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的神迹——约翰福音系列讲章之六

读经: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親的筵席;耶穌的母親在那裏。耶穌和祂的門徒也被請去赴席。酒用盡了,耶穌的母親對祂說:『他們沒有酒了。』耶穌說:『母親(原文作婦人),我與你有甚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祂母親對用人說:『祂告訴你們甚麼,你們就作甚麼。』照猶太人潔淨的規矩,有六口石缸擺在那裏,每口可以盛兩三桶水。耶穌對用人說:『把缸倒滿了水。』他們就倒滿了,直到缸口。耶穌又說:『現在可以舀出來,送給管筵席的。』他們就送了去。管筵席的嘗了那水變的酒,並不知道是那裏來的,只有舀水的用人知道;管筵席的便叫新郎來」:對他說:『人都是先擺上好酒;等客喝足了,才擺上次的;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這是耶穌所行的頭一件神蹟,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顯出祂的榮耀來;祂的門徒就信祂了。」——《约2:1-11

今天我们来到《约翰福音》的第二章。在第一章宏观交待了耶稣道成肉身的背景、意义之后,第二章开始追随着耶稣的脚步记录。而一开始,就遇到了“以水变酒”的神迹奇事。我认为这个问题对于我们这些从大陆来的弟兄姊妹特别有意义。因为我们从小受到的无神论教育,都是不相信超自然的存在。在讲解经句前,我以我自己的生命见证来“以身说法”神迹奇事。

我的前半生曾经是一名研究宗教的官员和学者,除了从历史书中见识“神异僧”“羽化登仙”“虹化”等宗教神迹外,年龄大一点的都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气功热”。我就是“气功热”的幕后推手之一。当年我与谢永健、柯云路一起搞了一个“中国生命科学研究院”,一大批牛鬼蛇神网络麾下。我并不是任何门派气功的信奉者和修炼者,我的目的是:证明或证伪神迹奇事。因此,我可以冷静客观来看待这些“大师”。我亲眼所见的神迹奇事数不胜数,如“盲目识字”“气功拔牙”“指挥意识”“隔山打牛”;少数民族的“过阴”“放蛊”“砍红山”;道家“谶纬符箓”、“行气导引”;藏传红教的“万僧甘露丸”我也有,红教的三大秘术之一的“扎龙”,我相信全世界只有我拍摄得有纪录片,等等。可以说,我即使不是见识最多神迹奇事的中国人,也是见识最多神迹奇事的中国人之一。虽然这些神迹奇事绝大多数我并不能识破背后的机关,但是,我相信绝大多数是魔术,换句话说,都是人的骗术。为什么?因为每一次这样的表演之前,我都要求“以身试法”,但表演者都会以各种借口推脱;而表演者指定的见证人只能是看作他们的“托”。当然,有一些我“以身试法”也没有参透的谜术,比如道家的“六壬功”等,但是我都毫不怀疑就是“人迹奇事”而不是“神迹奇事”。因为,所有的表演都有一个世俗的目的,而如果是“神”,就不会追求世俗的目的。记得我自己在信主之前,我那会兼职一个大学出版社的副社长,教会为我办了一个尼哥底母查经班,就是查考《约翰福音》。以那时我的认识水平,我相信基督教是一个劝人向善的好宗教,但我并不认为耶稣就是“神”。我向大家坦白,说:我不相信神迹奇事,而且,我认为我有足够资本不相信神迹奇事。这些弟兄姊妹没有对我口诛笔伐,没有嘲笑我的无知,因为他们知道,神自己会告诉我们一切。就这样一章一章查下去,遇到了七个神迹,“水变酒”,我暗笑耶稣来当茅台酒厂的厂长就好了;“五饼二鱼”,我想起了气功里的“隔空搬运”;到了十字架上“成了”一句,我开始思想耶稣为了什么?最后耶稣死里复活,我完全信服了:如果耶稣只是与你我一样的人,那么他一定是骗子魔术师,而所有骗子和魔术师都一定有所图,而耶稣图什么呢?图替我们上十字架?这解释不通;如果耶稣只是一个灵(所有宗教都有灵界存在),从历史到现实没有一个灵可以做到“死里复活”,那么,这个灵一定不是邪灵;如果耶稣是神,没有神迹奇事又如何证明他是神?这就是我初信之时的心路历程。后来,我的“决志”就是一次神迹奇事,我在见证中记录了这次神迹:“。。。当庆典进入到最后,苏牧师呼召愿意决志的人到台上去时,我“不由自主”第一个冲到了台上,不但太太大为惊讶,甚至吓了我自己一跳;我“不由自主”泪流满面,内心充满喜悦和震颤;我“不由自主”听到内心的呼唤:就是这个日子!“不由自主”!只有这个词能够说明当时的状态,这就是歌中唱到的“主爱奇妙莫名”。 我曾经是一个骄傲的人,一生如名字一样尽是坦途:大学毕业第二年当上处长,耀邦下台后,不爽这个肮脏的政坛,“不食王膳”炒了体制的鱿鱼;到了一个大型外资企业担任总经理,不爽争权夺利的黑江湖,净身出户炒了资本家的鱿鱼;白手起家创办传播公司,同时拥有六个电视栏目和一份杂志,几年内就成为成都最大的文化公司之一;我也骄傲我的才华,二十多年前写了《窄门前的石门坎》,被《基督教与中国社会研究入门》评价为“在诸多范围占据第一”;我帮助电视台拍的片子,随随便便就可以拿两个全国一等奖;贵州从来没有得到过“全国社科重点项目”,我轻轻松松就可以拿回来来玩玩。。。从来就是“我”作主、“我”主动、“我”可以,一生没有求过人。我与儒、释、道各家大师均有往还,更有若干奇因异缘为常人所不具,然终于没有成为几家门徒。而短短的查经,薄薄的《约翰福音》,没有任何文凭的苏牧师,小师弟春雷弟兄,就使我这个骄傲的狷狂之士顺服,我相信他们的解释:“不是我们能,是主能。”换句话说,我亲身经历到了神,也就是说,我认识耶稣的神性就是从神迹奇事开始的。

耶稣为什么要以神迹奇事这种方式开始他的工作?我们知道,神让我们认识祂有两个主要的途径,一是通过“理性”,一是通过“经历”。通过“理性”往往只能认识神的“概念”而不是神本身,这个道理就是庄子所说的“以有涯随无涯,殆也”;但“神是个灵”,神创造的人类也有“灵”,“灵”的功能最主要就是用来与神相交,这个道理就是李商隐的一句诗“心有灵犀一点通”。因此,通过生命本身“经历”神是正确的路径。当然,在“经历”过神之后,我们需要通过神赐给我们的“理性”来进一步把握神的品性,否则我们的信仰也有可能陷入“迷信”,这就是“奶”与“干粮”的关系。而且,不吃“干粮”,我们永远也达不到神要求我们成圣的“圣灵充满”,因为圣灵可能充满了我们的“良知”,但还没有充满我们的“理性”。而“灵”的内涵,就是“良知”和“理性”的平衡。

作为一个研究宗教的学者,我了解所有的宗教都会用“神通”来“通神”,“通神”是宗教的灵魂,是“本”;而“神通”是附加出来的“用”,但是宗教的特征(因为所有宗教的工作原理都是在“灵”上做工,这些宗教也有“灵”,只不过通常是“邪灵”)。耶稣也一样,只不过他是唯一的真神。但他刚刚“出道”,而他面临的又不都是尼哥底母那样的知识分子,一大堆的门徒都是些社会底层的下里巴人,他们还在吃“奶”的阶段,因此耶稣不是一上来就给我们“讲道理”,而是让我们通过不同寻常的经历,“顯出祂的榮耀來”。非常多的解经家都认为耶稣的神迹是为了“治病救人”,其实这样理解是错误的,耶稣用神迹“治病救人”的目的,也是为了“顯出祂的榮耀來” 。《约2030-31》重申了这个思想:“耶稣在门徒面前另外行了许多神迹,没有记在这书上。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耶稣自己也见证道:“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这些事,叫你们又知道,又明白父在我里面,我也在父里面。”(约1038);他的门徒们也见证:“我們也見過祂的榮耀正是父獨生子的榮耀,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 (约114);这就是神来到人的文化环境中“处境化”的工作原理。正是错误理解了耶稣用神迹“治病救人”的神学意义,华人教会中才有那么多“医病赶鬼”的成功神学;另一方面,正是错误选择了认识神的路径,华人中才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文化基督徒”现象。对比来看《约翰福音3:1-2》,尼哥底母也是因神迹来夜访耶稣的,他说:“拉比,我們知道你是由神那裏來作師傅的;因為你所行的神蹟,若沒有神同在,無人能行。”因此,饱学之士的他也不是单单凭理性来判断耶稣,而是亲身来经历耶稣。

我们现在回到“水变酒”的神迹,好像这是一场戏,首先我们要懂得一些犹太人的文化背景,了解人物的遭遇和心理,明白“主角”戏份的意义,这样理解这个神迹才更能够理解其中的内涵。第一,这个新郎的母亲可能是马利亚的姊妹,因此马利亚为主人着急,经文反映“耶穌的母親對祂說:『他們沒有酒了。』耶穌說:『母親(原文作婦人),我與你有甚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第二,婚宴中途酒没有了,表示这家人经济拮据,不但是终生的耻辱,还有可能引发退婚,因为这是表明主人家不守约。第三,这件事旁证了玛利亚清楚自己是童贞女怀孕生下耶稣的,她非常有信心来求耶稣以超凡的能力介入此事并相信一定会成功,所以她的话说得很满:“祂告訴你們什麼,你們就作什麼”。同时,玛利亚可能还有一重心思:借此机会在亲朋面前证明“清白”。第四,我们要学习玛利亚,有困难就向我们的主求告,用信心向主说:“没有酒了”;第五,“主角”耶稣虽然说“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但他为了让“祂的門徒就信祂”,因此施行了神迹。我们知道,跟随他去赴席的门徒是安得烈,彼得、腓力、拿但業和約翰,事实上他们都在以后的时间里忠心侍奉主(約一3551)耶穌的弟弟們也參加了婚筵。從四本福音書所記,耶穌的弟弟們對祂的態度是不信甚且敵對(七310);但耶穌復活後,他們成了教會的核心(太二十八10;徒一14)。《使徒行傳》十二17;十五13等處所記初期教會領袖雅各便是耶穌的弟弟。可以设想他们的思想转变最初就来源于这次神迹。但是,除了这些门徒,其他的人并没有因此认识主,比如管筵席的人并没有去问耶稣,反而是去问新郎:“人都是先擺上好酒;等客喝足了,才擺上次的;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所以,耶稣的神迹很准确,就是让“祂的門徒就信祂”。

我们把《约翰福音》中的七个神迹合起来观察,分别是“水变酒”(2章)、“医治大臣的儿子”(4章)、“医治毕士大池边的病人”(5章)、“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6章)、“在海面上行走” 6章)、“治好生来瞎眼的”(9章)、“使拉撒路复活”(11章),每一个都有明确的神学寓意(有的解经家把一网打一百五十三条大鱼作为第八个神迹,但习惯只说上述7个神迹)。比如:

第一次“水变酒”是说耶稣的能力超越质量的限制,改变了物质的性质,寓意祂能使忧愁变为喜乐,论证了施洗约翰的见证:「耶稣是神的儿子」(约一34);我们注意到,耶稣的开头,正是人的走投无路之时,所以才会有那句流传很广的真理:人的尽头,正是神的开头。对应来看635: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裏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

第二次“大臣的儿子得医治”是说耶稣的能力不受地理的限制,胜过空间,寓意祂的意念就可以起死回生,果效不但是救回一条生命,而且大臣“他自己和全家就都信了”,论证了拿但业的见证:“拉比,祢是神的儿子,祢是以色列的王。” (约一49);对应:15:1:我是真葡萄樹,我父是栽培的人。

第三次“三十八年的瘫子得医治”是说耶稣的能力不受时间限制,寓意祂能使病患变为健康,果效是“那人立刻痊愈,就拿起褥子来走了” 有許多人,因為看見祂在病人身上所行的神蹟,就跟隨祂“”。引出彼得的见证:「主啊!祢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 (约六69);对应10:9:我就是門;凡從我進來的,必然得救,並且出入得草喫。

第四次“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是说耶稣的能力不受数量的限制,寓意祂神恩典越分越多,越給越豐富,引出众人的见证:人看見耶穌所行的神蹟,就說:『這真是那要到世間來的先知。祂是神的儿子..。对应: 10:11-14: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見狼來,就撇下羊逃走;狼抓住羊,趕散了羊群。雇工逃走,因他是雇工,並不顧念羊。我是好牧人;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

第五次“水面上行走” 是说耶稣的能力不受大自然的限制,超越了万有引力定律,寓意祂能使波涛翻滚变平静安稳,引出门徒们的见证:他们亲眼见到连狂风大浪都听从主的说话,“门徒便欣然接他上船” (621) 对应: 14:6: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

第六次“生来瞎眼的人得医治”是说耶稣的能力不受生理的限制,寓意祂使黑暗变为光明,引出约翰的见证。这也是约翰写约翰福音的目的。「但记这些事,要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约二十31)对应:8:12:耶穌又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裏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

第七次“拉撒路从死里复活” 是说耶稣的能力不受生命的限制,寓意祂是生命的主人,引出马大的见证:“主啊,是的,我信祢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对应:11:25:耶穌對她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

《约翰福音21:24-25》说“为这些事作见证,并且记载这些事的就是这门徒;我们也知道他的见证是真的。耶稣所行的事还有许多,若是一一地都写出来,我想,所写的书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约翰福音》记载的耶稣所行的神迹,是指向一个目标——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是弥赛亚。我们应该注意:“神迹”原意﹕“记号,征兆”,神迹本身只是个记号,它本身不是生命,它是为生命之主作见证的。它能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还要看每个人的心。比较类似我国青城山的对联“世间法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神迹是耶稣联系人类的处境化方法,所以是“世间法法无定法”,能够真正使我们归信耶稣的,是并非“世间法”的“圣灵”,是耶稣的“道路、真理、生命”,所以神迹都告诉我们一个原则:信靠和順服。请注意这事发生在“第三日”,而耶稣复活也是在“第三日”,这不是巧合而是启示:神國度裡,若是我們的努力和使用方法不是在神的主權之下,有一天我們會發現用盡了心力,卻得不到實質的增長。當耶穌告訴我們什麼,我們就做什麼,這不單只是順服而已,也是主權、國度,是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這就是主的時候到了,也是轉機的時候到了,是我們個人、家庭、團契、教會的轉機時候到了!

祷告:慈爱的天父,你知道我们这些受造物的愚笨,你派遣你的独生子耶稣来到我们中间,为了让我们这些愚昧的人们认识他神儿子和弥赛亚的身份,他只能给我们显示神迹奇事。如果酒不用盡,神蹟就不出來,神蹟的產生,第一個條件就是人的絕望。因此,人的尽头就是神的起头。《约翰福音》记载了七次耶稣所行的神迹,并配上神学的目的叙述出来。让我们相信:「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 这些神迹是为了神的荣耀(114)。也考验人的信心(112645)。我们知道主耶稣是又真又活的神,我们接受耶稣作我们的唯一救主,相信他会将你我从惩罚中解救出来,在天堂与神共度永生。以上祷告是奉主耶稣之名求,阿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