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陆拂光-读堂》之二

名列世界十大教堂之一的圣埃乌莉娅教堂是巴塞罗那总主教区的主教座堂,因为身旁的圣家堂太过光彩夺目,以致人们往往将其忽略。其实,未完成的圣家堂指向未来,而圣埃乌莉娅主教堂则述说历史。

     古罗马时代基督徒曾经被残酷镇压,而在主后303年殉道的牧鹅少女埃乌莉娅就埋葬在这里。埃乌莉娅殉道时只有13岁,烩子手对她施行了13种刑法,包括火刑、割乳、滚刀筒等,逼她判教。埃乌莉娅临死不屈,最后被钉十字架殉道。为了纪念她,人们在她的殉道处建了一座教堂并以她的名字命名,她也成为这座教堂的主保,甚至是整个巴塞罗那的保护神(另有说法她的遗骸是在14世纪才被安置在这里的)。

     这座教堂后来经过三次改扩建,现在的教堂主体建于13-14世纪,门脸上的哥特式塔尖是19世纪才加上去的。这座教堂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有一个鹅井回廊,回廊里养了13只大白鹅,用来纪念埃乌莉娅殉道时的年龄。这个传统从古至今一直保留,仿乎牧鹅姑娘并没有离去。这也使得这个教堂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鹅在其中自由散步的教堂。太太在这里买了一个纪念品(见图1),那是三个抽象的人型——两个大人怀中抱着一个小babe——你可以想象这是圣诞时的情景。不过在这个特殊的地方,我更愿意把它理解为我们要去保护大大小小的埃乌莉娅,而不是由主保埃乌莉娅来保护我们(教堂里有一幅埃乌莉娅用她的斗篷保护教皇、国王和其他人等的木刻画,见图2)。当然我的这种理解不会得到天主教徒的认同,不过我个人是这样想,也会这样行的。

     教堂中有一个小的议会场所,高贵华丽,每个座位背后都有一个代表出席人身份的徽章。导游资料上介绍这是唱诗班位置,但这个位置相对祭坛较远且相对封闭,并不适合唱诗班使用。我很怀疑导游资料上的说法。于是在网上扒梳,找到一个资料是这样说的:“16世纪,金羊毛骑士团的领主被并入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1519年,骑士团领主和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一世,他同时也是当时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于巴塞罗那主教堂召开金羊毛骑士团会议,受招而来的均是当时各国重要贵族,可说是当时的欧洲高峰会议。我以为这种说法可能更准确,这样才能解释每个座位上显赫的家族徽章。如果这个资料提供的情况属实,这就是议会起源于主教会议的物证(主教会议高于教皇,特征是没有主席,眼前的这个会场也没有设主席的位置),也是现代议会制度起源于主教会议的物证。

    其实,在还没有进入这所有着厚重历史教堂前,我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那是因为教堂华美的立面被一面巨大的三星手机广告覆盖——要知道这是有着二千年信仰传统的主教座堂啊!神家让位于蚂门,不管怎么说,都是天主教衰落(信徒人数减少,不足以养护教会)或堕落(神学思想削弱,放任蚂门进入神家)的象征。应该说后一种的可能性更大,因为从历史到今天,这个教堂的辅殿中,就供奉着各行各业的守护神。了解了这些背景,教堂前面的广场上熙熙攘攘出卖各种旅游商品的集市也就容易理解了。不过,为信仰殉道与为生意求财同时放在一起,还是让人难以接受。





1、太太买的纪念品,图2、教堂内的木雕画,图3、埃乌莉娅殉道浮雕,图4、埃乌莉娅的石棺,

5、闲庭信步的鹅,图6、议会厅,图7、教堂内景,图8、教堂大门,图9、教堂主立面三星广告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