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约翰福音》系列讲章之九

读经:“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所以不要忧虑说,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1-33》)。

        今天我们来到了《约翰福音》中最重要的一节经文:“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是整本圣经最著名的经文,这句话中的神是什么?就是系统神学的“神论”要回答的问题;人是什么?就是系统神学的“人论”要回答的问题;“他的独生子”是谁?就是系统神学的“基督论”要回答的问题;神为什么爱世人?就是系统神学的“救赎论”要回答的问题;回应神的爱是我们的“信”,就是“信仰论”要回答的问题。可以说,整本的《圣经》都在围绕解释说明这句话,几千年来的基督教神学也就是研究这句话。这句话虽短,但我们要把它讲清楚,付上一生的时间也未必能够。但你把这句话“论证”清楚了就认识神了吗?同样未必。有很多神学院的教授和宗教研究者终身都在研究这句话,但并没有因此认识神并信神,他们还可能像亚当一样推责于神“你所赐给我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创312》)。说句不中听的话,我现在特别反感一些神学院的博士什么的,论到《圣经》知识他们可以头头是道,论到生命他们却毫无见证。“神学”不仅是一门知识的学问更是生命的学问,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来体会这句话,我认为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則,就是——信,用生命来见证我们的“信”。“因信称义”是一个基督徒人人皆知的口号,这个口号的意思就是完完全全信靠神,把自己全然交托与神,在神的面前谦卑下来,倒空自己,完全顺服,神就会向我们显示“信实”,就是《罗117》概括的七个字“本于信,以至于信”。“本于信”是“信仰”,“以至于信”是“信实”。“信仰”并不是“我的信心”,它也是“圣灵”的工作——由圣灵给予我们信心认识神的信实,这就是圣灵工作的原理。我们所谓的“神学”其实并不高深莫测,它就是“以信学神”,完全根据信靠神的话来学习神,不是根据人的理性,经验,传统。



在之前的证道中,我说过一个观点,神造人时给我们安装了两套系统:思想与灵魂,思想从脑而出,灵魂从心生发;思想接受世界的信息,灵魂接受圣灵的指引;思想产生知识,灵魂导致信仰;思想“凭眼见而行”,灵魂“依信心而行”;思想说“我是我自己”,灵魂说“我并不属于你”。神的美意是要人依凭神恩赐的生命而活,所以人首先要依靠“信仰”,“信”是无条件的,是一切的前提。正如《箴言》中所说:“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 (《箴423》);按奥古斯丁的话来说叫做“我信故我思”;蛇的诡计是要人单凭“知识”,误导人使用“自由意志”,按笛卡尔的话来说叫做“我思故我在”。同样一本《圣经》,对我们也可能就是伊甸园里的两棵树。你若倚靠主,运用灵接触神的话,《圣经》就是生命树;反之,你若运用心思,把《圣经》当成一本字句的书查考,《圣经》就成了知识树。在第五章中主耶稣对犹太人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你们互相受荣耀,却不求从独一之神来的荣耀,怎能信我呢?”(《约53944》),主耶稣所说的这种情况,《圣经》就成了知识树。单凭“知识”的人可以知道义路,视之为一种意见,彼得批评这种人说:“他們曉得義路,竟背棄了傳給他們的聖命,倒不如不曉得為妙”(《彼后221),他们也可以知道其它属灵的事,但只视之为理念,《提多书》批评说“他們說是認識神,行事卻和祂相背;本是可憎惡的,是悖逆的,在各樣善事上是可廢棄的。”(《多116》;参见《罗22324),这些真理在他们的生命中不起改变的作用。这就是保罗所批判的“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神豈不是叫這世上的智慧變成愚拙嗎?” (《林前1:20》) “他们的心地刚硬,直到今日诵读旧约的时候,这帕子还没有揭去……但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林后314-16)。按康德的理论,人有两种维度:面向兽成为人和面向神成为人,人性存在于兽性与神性之间。“信仰”是人类独有的,是人性中趋向于神性的那一部分;“知识”“自由意志”也是人类独有的,是人性中趋向于兽性的那一部分。“谁知道人的灵是往上升,兽的魂是下入地呢?”(《传3:21》)我们是以“信仰”努力向神靠拢,还是纵容“知识”“自由意志”向兽下滑?这是人性张力的两个“临界点”,所以,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世界上最长的距离就是从大脑到心灵”。(用倪柝声的灵魂体理论来看,“神是灵”,灵与灵可以相交,灵与魂就无法相交)。《圣经》说: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 (《太723) 。爱德华兹说:“假使神籍着圣灵将他的旨意启示给我们,这也不是属灵的知识;此等知识是教义性的,而非属灵的。有关神旨意的事实是教义性的,正如有关神的本性和工作的事实也是教义性的!所以我们还是在处理教义的知识,甚至是神直接向我们的心思启示他的旨意。如果我们没有意识到神旨意的圣洁之美,就算是一个直接快速的启示,也不能使我们的知识成为属灵。”Cs.路易斯在《梦幻巴士》一文中写道:“世界只有两种人:一种人向神说‘凭你意行’,另一种人是神向他们说‘凭你意行’。所有在地狱里的人,都是自己选择进入的”。他还更“刻薄”的说:“所谓地狱,就是在它的门口上帝会对人说“愿你的旨意成就”的地方。”

有很多老弟兄姊妹,身上散发出基督的馨香之气,不是他们的思想能够论证神的存在,而是圣灵内住于他们的心中,使他们的生命经历了神的存在,我们大家都十分熟悉的、已经回到天家的辛奶奶就是这种人。




     我们今天不来论证“信”的神学意义,我们来学习一个群体弟兄姊妹的信心生活。

     我们知道,在日常生活中经历神,在我们的生命过程中经历了神是一种重要的“信心培养基”。现在有很多教会的牧者,只教信众《圣经》经句,美其名曰“《圣经》没有的一句不能添加”。这不是在培训门徒,而是在培养《圣经》复读机。如果《圣经》不能与你的生活发生联系,如果耶稣没有与你的生命发生联系,那么,你有可能就是那个满口“主啊主啊”,耶稣却说“我不认识你”的那个人。现在大陆的许多教会,都是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假教会,起码是“没有生命的教会”,主日的崇拜变为喝一碗“福音鸡汤”,麻痹本来就没有多少属灵生命的肢体。就是约翰在《启示录》中批评的灵命低落的撒狄教会的“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他们已经不是以弗所教会那样初见病灶,而是病入膏肓了,还像老底嘉教会一样自以为富足。但就在此时,我们也看到吹来了一股新风:深圳圣道改革宗教会是一个家庭教会,在新一轮的逼迫中他们被取缔了。取缔就意味着不让他们通过正常的方式来信仰,甚至当局也通过各种方式来破坏他们的信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召开了会友大会,会友中绝大多数认为他们的信仰生活重要于他们的世俗生活,愿意为了信仰生活放弃他们的日常工作。于是,他们就按照《圣经》“从这城到那城”,决定把教会搬到韩国的济州岛去。在牧师潘永光的带领下,这个教会中的约一半人(包括29名成人和31名儿童)已经去到了济州岛。他们放弃了原先优渥的生活和熟悉的工作,背井离乡,在济州岛务农打工维持生计,为的只是“信仰”两个字,他们的这一行动被国际上喻为“新五月花号”——当年的“五月花号”船民也是一群逃离宗教迫害,为了信仰甘愿冒着生命危险“走天路”的基督徒。“走天路”是一些基督徒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其实这里面包含的艰辛是往往被忽略了的:它是世界的反对甚至迫害,亲友的不理解甚至疏离,它是常人所谓的“自讨苦吃”,是耶稣事先就明确告诉我们的“背起你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在整个世界基督教信仰日趋淡化和边缘化的今天,在基督教信仰被有罪化的世界,深圳圣道改革宗教会的行为带给我们标杆的意义。




     作为基督家庭,我们关心下一代的属灵生命应该比关心他们的肉身生命更重要。因为传福音不但是横向的传播,也是纵向的传承,这也是“信心传递”的一个重要方面。深圳圣道改革宗教会之所以“出埃及”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原先办了一个子弟学校,为了不让下一代被培养成“共产主义”的接班人,而将他们培养成“天国主义”的接班人。但是,正像他们的教会被取缔一样,他们的学校也被当局取缔了,这些孩子将被迫接受偶像崇拜和无神教育的污染。他们的血缘父母更是他们的灵命导师,他们不愿意看到下一代去“服毒”——这也是为什么有31名儿童第一批到达济州岛的原因——他们将学校搬到一个可以自由信仰的地方去,搬到一个基督教教育合法化的地方去。




    在我们每周二晚上的《尼哥底母真理探寻群》,潘永光牧师给我们分享了他们的异象和体会,也分享了他们的处境和遭遇,极大地激动了我们。我们感到非常羞愧,我们生活在全世界最舒适的城市,舒适的生活使得我们的属灵敏感降低,我们几乎每天都会说“先求神的国、神的义”,但我们并没有明白这句话的真实意义,更没有准备为了这句话付上代价。现在,由于韩国政府之前就很少替非韩裔人员提供救助(韩国去年审查了约1.2万份难民申请,但其中只有0.4%得到批准),光州高等法院驳回了他们最后一次的庇护上诉, 现在他们面临着 即将被递解 回中国。如果他们被迫返回中国,可能会面临更加严重的迫害。在这一时刻,他们好像当年的以色列民,站在红海边上,面对涛涛大海,后有追兵迫近,只能伸手向神呼求,同时圣灵感动他们向我们写了求助信,他们的信中写到:“我们多次接到不明人士的威胁电话,指责我们叛国和颠覆国家政权,。。。国家安全局成立专案组,奔赴各省(广东、广西、湖北、四川、湖南、甘肃、福建、海南)传唤家属到公安局,控告我们叛国罪,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与外国敌对势力勾结、越境走私和贩卖人口罪。”最近的消息是,他们中半数以上感染了新冠,生存状态极其艰辛。2名孕妇待产,31名儿童没有医疗保险。《哥林多前書 12:26》说:“若 耀 ”;《诗1186》:“有耶和华帮助我,我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我们海外华人宣教使命团和云登基督教会决定发起一个联署签名运动,先后在西区牧者联祷会和墨尔本华人牧者联祷会上介绍了他们的情况,希望墨尔本华人基督教联会牵头,恳请澳洲议会对危难中的深圳圣道教会流亡韩国济州岛的60名人员施以援手,给予他们人道主义救助,给他们签发紧急人道主义假释签证,入境澳洲。在这里我把我们起草的联署信念一下:“尊敬的各位议员:鉴于当下中国政府对基督教家庭教会的逼迫和对基督教教育机构的关闭,深圳圣道教会(Shenzhen Holy Reformed Church, SHRC)包括29名成人(其中二人有孕在身)和31名儿童(他们之前一直在教会自办的学校上学,政府当局关闭了这所学校。这些儿童将不得不接受包括偶像崇拜的教育)的一个群体于2019年底和2020年初流亡韩国济州岛,他们放弃了原先优渥的生活,在济州岛务农打工维持生计,他们的这一行动被国际上喻为“新五月花号”。但是,因为韩国政府之前就很少替非韩裔人员提供救助(韩国去年审查了约1.2万份难民申请,但其中只有0.4%得到批准),光州高等法院驳回了他们最后一次的庇护上诉, 现在他们面临着 即将被递解 回中国。

     如果SHRC被迫返回中国,他们可能会面临严重的迫害。 一些尚在深圳没有来韩国的SHRC成员 已经 受到审讯,甚至被监视或软禁。而已在济州岛的教会成员家属,也多次受到威胁、传唤和各种骚扰。当前,SHRC在韩国无法向别国提出难民申请。澳洲是一个民主大国,有着帮扶弱者的优良传统,我们恳请澳洲议会对危难中的深圳圣道教会流亡韩国济州岛的60名人员施以援手,给予他们人道主义救助,给他们签发紧急人道主义假释签证,入境澳洲。”我们的联署签名信链接在PPT上,也已经由洪超弟兄翻成了英文,希望我们大家都为此事祷告。我的这篇证道词我也会放到我的博客zhangtan.org上,希望读者肢体也踊跃参与签名。我们知道,神不但是借我们的手去救我们的弟兄姊妹,神是借这次活动拯救我们自己的信心。

已经回到天家的張子華牧师在释读我们今天学习的《约316》时说:信主的人必須靠信來過活。信徒要喜樂,要愛人,要離開罪惡,要將生命主權交托主,因神的話這樣說,我們就這樣做,這是真信。遇苦難不知交托,自己在憂愁,不是信的表現。因不信神能解決問題,不信神的安排最好。信是神的話如何講,就如何接受,不單思想上接受,而且在行動上接受,這就是真信心。我们相信,当年指挥以色列民出埃及、过红海的神的大能,也一定能帮到深圳圣道改革宗教会,他们已经出了埃及,站在红海边上,神是否用澳洲的弟兄姊妹来彰显祂的大能?让我们一起通过这一行动,操练我们的属灵生命!

祷告:慈爱的天父,我们将你的儿女——深圳圣道改革宗教会的60个弟兄姊妹交到你的手里,求你赐他们平安,救他们脱离凶恶,我们也知道,你用这个案例,来试炼你的教会的信心,那些不冷不热的教会必从你的嘴中吐去,那些缺乏爱与怜悯的教会必然要被主管教,那些出卖自己兄弟的教会要遭受神对以东那样的攻击,我们知道,没有你我们不能做什么;但我们同时知道,依靠你我们将无所不能,求主赐给我们在这一事工上的能力和信心,让我们能够见证主的大能,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以上祷告是奉我主耶稣之名求,阿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