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查经系列之5:施洗约翰的见证

       次日,約翰看見耶穌來到他那裏,就說:“看哪,神的羔羊,除去(或作背負)世人罪孽的。” 這就是我曾說:“有一位在我以後來,反成了在我以前的;因祂本來在我以前。” 我先前不認識祂;如今我來用水施洗,為要叫祂顯明給以色列人。約翰又作見證說:“我曾看見聖靈,彷彿鴿子從天降下,住在祂的身上。” 我先前不認識祂;只是那差我來用水施洗的,對我說:“你看見聖靈降下來,住在誰的身上,誰就是用聖靈施洗的。我看見了,就證明這是神的兒子。”——(《约1:29-34》)

        本段实际上是施洗约翰见证的“基督论”。“基督论”当然是这一小节的中心,但是后面还有很多章节谈到这一问题,所以,我们来谈谈施洗约翰的见证。施洗约翰的见证为什么重要?整本《圣经》中他的事迹只有一条,就是为主作见证,甚至他在传道中所传的“天国”“悔改之道”也是在为主作见证。从属灵来认识,他是“最后一位先知”,他要传达神的启示,耶稣“神的羔羊”就是施洗约翰最先传达的,这是对前面所说的“恩典和真理都是從耶穌基督來的”的回应,他被称为“曠野的人聲”,就是他见证了彌賽亞耶穌正式引進人類歷史新時代,也就是“恩典”时代的到来。从文化来看,因为他的任务是7 节说到的:“這人來,為要作見證,就是為光作見證,叫眾人因他可以信。”“ 叫眾人因他可以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说,判断异端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是否以人为神即教主崇拜,这在有一神传统的犹太民族更为重要。而耶稣示现在人们面前的恰恰就是一个人。而施洗约翰在当时的犹太民族文化里面,他的“社会身份”已经被人承认了是“先知”,这就是上一段中说到的群众对他的认可拥戴和祭司和利未人对他的试探考试。因此他“修直主的道路”有了前提。这个“修直”既有属灵上“祂已經在你們中間了,可惜你們卻不認識祂”“神的羔羊,除去(或作背負)世人罪孽的”的先知应有的传达神的启示的功用,又有利用自己的社会身份“处境化”告诉同胞“我曾看見聖靈,彷彿鴿子從天降下,住在祂的身上” 的祭司为百姓代求的功用。整本《圣经》施洗约翰这样类似的“先锋”人物只有一个,就是因为耶稣只来了人世间一次。施洗约翰与耶稣是亲戚,可是他却说“先前不認識他”,这不是他在撒谎,而是说“我也是现在才认清楚他的弥赛亚身份”。

     明白施洗约翰的见证,我们作为经历过主的同在的基督徒,也有与施洗约翰相同的使命与功能。施洗约翰是向不认识耶稣弥赛亚身份的人们见证基督,如果他不去“修直主的道路”,那么可以设想耶稣传福音的过程会艰难很多;如果我们基督徒不能见证主的同在和主还要再来,那么主交给我们的“大使命”就没有完成,相当于没有“修直主的道路”,那么主的再来就会延迟。与我们的神学观念非常契合的一点是:施洗约翰不是在教会中作见证而是在社会中作见证,不是只在讲台上而是在争战中作见证,不是只用言行作见证而是用生命作见证。他没有行过一件神迹(约一○:41),但主耶稣说:”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大过施洗约翰”(太一一:11)。我们问自己两个问题:是否像施洗约翰一样“祂必兴旺,我必衰微”,高举神的道超过自己?是否像施洗约翰一样将生命献上为主作见证,特别是在这个弯曲悖谬的世代敢于在威权面前勇敢指责罪恶坚持信仰?我们问这两个问题,实际上是在问我们自己:我们能否担当主耶稣再来的“先锋”?

评论

发表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