了很大的风险,因为耶稣是罗马当局以政治犯判处死刑的,所以耶稣的十字架上写的是“犹太人的王”。在那时只有该撒是王,因此耶稣被视为政治犯,尼哥底母这样做,得罪了罗马当局,二是得罪了犹太人当局。这个时候的尼哥底母,已经是将重生看为超越肉身,将永生看为超越生命——他深信耶稣就是犹太人盼望已久的弥赛亚,相当于他公然宣布愿意为主的缘故牺牲一切,甚至他的生命。中世纪有一卷经外书《尼哥底母福音》,犹太百科全书和许多圣经历史学家认为他就是《塔木德》中提到的尼哥底母·本·古里安,一位富有、圣洁、有神奇的力量的人。基督教传统声称,尼哥底母在第一世纪的某个时候殉道。他在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中都被尊为圣徒。他在罗马天主教中的纪念日是每年83日。方济各会在拉姆拉建立了一座以他和亚利马太的约瑟的名字命名的教堂。他在东正教中的纪念日是复活节的第三个星期日(一个变化的日期),以及每年82日,这一天是传说中他的遗体与使徒司提反和迦玛列一起被发现的日子。

       我们来回顾耶稣的传道方法:对一般群众, “五饼二鱼”吃饱;对渔民门徒,“以水变酒”坚振;对财主青年是“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的信心考验;对格留巴等两个门徒的争论,是让他们将信心建立在《圣经》根基上(《路2413-35》);对怀疑论者多马,耶稣只是让他“摸一下”;对尼哥底母这个既熟悉《圣经》根基却有不明白真道的律法捆绑者,是“棒喝”和“真理训导”;而对保罗这个顽固不化且极力迫害基督徒的法利賽人,耶稣要重用他,所以要他经历肉身的痛苦,死去那必死的肉身,被圣灵充满。保罗学会了耶稣的传道方法,他说:“向沒有律法的人,我就做沒有律法的人,為要得沒有律法的人;其實我在神面前不是沒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 向軟弱的人,我就做軟弱的人,為要得軟弱的人。向什麼樣的人,我就做什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 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哥林多前書 9:21-23》)

       这段《圣经》在我的生命中有非常的作用,我在没有认识主时,贵阳的活石教会来我的办公室办了一个只“收拾”我的查经班,他们考虑到我曾经的宗教局干部身份,就将这个查经班取名为“尼哥底母查经班”。我归主后,有感于像我一样的知识分子和政府官员不愿、不屑、不敢来教会,就与张春雷、阿信一起去到各处倡建“尼哥底母查经班”。在贵阳建的两个班有四十多人,一班是官员、教师等知识分子;二班是公检法官员、律师和企业高管,先后有二、三十人从中归主。后来与成都秋雨之福教会开办了“成都尼哥底母查经班”,在知名学者冉云飞家中查经,成都班由王怡牧师亲自带领,由秋雨的长老李英强任班长,他们的成果斐然,几年中有一百多人受洗。在北京和合肥办的班因为带领人的问题,都宣告失败。我们的每一个班都是从查考《约翰福音》开始,感谢主,《约翰福音》抢救了一批现代尼哥底母的灵魂。

祷告:亲爱的天父,我们相信尼哥底母从敌对基督的阵营中走出,在关键的时刻来夜访耶稣,一定是出于你的安排;我们也知道,最难听闻福音、抵挡福音的,是有权力、有钱财、有知识的现代尼哥底母们,你赐下《约翰福音》这卷书,就是让我们知道如何学习耶稣的智慧,向知识分子传福音。我们有责任告诉同胞,像尼哥底母这样一个法利赛人,一个犹太人的官,又是以色列人的先生,尚且需要重生,需要接受一个新生命,需要悔改,何況你我?求主帮助我们向祂祈求赦免我们的罪,叫我们都接受祂作我们的救主,叫我们得救,得永生的生命。愿主赐福给我们。以上祷告是奉我主耶稣之名求,阿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