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中国化”简析——在伦敦“中国宗教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研讨会”上的发言

从宏观层面理解,基督教中国化是国家主义的产物。在大一统的政治局面下,国家要求所有的社会部门都要服从他的意识形态,中国执政党在原有意识形态共产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破产之后,选择复古更化,做“中国梦”,用中国的文化传统来作为执政合法性的依据。而宗教,在中国是被当作国家的一个部门来对待的,于是,如同哲学界提出东方智慧、历史学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天下观”、宣传、教育、外交“提供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提供中国方案”一样,基督教中国化便是题中应有之义。这是国家对外来的基督教制定的唯一道路。

从微观层面理解,具体到宗教管理,国家提出两个方法:“在宗教领域开展法制管理”是外部的管制,基督教中国化则是从内部消弭基督教,由此来保证中共对宗教事务的绝对领导。因此,“基督教中国化”的必然趋势是:从组织来说,意味着基督教会不再是主的教会而是中国教会;从神学来说,意味着放弃真神崇拜而转向信仰上的二元;从政治来说,意味着放弃天国而转向中国;从文化来说,意味着放弃基督教信仰传统而自创一个拜上帝教它的根本要义在于要我们崇拜人而不再崇拜神。

在“基督教中国化”的方针下,对社会层面,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出现在许许多多国情教育”“政策宣讲”“理论研讨的场合,成为执政党全民洗脑的主题之一。

对教会层面,执政党一方面调动御用的国际国内的所谓“宗教学家”,提出种种“理论”,比如,所谓“哈佛学者”黄保罗提出的“大国学”有一首两翼四足一尾说法,非基督而是现政权,而全世界的基督徒都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元首,那就是基督。这样的歪理邪说很多,按他们的话说,其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要基督教学会积极适应中国现行社会体制、法治管理、社区结构、社团形式

由执政党直接扶持的三自组织,将“基督教中国化”作为“三自运动”的升级形式,他们提出“我国教会姓,不姓西””基督教中国化的核心与灵魂是神学思想的中国化从神学上就开始构建一个中国教。在其工作规划纲要中,就提出了推動《聖經》詮釋的中國化。目前,三自詮釋的《圣经》还没有面世,但在由教育部审定的教科书《职业道德与法律》中,我们看到了趋向,该教材毫无底线地胡编乱造耶稣打死犯奸淫的妇女并说我也是罪人’”,这就是所谓的《聖經》詮釋的中國化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百年“献礼”——中国宗教政策之我见(上)

《基督教视角下的中国文化传统》第一讲

请杨鹏兄赐教书