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子耶稣——《约翰福音》系列讲章之五

   读经: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这道太初与上帝同在。万物是借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见过祂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1:1-3,14)。

     昨天是一年一度的圣诞节,纪念2021年前耶稣诞生。按照大公教会的传统,这一天是诞生了世界上最伟大的一个人;其实并不仅仅如此,这一天是诞生了人类世界里唯一的一位神。“最伟大的一个人”与“人类世界里唯一的一位神”合在一起,就是《约翰福音》最伟大的一个宣告:“道成肉身”。我们这篇讲章,实际上就是如何来理解“道成肉身”,从而认识主耶稣的“神子”身份。

  任何一位基督徒都知道我们信仰的神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神,其中圣子耶稣具有神-人二性。祂既是创造宇宙万物的神,又是道成肉身的人,祂降卑、降维在人类之中,成为我们中间的一员,并为了赎清人类的罪恶,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牺牲。他的事迹记载在四福音书中,四卷福音书针对四种不同对象,突出不同的四个主题,为耶稣一生言行事迹作了最完美的见证:《马太福音》是写给犹太人看的,犹太人中长期存在弥赛亚的信仰和盼望,因此它强调了耶稣“就是那一位”,指出祂是大衛王室的後裔,生來要作猶太人“尊贵的君王”;《马可福音》是写给广大的罗马奴隶和劳苦大众的,强调了耶穌基督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他的形象是“受苦的仆人”;《路加福音》是写给有文化教养的希腊人看的,希腊人推崇完美无瑕、圣洁无罪的义人,突出耶稣的人性,因此强调了耶稣是“圣洁的义人”;《约翰福音》被称为“弥赛亚的福音”,是写给普世教会信徒的,在此卷书中耶稣最被强调的身份是“耶和华之子”,指出耶稣与天父“原为一”(约10:30)。鉴于此,《约翰福音》一开篇就宣示了基督的神性根源:“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这道太初与上帝同在。万物是借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见过祂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1:1-3,14)。马太、马可、路加这三卷福音书因为内容很多一样,所以被称为符内福音或对观福音,这三卷书大部分的内容都是在讲述基督在地上的作为,更多的以世上的方式来形容,神学性不像《约翰福音》那么强;而约翰福音则是和符内福音截然不同,约翰看到主耶稣以其不则不扣的神性与父同等,同时,他比其他几位作者都尽力使自己的福音书富有属天的气息。因此,有些解经家认为《约翰福音》的高度是其他三卷不能企及的。尤其是第一章中关于耶稣“道成肉身”之前的描述,其它的福音书都没有提及,因此是我们论证耶稣神性的宝贵资料。正好,我们的《约翰福音》系列讲章第一章在讲了五讲后可以结束,今天我们就结束在探讨耶稣最重要的属性——神性上。

我们知道,社会上反对基督教的人士主要是不认同耶稣的人性,他们认为耶稣根本不存在。我们举两个代表性的人物。被称为20世纪世界最伟大的著名哲学家罗素在其著名的论文《为什么我不是基督徒》中写道:“基督是否在历史上存在过殊为可疑,就算他真的存在过,我们对他也一无所知”。被称为20世纪中国最伟大的著名哲学家胡适主张全盘西化,但也偏偏不认为耶稣是真有其人。这些“外邦人”不认识耶稣的人性情有可原,因为对他们来说,耶稣是他们的“未识之神”。可是,还有一个更为可怕的现象:在所有基督教的异端中,因为“基督论”方面产生的错误是最多的,而这些错误的一个共同点,是不认同耶稣的神性。因此可以说,“不认同耶稣的神性”是基督教内部错误神学观念的最主要来源,而不认同耶稣的神性,则重点反映在否认耶稣“道成肉身”。《约翰福音》的作者约翰之所以写这一卷书,就是当时的以弗所及其它各地的教会“知识派”的异端发起否认主耶稣基督“道成肉身”的事实;否认“道成肉身”实质上就是否认主的神性,他们认为主只不过是一个人。(参约一、二、三书)我来到墨尔本后,遇到几位“耶和华见证人”的老外,他们就否认耶稣的神性。他们认为三位一体本身违背了十诫中第一诫“除了我之外,你不可有别的神”,他们在认为耶稣是次一等神的同时认为他不是历史中的人。我与他们辩论(他们的中国话说得很棒),我问你们否认神是无限的不?他们回答“不否认”;我说:“无限+无限+无限”等于多少?见他们没有回答,我说:“仍然等于无限”;也就是说,任何有限的事物都不可能三位一体,唯有我们的神可以三位一体。我又问:你们否认“救赎”吗?他们说“不否认”,因为否认了“救赎”就不是基督教了。我说:“那你们的错误是显而易见的:如果耶稣不是神就没有赦罪的资格,如果耶稣不是人就不能担当人的罪,这就根本违背了基督教的“救赎论”了。”我的《圣经》知识有限,护教水平不高,不知说服他们没有,反正之后他们再也没有来找我了中国因为文化基因里就没有独一神至上神,所以不认识耶稣神性的所谓神学家更多。赵紫宸是民国时代中国名声最为显赫的“神学家”,世界基督教大会六位主席之一,还写下过《耶稣传》,他说:“耶稣之所以吸引我,不是他是上帝或上帝的儿子;倒不如说,他支配了人的注意力和兴趣,乃是因为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耶稣在赵紫宸眼里只是一个道德模范;本色派神学家、曾经的燕京大学校长吴雷川说:“耶稣生于犹太人渴望民族复兴的时代,幼年抱负大志,壮年时开始在社会作种种活动,凭着热烈的宗教信仰,要成就改造社会的事业,历年不久,受反对党的陷害,被钉于十字架而死,他却因着死而完成了伟大的人格”(《墨翟与耶稣》)。耶稣在吴雷川眼里只是一个革命烈士;三自运动的发起人兼领导人吴耀宗拒绝接受基督教的基本要道,如:道成肉身、童女生子、死而复活、三位一体、末日审判、耶稣再来等等,斥之为“荒诞离奇,不可理解的信仰”“无论怎样勉强自己,始终不能接受”(参见吴耀宗《基督教与唯物论》等文);他的认识水平与胡适他们一样,不但否认耶稣的神性还否认耶稣的人性,因此被王明道称之为“不信派”;被三自吹嘘为“中国神学的里程碑”的丁光训主教只把基督当作一个“完人”:“如果基督是一个满圆,我们就是或长或短的圆弧。我们都是半成品。”他描述的这个“耶稣”,“比我们一般所想像的要博大得多……他从人类,包括信徒和非信徒,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手中接过他们所成就的,不是要毁灭废弃,而是要加以提高,加以成全,加以祝福,献给上帝—我们所有人的父。” 耶稣在他眼里成为了共产主义的形象代表。我简单例举上述几位,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和影响都足以代表社会与教会。

   我们知道,神是神,你无法用你的认知去证明或者证伪,用理性去认知是无解的——神的无限性与人的有限性决定了以被造人的局限无论如何都无法认识神,《圣经》说“神从始至终的行为,人不能参透” (《传3:11》);这几乎是所有“有神论”哲学家、神学家的共识:安瑟伦所说的思想永远不能大于存在;康德论述到本体是否存在是不可知的,我们能够认识的仅仅是我们自己的认识论而已;卡尔·巴特所言的只有神自己才能谈论神;林慈信牧师说神是一个“灵”,他存在于宇宙中看不见的灵界里;王怡牧师说上帝不是一个被认识的客体,而是一切认识的主体。上述说法都是因为神与人并不处于一个维度中,三维世界的人类试图“看见”更高维度中的神,无异于二维世界的昆虫幻想以肉眼认识人。神不受支配我们世界的物理法则和维度的限制(参见《赛57:15》),我们在有限的世界里寻找无限的存在,就会像罗素他们一样以受造物解释造物主,用有限去解读无限,将无知作为知识。但同时,圣灵使我们都知道我们的神自在永在,但又随时随地都临在。基督教历史观认为,人类历史只有两个关键点:耶稣诞生-受死-复活并耶稣再来。一个已经在现实中发生了,另一个在我们的盼望中将要发生。那么,怎样来证明耶稣的存在和祂的神性呢?换句话说,怎样来证明耶稣“道成肉身”呢?我认为我们有两条认识的管道:《圣经》的记载与历史的记载。

   我们基督徒的观念来源最重要的一个原则是“唯独《圣经》”。因为《圣经》一字一句都是神启示给我们的,具有绝对的权威性。《约翰福音》第一句话就论证了耶稣“道成肉身”之前“与道同在”,祂是创造的主(万物是借着祂造的),祂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祂把上帝的恩典和话语启示给人类(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亲眼“见过祂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作为“神”的存在,造物主以被造物的形象身份进入到人类历史之中,这是上帝赐给人类的“不可思议”的恩赐。就因为是“不可思议”,《约翰福音》特别注重“见证”:主耶稣自己的见证:“我是世上的光、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我是从天降下来生命的粮、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我与父原为一!、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你们信上帝,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上一讲中我们说到施洗约翰来,就是替主作见证的,他看见:“约翰又见证说我曾看见圣灵彷佛鸽子从天降下住在他身上我看见了,就证明这是神的儿子。”(《约132》)本书作者使徒约翰的见证:“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约11》)怀疑论者多马的见证:“多马说:‘我的主,我的神’”(《约202:8》)。还有七个神迹、复活与显现,等等。我们来看11章中的拉撒路死并复活这一个细节,犹太人相信人死三天灵魂就离开,这时才是彻底的死,无论如何不能再复活。但耶稣故意拖拖拉拉等到四天后才去,就是为了显明“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祂不是每一件神迹之前都“说到”,而是每一件神迹都“做到”。《约翰福音》与《圣经》的其它书卷相互参证:如保罗的描述:“大哉,敬虔的奥秘,就是神在肉身显现,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提前316》)。“及至时候满足,神就差遣祂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 (加4:4 “当下,耶稣从加利利来到约旦河要受他的洗耶稣回答说你暂且许我因为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于是约翰许了他耶稣受了洗随即从水里上来,天忽然为他开了,他就看见神的灵彷佛鸽子降下 落在他身上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313-17》)“他本有上帝的形像,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所以上帝将他升驾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腓2:6-11》)彼得是门徒中第一个认识耶稣神性的人:“耶稣说:‘你们说我是谁?’ 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耶稣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太1617)司提反的见证:“司提反被圣灵充满,定睛望天,看见上帝的荣耀,又看见(主)耶稣站在上帝的右边,就说:‘我看见天开了,人子站在上帝的右边’”(《徒755》);罗马的百夫长和看守人的见证:“这人真是上帝的儿子”(参《太275055》;《可:153739》);耶稣的弟弟原先是不相信他是真正的弥赛亚(《可3:20-21》),耶稣复活后就向弟弟雅各显现,雅各因而成了信徒,还成了耶路撒冷早期教会的领袖(《徒15:13》,《加1:19》)在人之外,当然还有天使加百列的见证:“他要为大,称为至高者的儿子。主上帝要把他祖大卫的位给他。他要作雅各家的王,直到永远;他的国也没有穷尽”(《路1:32》);污鬼因为是灵界的存在体,也认识耶稣:“他远远地看见耶稣,就跑过去拜他,大声呼叫说:至高上帝的儿子耶稣,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指着上帝恳求你,不要叫我受苦!”(《可5:6-7》)。更不可思议的是,在早于耶稣诞生1000多年就成书的《旧约》中就可以看到若干对耶稣一生准确的预示:生于女人(《创315)、生于童贞女(《赛:714)、被钉十字架(《创315)、在主前四四四年出令重建圣殿并在四八三年以后他将会被‘剪除’(《但924以下》)、为亚伯拉罕的后裔(《创:12132218)、属犹大支派(《创4910)、为大卫的后裔(《撒下712)、出生于伯利恒(《弥:52)、受圣灵膏抹(《赛:112)、有主的使者作先锋 (《赛:403》;《弥31)、会行神迹(《赛3556)、会洁净圣殿(《玛31)、被犹太人弃绝(《诗11822》〕、死于羞辱(《诗22》、《赛53)、在控诉者面前静默无声(《赛537)、被戏弄(《诗2278)、手脚被刺穿(《诗2216)、与盗贼一同被钉(《赛5312)、为逼迫他的人祈求(《赛5312)、他将被扎(《亚1210)、被葬于财主的坟墓中(《赛539)、人为他的衣裳拈阄(《诗2218)、会从死里复活(《诗1610)、升天(《诗6818)、坐在神的右边(《诗1101)《以赛亚书》是公元前723年左右的作品,却完整描绘了耶稣上十字架的场景和《新约》救赎的主题:“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 神击打苦待了。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赛53:4-6》)。甚至,未然的部分它也预言了:“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 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权与平安必加增无穷。他必在大卫的宝座上治理他的国,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从今直到永远。万军之耶和华的热心必成就这事。” (《赛9:6-7》)全部圣经六十六卷,经历一千六百年,并且几十位作者的民族身份文化背景信仰状况也不相同,但是圣经中,有关耶稣与人类的真理,却没有丝毫的不一致。数学家们计算,这些预言都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概率是1045次方,形象比喻的话相当于用一枚子弹去击中200亿光年以外的一枚硬币。神是超越时间超越历史的超越存在,《圣经》是超越的神指示和启示的作品,所以在耶稣诞生之前1000多年的这些描写能够这样精确。正如《迦克墩信经》的宣称:“同一基督,是子,是主,是独生的,具有二性,不相混乱,不相交换,不能分开,不能离散;二性的区别不因联合而消失,各性的特点反得以保存,会合于一个位格,一个实质之内,而非分离成为两个位格,却是同一位子,独生的,道上帝,主耶稣基督。”

 但耶稣并非只有“神子”这一面,作为“人”,我们的主耶稣的存在又是有目共睹的。因为这些都是历史中发生的真实事实,除了《圣经》的自证外,还可以有许多其它人的见证。两重证据证明了:他与我们一样有血有肉,与我们一样出生(《2:1, 2:11》)、成长24052、死亡:2750:153739:2346:193033,他会疲乏(《约46》);睡眠(《太:824》;《可:438》);饥饿(《太:4221 18》);干渴(《约1928;哀伤936);哭泣:1135);忿怒(《可:1014:3 5》);怜悯(《太:936》《可:141》);仁爱(《可:1021》;《约:1323》);喜乐(《约:1511》);忧虑(《太:2637》;《约:1135:12 27》)惊恐(可14:33);试探(《太41》;《来415218》);祈祷(《太1423》;《来57》;《路2244》)伤痛:2244);受苦(《路2446》;《来:58:2 10》);他有出生证明人,有出生地,有左邻右舍,有乡里乡亲(《4:22-30》);他的生理、心理、情感方面都在成长428 2421 184619 28》《4381934224423 46。他令人不解但又确定无疑:“这人从哪里有这等智慧和异能呢?这不是木匠的儿子吗?他母亲不是叫玛丽亚吗?他弟兄们不是叫雅各、约西、西门、犹大吗?他妹妹们不都是在我们这里吗?这人从哪里有这一切的事呢?”(《太13:54-56》)“使徒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约壹11》)、 “这生命显现过了,我们曾看见过,如今就在作见证,将这生命,真而永的生命,那与父同在,而向我们显现过的,传报给你们”(《约一12》)。 “我们从前,将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大能,和他降临的事告诉你们,并不是随从乖巧捏造的虚言,乃是亲眼见过他的威荣。” (《彼后116 》)“后来一时显给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还在,却也有已经睡了的。以后显给雅各看,再显给众使徒看,末了也显给我看,我如同未到产期而生的人一般。”(《林前156-8》)。。。见证他真实存在的有他的家人、他的门徒、他教训的人们、他医治的病人、欢迎他进耶路撒冷的群众、替他施洗的约翰、把他送上十字架的群众和兵丁,犹太公会的约瑟及尼哥底母,以及非基督徒的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希腊哲学家卢锡安都。这是成千上万不同身份、不同阶层、不同文化、不同族别人的亲眼所见所闻。耶稣的千真万确,信而有证。我们的信心不仅仅是相信神迹,而且也在于详细考证,是真实的历史事件。刘小枫说:“上帝是谁?从宗教来看,犹太人的上帝、基督徒的上帝、穆斯林的上帝是同一个上帝。甚至在中国儒家的‘天’,道家的‘道’以及印度佛教中匿名的神,都与上帝有一定相似性。无论如何,只有一位上帝,这位上帝可能有多种名称。不过,在除基督教外的所有宗教之中,上帝是不可见的。在基督教的宗教经验中,上帝成为可见的,而且活生生的,即上帝成人”刘小枫接着引汉斯·昆的话说:“尽管我们也可以把上帝理解为不言之‘天’或莫状之‘道’,但坚定信仰对上帝的理解,不是一位隐匿不见、难以理解、超然物外、无动于衷的‘上帝’,不是一位从天堂默然地向下观望的上帝,让人类在苦难中煎熬、厮打、抗议、消亡或者自动放弃挣扎去死。。。。而是一位和所有受苦受难、所有被侮辱、被剥削的人、所有被遗弃等死的人休戚与共的上帝” (《走向十字架上的真》) 我们可以归结圣子耶稣“道成肉身”的存在既是神学奥秘的“真实存在”,又是物理的、历史的“真实存在”。并且,祂的诞生宣告了人类得以从罪和死中解脱,人类因此才有前途,世界因此才有意义。

 

我们低头祷告:慈爱的天父:2021年前,你派下你的独生子耶稣来到世上,祂是神在肉身中的显现,祂来是要向世人彰显神以及神的心意。他道成肉身成为神与人之间唯一的中保,彰显至高上帝的美善和荣耀;祂满有恩典和真理,他的恩典和真理,在祂的十字架上得到最完美的彰显:祂为拯救罪人被钉死在十字架,三天后从死里复活,成就赦罪的救恩。从来没有一个神,祂的生是替我们这些罪人去死的预备;也从来没有一个人,祂的生死使人类、使世界有了意义。我们今天在这里纪念耶稣的诞生,是为了使我们的罪在你的宝血中洁净,我们还要感谢你在过去一年中的疫情期间对我们的看顾保守,使我们被病毒包围而百毒不侵。我们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认识了主耶稣,并且为耶稣作见证,求你在新的一年里继续引导我们,使我们的灵命更加与主接近。以上祷告是奉我主耶稣得胜的名求,阿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